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领导吃我的奶全阅读 领导在桌上吃我奶

领导吃我的奶全阅读 领导在桌上吃我奶/图文无关

李建刚从来不请假,他想多挣钱,每个月能到外面多吃几顿。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他爱打牌,所以身上总剩不了几个钱。输了还想扳回来,赢了就去庆祝,无论是输了还是赢了,最后钱都入不了口袋。

蒙晓飞倒是个节约的人,一门心思想攒钱娶老婆,然后生七个八个,他喜欢孩子。李建刚比蒙晓飞大三岁,直到现在还是不想娶老婆,娶了老婆,打牌的时候会挨骂,遇到厉害的,还会掀翻牌桌。

这两个人能凑到一块,有些稀奇。细想却也合理,蒙晓飞能从李建刚那里寻求到保护,自己不敢做的事,他都替他去做。李建刚仿佛是他想象中自己希望成为的那种人,不怕被人欺负,偶尔还能当一两回英雄。而李建刚对蒙晓飞好,则是因为他有文化,为人和善,他看不得他被欺负。他没上过几天学,吃饭点菜全靠蒙晓飞,他最羡慕会读书的人。

这两个人干什么都在一起,本来旁人也不在意。自从上次跟峰爷那一战,李建刚直接升级成了刚哥,蒙晓飞也跟着荣升飞哥。地位被抬高,走路都带风。重要的是,请他们吃饭的人也越来越多。

第一个要请他们吃饭的,就是夏凤至。李建刚觉得让一个女人请吃饭,太没意思,他还没到要女人请客的地步。他也不想请女人吃饭,对方一般不喝酒或者酒量不行。

夏凤至请吃饭不成,改变策略,没事就往他们宿舍送零食。金成一看,这丫头还真想追求刚哥。前几天还招之则来挥之即去,现在话都不想跟他讲,又跑去跟另外一个男人献殷勤去。看在她买的零食很好吃的份上,他不计较她的移情别恋。

过去了半个月,峰爷还是没有动静,临走时那句话,好像是笑话一样。每个落败的人,逃走的时候总是会撂下一句狠话,给自己找回点自尊和底气。金成觉得,峰爷也不例外。

说到峰爷,比他们大十多岁,在工厂待的时间比较长。认识的人多,打架够狠,从来没有吃亏过,就得了这么个名号。这次轻易饶了李建刚,出人意料。

”喂,你当初怎么找的峰爷那帮人?“金成想打听个明白,找到夏凤至。

”送他一条好烟呗,当初计划好的,就是演几分钟戏,谁知道会那样......"

”他说‘等着瞧’,等了那么久都不来。“

”你可真不是个东西,反正他也不是报复你,是吧?“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想问,他最近干嘛去了。”

”回老家相亲,你懂的,父母逼婚什么的。“

”你知道的真多,不愧是本厂小喇叭。“金成竖起大拇指。

”相亲我知道,后面那句是猜的,对了,“夏凤至想起什么事情来,”从今天开始,你从我这打听消息要给钱,送礼也行。“

金成楞了几秒钟,走到李建刚旁边说,”刚哥,你教我打大字牌,我教你打麻将。“说完给他递个求救的眼神。

李建刚停下手里的活,抬头看了眼夏凤至,马上又低下头继续洗牌。过了一会儿,他轻描淡写的说,”女人不要老是往男宿舍跑。“

”我乐意。“

领导吃我的奶全阅读 领导在桌上吃我奶/图文无关

”我们不乐意,不知情的人什么都能说得出来。毁了你名声不要紧,我们宿舍在这方面可都是正经人。“

夏凤至楞站在那里,眼泪慢慢湿了眼眶。她气得冲出宿舍,飞奔下楼。

”刚哥,对女孩子这样讲,有点过了。“蒙晓飞说。

”我的态度就这样,我又不喜欢她,以后不要来了更好。女人就是麻烦。“

”死心了好,这女人跟泼妇一样。”金成站队刚哥这边。

夏凤至果然死心了,她想了半天,觉得蒙晓飞那样的,才适合她。看起来斯斯文文,又有文化,跟那两个只知道喝酒打架的人比,高出好几个档次。已经过了崇拜英雄的年纪,找个能过日子,对自己好的才是正道。

很快,夏凤至和蒙晓飞出双入对。此时李建刚并没有被冷落,他经常被叫去饭局替领导喝酒。

也不知道哪个大嘴巴把他巨能喝的事告诉领导,从此他成了领导面前的红人。只要有饭局,专职司机就在车间门口接人。

喝酒这事他不怕,只要能让他把满桌的菜都尝一边,怎么喝都行。喝了半个多月,他不想再去了。大多数时候来不及吃菜,就要一杯接一杯的喝。他也没文化,不会那些虚的词,端起杯子就是灌。

领导也开始对他越来越不满意,光喝酒不会说话,怎么签单,怎么要账。多次提醒他,要多看看书,学点文化。

蒙晓飞自然担起教他识字的任务,认认真真备课,从一年级的内容开始教。奈何老师有心,学生无意,多年不拿笔的手,写字非常难受。总是找借口往外跑,都睡着了他才回去。

好好一个往上爬的机会,李建刚自己放弃了。告别领导的饭局,也没有专车了。他还是他,那个在车间干脏活累活的苦力,每天工作十二个小时。他没觉得这算是什么好机会,本来就没想过能过人上人的生活,跟其他工人一样,普普通通就心满意足。

蒙晓飞和夏凤至很快请假回老家领结婚证,办喜酒。回来的时候,他们打算请一请双方的朋友,大家一起吃顿饭,也算是跟朋友们正式宣布他们结婚了。

李建刚正儿八经包了一个大红包,里面是他半个月的工资。金成看到了,连忙问他包了多少。李建刚瞥了一眼金成的红包,金成立马塞进裤兜里。

“你包你的,我包我的,打听这个干嘛。再说了,我跟他什么关系,你跟他什么关系。”他说完把红包放进外套口袋,下楼去饭店喝喜酒。

请了三四桌,有三桌已经坐满,他都不认识,那些都是夏凤至的朋友。他在空位上坐下,扫一眼整个桌子,加他和金成一共坐了六个人。对面那个女孩挺好看,文文静静,坐着一动不动。金成用手臂碰了碰他,悄悄的说,“那是厂花,夏凤至的表妹。”

“就是你看上那个?本来觉得挺好看的,你说是厂花,我多看两眼,就觉得不怎么样了。”李建刚小声的说。

“没眼光!你是不是天生不喜欢女的?”

“有可能。”

“不会吧,难道你是同性恋?”

“什么是同性恋?”

“回去跟你细说,新娘新郎走过来了,赶紧掏红包吧。”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