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英男子对电磁场过敏 家中涂特质漆防无线电波:我就像是在坐牢

11月15日报道,英国北安普敦郡的罗斯韦尔一名48岁男子对电磁场过敏,严重时体重骤减,卧床不起,现只能将房屋涂上特质油漆,阻挡5G和无线电波。

来自北安普敦郡的48岁的布鲁诺·伯里克是三个孩子的父亲,曾经是一名建筑工人。四年前,他突然开始感到虚弱和疲劳,体重急剧减轻,头脑中响起炸裂般的声音,甚至卧床不起,他花了数年时间才意识到自己患有一种罕见且有争议的疾病,称为电敏感症(electromic hypersensitive,electropiobia),或电磁场不耐受综合征。
饱受病痛折磨的伯里克现在只能把用电量控制在绝对最低限度——晚上关灯,关暖气,从不做别人家看来很正常的用电活动,比如说看电视。他也将自己的平房里涂上了一层特殊的油漆,用来阻挡5G和无线电波。
长期以来,伯里克一直受到病情的困扰,更让他困扰的是,无法确认自己到底得了什么病。他说:“很多人说我是‘5G白痴’之类的话,但我只是个普通人,我曾经是个建筑工人,我有三个孩子,每天要辛勤工作去谋生。我已经重病四年了,没人知道是什么病。我去了很多医生那里看病,他们一点线索都没有——他们叫我‘神秘人’。”

报告显示,约4%的英国人声称自己对电磁场(EMF)敏感,但这是否真的是一个事实存在的病症还存在争议,一些专家声称这是病人想象出来的症状,但伯里克的病情显得很真实。
为了寻找病因,伯里克花了20万英镑,到美国和德国等寻医。伯里克曾经是一个180斤的壮汉,因慢性疲劳卧床六个月后,体重骤降60斤,但没人知道原因。有电的时候,他的头脑就有咔嚓咔嚓的感觉,出门时脸上感觉火辣辣的一片。
最终,他在美国西海岸城市西雅图找到了病因。他说:“2016年,我住在喷洒农药的田地旁边,尿检结果显示,基本上,它摧毁了我的免疫系统。结果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哪怕我只是靠近一部手机,我几乎会被手机的辐射震垮。”
尽管找到了病因,但伯里克一直到遇到有同样病情的杰夫·西蒙兹才真正知道自己出了什么问题。
伯里克说:“大约一年前,我去布莱顿参加了一个研讨会,那里有一个男人和我有同样症状。

杰夫告诉我,除非你远离WIFI、手机等一切,否则永远也不会好起来的。”
这些好心人给伯里克送了一个仪器,让他在房间里进行检测,看看哪里的读数最高。结果,伯里克终于找到了问题所在,在他女儿的卧室窗户正前方有一个电线杆。
为了解决问题,伯里克和伴侣搬到了拉特兰偏远地区的一个大篷车里,他的伴侣钱伯说,“我们在那里呆了大约6个月,伯里克才开始恢复元气,他的体重增加了,又能和孩子们一起玩了,这四年来他根本无暇顾及生活,甚至连书都没法看。”
尽管能够控制住自己的症状,但伯里克现在被困在自己的保护房里,他形容自己就像“在家坐牢的囚犯”。
钱伯说:“伯里克不能离开家,因为人们总是拿着手机到处走动,只要接近他五分钟,他就会瘫痪。四年来,他无法像正常人那样生活。我们有三个孩子,但是因为他的病情,我们不能开暖气,不能开灯,也不能看电视。”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