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精神障碍女子流落他乡8年 家人拒接回


李营年其人。图 / 受访者提供
今年,是李营年在他乡寄居的第 8 年。
她来自江西万安县,患有间歇性精神分裂症,2012 年,流落至湖南石门县天鹅山村。
记者调查发现,年来,天鹅山村的热心干部和村民,积极联系李营年的家人,欲助其回家,不料遭受李营年家人的拒绝。
11 月 9 日,记者联系上李营年丈夫张某,其回应," 她走了这么多年,我没什么义务照顾她。"至今日,她依然在外乡过着寄宿、被救助的生活。
湖南湘军麓和律师事务所吴洪波律师认为,赡养父母是子女应尽的义务。同时,配偶作为精神病人第一顺位的监护人,也应承担相应监护职责。
从法律角度讲,对于年老、年幼、患病或者其他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成年的子女如果有赡养能力而拒不赡养的话,情节恶劣的,有可能被认定为遗弃罪。
对此,江西吉安市救助站一名工作人员称," 这种情况应该由石门县当地相关部门把她的信息发给我们,我们这边核实。具体怎么接收,要看流浪者的情况,或需向当地警方求助。如果她的家人态度回避,可能还需要政府对接。"
【1】精神分裂女子流落他乡
2017 年,梁建民到天鹅山村担任第一书记,主要负责驻村帮扶工作。工作期间,村民跟他反映,有个外乡人李营年,是江西万安县东源村人,患间歇性精神分裂症,2012 年流落到天鹅山村。
天鹅山村村民,对于这位异乡来客的第一印象并不好。
他们描述," 一个行为失常,头发散乱的妇女,蜷缩在涵洞里,冻得瑟瑟发抖,两只鞋子也只有半截,双脚肿得像发糕。白天,她就出门乞讨,晚上住在涵洞里。"
同村向云秀看她可怜,便将她带回家。帮助她洗澡、洗头发、洗衣、弄饭吃。李营年身份证显示,她是 1968 年生人,老家系江西省万安县五丰镇东源村。
梁建民称,她有丈夫,还有儿女。
"2012 年 11 月底,在江西打工的天鹅山村民,跟李营年的丈夫及女儿联系,希望他们能够将亲人接回家,但他们都说不管,理由是李营年精神病发作时搞乱事,伤透了他们的心。"
【2】经人介绍与单身汉同居
后来,李营年便和天鹅山村一个叫樊光全的单身汉生活在一起。
收留李营年的村民向云秀表示,李、樊二人在一起生活,是经过双方同意的。" 我跟樊光全透露介绍老婆的想法后,他表示乐意。又和李营年沟通,她表示一切听我这个大姐的。"
然而,樊光全和李营年在一起并没有拿结婚证。所谓的 " 婚礼 ",也就是樊家邀请向云秀及周围邻居在家吃了一顿晚餐。
梁建民表示,2014 年,因樊光全的老房子属于地质灾害区,周围总共 13 户人家由镇政府安排,实行地质灾害避让搬迁,统一到别处建房,由政府进行补助。李、樊二人建起两间两层的楼房,住房问题得到解决。
樊光全的邻居羊后成说," 搬迁前我和樊光全是邻居,属于同一批搬迁的。建房期间,李营年和樊光全两个人没日没夜的,还是很吃苦耐劳的。"
" 李营年还是很有孝心的。" 樊光全的姨妈梁建任回忆,"2015 年,我姐患淋巴癌,重病期间,是外甥媳妇李营年尽心尽力伺候几个月,直到她去世。当时,我还是蛮感谢她的,患精神病的她做到这点真的是不错了。"
可好景不长,2017 年清明节前夕,樊光全在水库钓鱼时,不慎坠湖溺亡。至此,李营年又恢复了一个人的生活。
【3】村干部帮联络遭家属拒绝
" 李营年的邻居反映,她常常在半夜和清早精神病发作,一个人跑到外面大喊大叫,比较吓人。" 梁建民说," 她身体情况暂时还好,但随着她年纪越来越大,情况实在让人担心。"
他尝试过多种方式,想联系李营年的家人,送她回家,但结果却不尽人意。" 去年,我拨打了江西省委民情直通车电话,相关资料也发送过电子邮件。"
" 李营年老家五丰镇我也联系过,五丰镇综合治理办主任就告诉我,省政府有批复下来要镇上解决这个问题,但在做李营年家人工作时,她家人明确表示不接收,后面就不了了之。我跟东源村的村支部书记也联系过,他也表示无能为力。"
11 月 9 日,万安县东源村张书记告诉潇湘晨报记者,李营年老家没什么人,除了她丈夫,还有一个女儿和她一样神志不清,且早已嫁人,小儿子在几岁的时候就淹死了,可能对她打击大。
" 她娘家有母亲,家里好像有弟弟或哥哥,听他们讲,他们也不愿意接她去,说她已经在湖南和别人生活了。镇政府意思是要我们村里管这个事,我们村里面也联系不上,她老公常年不在家,一直在外面打工吧。"
梁建民表示,目前,李营年生活尚能自理,有时候会自己跑到山上拾柴。樊光全去世后,她生活质量差,樊家人隔段时间会给她送油送米,村委会逢年过节也会给她送点油、肉。
【4】丈夫回应:我没义务照顾她
11 月 9 日,潇湘晨报记者联系上李营年的丈夫张某,其回应," 她有身份证,哪一个地方的救助站都可以救助,我们已经分开这么久,我也没什么义务去照顾她。"
问及原因,其介绍,过去李营年在外打工,他在家里种田,对于她是怎么得了精神疾病,他也不清楚。" 我帮她治过几年,但是没有好转,家庭贫困,也没办法。她自己不想治,就放弃了,经常跑到外面,我们接她回来过四五次。"
" 她不愿意跟我们生活在一起。女儿也不认她,她以前经常打女儿,打得女儿也恨她。" 张某回忆,有一回,李营年从家里跑到吉安县,被收容所收留,但是被家人接回来以后," 一个晚上就跑到了湖南。"
张某还表示,他和李营年生活在一起十二年,育有一对儿女。" 儿子在十一岁时溺水身亡。我老爸老妈去世后,这么多年我一个人过。我一开始找过她,她不愿回来,要在湖南生活。十几年过去,对她,也没什么感情了。她娘家知道她这个病,也是不管。"
时至今日,李营年和丈夫天各一方,她依然在外乡过着寄宿、被救助的生活,张某则在广东给人打散工。
对于是否在意外界道德上的指责,张某说," 嘴巴长在人家身上,想怎么说怎么说,没办法,我也不去想,看淡一点就是了,我六十多岁了,身体也不好。生活困难得很呀,我不会接她回来了,也不想接她回来,一个人已经习惯了。"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