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公主大臣轮流研磨 公主不要了太涨了了

公主大臣轮流研磨 公主不要了太涨了了/图文无关

丽娜选定驸马的消息就像清晨响起的一挂鞭炮,惊了梦中归来的人们。

谁都知道丽娜公主下令停止了大赛,但是这个从天而降的驸马又是何人?丽娜公主只是发了告示,其它一点消息都没有透露。婚礼只在宫内举行,只邀了王公贵族参加;没有锣鼓喧天的动静甚至宫墙上连块囍布都没有挂。

丽娜与伊荣起就这样悄无声息的举行了婚典。丽娜穿着大红锦袍,绣着精美的“游龙戏凤”的纹样,头上带着凤冠,细密的珍珠帘点亮了她羞涩美艳的脸庞,如一朵骄阳下盛开的玉兰花。

乌苏扶着丽娜,心情无比激动。自己陪了公主这么久,终于看她嫁给了喜欢的人。再看看伊荣起,高大挺拔,英姿勃发,身穿一身银色盔甲,身披红色披风,如战神归来,与自家公主乃是天造地设。

东启国因为长年受战争之乱,几乎每个男儿都会入伍,就算卸甲归家也是东启国的一兵,上战场之时即刻就能披甲上阵,所以大婚的时候,男方都会穿铠甲,显示东启国的男儿本色。

“伊荣起提这要求过分了些,这么偷摸办了,丽娜公主也同意了。”宴席之中,刘修与瑶光私语。

“你情我愿的事情,你就别搅合了。”瑶光给怀里的七果夹菜,顺便塞给刘修一块牛肉让他闭嘴。

“等到你我大婚的时候,可不能这么寒酸,我要让全天下人都知道你是我刘修的老婆,鞭炮要放三天三夜才够。”

“疯子。”瑶光瞥他两眼,无奈的摇头。

“阿姐,伊哥哥好像不高兴。”七果一边嚼着肉一边问道。

瑶光看去,伊荣起眉头紧锁,挺着腰板端坐,像庙堂的神像一样,没有丝毫表情。虽然与丽娜一起坐在龙椅上,但刻意保持距离,看起来别扭的很。

“伊大哥太紧张了。”瑶光笑着解释。心里有些难受。

“公主,你这样太草率了吧,虽然伊公子是乌夷国的皇子,但他的国家早就覆灭了,皇子的身份实在勉强,在我看来只不过是携家带口的浪人罢了,实在配不上公主殿下。”

殿内的热闹氛围被丞相的话打断了,随即有几个大臣也壮着胆子觐见:

“公主,驸马身份背景还有待查证啊?”

“公主,不能将东启国的江山交给一个外人啊。”

公主大臣轮流研磨 公主不要了太涨了了/图文无关

对伊荣起的质疑声越来越多,丽娜公主终于坐不住了,对着殿外勾勾小指头,门口立刻涌进大批的士兵举剑对着在坐的大臣。

“今日,本公主大婚。送祝福的话我收下了。父皇走的时候,既然将兵权交到了我手里,那婚姻这种大事儿当然由我自己做主了。至于想破坏我大喜的,就别怪刀剑无眼。”丽娜转头质问丞相,“皇家可少了你的俸禄,你收了九房的妾士靠你的俸禄怕是养不活吧,丞相,给自己留点后路,多等等,多看看,多想想,时间是这世上最灵的卦,你不想留条命验证一下么?”

伊荣起及在场的所有人都被小丫头所折服,行事做派颇有当年摩荼的风范。

丞相乖乖坐下,尴尬的抿了几口酒。其他的大臣也佯装无事发生,投入到大婚的喜庆之中。

丽娜坐下之后,手放在伊荣起的手上安慰道,“驸马,你只管骄傲就行。”

伊荣起脸色一红,抽回手,浑身不自在。

以前的伊荣起就算落魄那也算顶天立地,今日这场面竟被一个女儿家保护,实在是丢人的很。伊荣起越发觉得自己这个驸马当的窝囊。

在与丽娜谈及婚典细节的时候,伊荣起故意刁难,没想到丽娜都一一答应了。想起瑶光的传话,说丽娜中意自己,忍不住打量起身边人。这是今天他第一次正眼看她。

丽娜的长相没有瑶光那么惊艳,但属于玲珑可爱,加上个头不高,身材又瘦小,简直跟只小鸟一样。庞大的华服更像是裹在她身上的被子,领口敞着,露出白皙的脖子。伊荣起心想:这脖子细的跟大鹅一样,怎么戴上那么重的凤冠的。

丽娜早就感受到了伊荣起的目光,手心冒汗也不敢动,微笑都僵在嘴边了。被自己的驸马看的如此认真,自己该不该瞪回去······

丽娜猛的转头,吓了伊荣起一跳,尤其是丽娜咧着大红唇对他笑的时候,心脏都停了似的,惊的他赶紧端起一杯酒定定魂,慌乱之中也递给丽娜一杯。

“来,走一个。”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