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总裁别在餐桌上不要太深了 总裁把头埋进我裙子里

总裁别在餐桌上不要太深了 总裁把头埋进我裙子里/图文无关

两人回到车上,叶飘零一阵低头沉思,道:“他叫庄宏辉,就是被月菇打折的人,我本想着两人这样避着也不是办法,能化解最好。黄爷爷貌似也是没辙才出此下策,让我带着月茹的。与小庄聊了聊,其实他喜欢月茹,属于一见钟情。但月茹这丫头,怕是很难被他拿下。”

秦枫认真地开着车,听着她主动解释,张了张嘴,说:“嗯,你当时也不与我解释。我也就被你惹得失控。这臭小子,我倒听爷爷提过,白面书生一枚,家里独宠。要是不好办你就别掺和了。”

“你还好意思说我!小庄倒不错,我就是想帮一帮他。再说月茹确实该多磨磨,一个姑娘家这么凶狠,拿武力解决问题,谁敢要她。除非遇见个能震得住她的。”叶飘零瞪了他一眼,继续说。

“都是宠坏的孩子。你还操心别人,先把自己嫁了再说吧,好不好?”秦枫嘴角浅浅,笑道。

“嫁?嫁谁?嫁你吗?连前女友的手机号都舍屏幕的人,谁要嫁谁嫁去。”叶飘零冷嗤一声,不以为意地说道。

叶飘零一想起董倩倩,无名之火就起来了。她看向车窗外,不再说话。

“吃醋了?”秦枫轻笑一声,问。

“嘁。”叶飘零并不否定,就是吃醋了。她就是不高兴!

车子突然靠边一停,秦枫掏出手机,当着她的面删了董倩倩的联系,用行动来证明自己。

“哼,也没拉黑。”叶飘零得理不饶人,嘟嚷一句。

“啊?可我已删了,拉黑也要能记住她的号码才可以,这可难倒我了。”秦枫皱眉道。

叶飘零看着他的样子,嗔怪道:“我怎么就看上一个傻子呢?”

好吧,她又骂自己是傻子!等等,她刚才说‘看上’?

“嘿嘿,我这是傻人有傻福。”秦枫一脸喜悦道。

叶飘零一脸嫌弃地看着他,忍俊不禁地说:“堂堂一名总裁,还要不要点形象?”

“在你面前,我是男朋友,不是总裁!或者你可以喊我一声‘老公’。”秦枫心情不错地说道。

总裁别在餐桌上不要太深了 总裁把头埋进我裙子里/图文无关

“秦枫,你的厚颜无耻,刷新我对你的认知!”叶飘零有些不想与他再说话,这厮指不定还能吐出更为惊人的话来,她的小心脏受不了。

叶飘零靠着车椅背上,看着外面的灯红酒绿,摇下车窗,伸出手,接着雨水。

她一脸疲惫,慢慢地闭上眼睛。

她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中她与秦枫结婚了,起初两人相爱无比,只到有一天,他带着一个女人回来,笑对着她说,离婚吧。她看不清那女人的脸,只觉得眼前的女人满身是血走向自己,最后仿佛母亲去逝时那张脸……

“啊——”叶飘零大叫一声,额前渗着冷汗,大口喘着气,一脸怔愣。

身旁的秦枫一把揽她入怀,紧紧地抱着她的脑袋,低沉地安慰道:“梦魇了,不怕不怕,有我在。”

叶飘零心有余悸地看着他,眸中透着一抹惧怕,疑惑地看着秦枫,说:“我想喝水。”

秦枫递了一杯水给她,只见她颤颤抖抖地握着水杯,久久不能平静;杯中的水溅了出来,打湿了她的手。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