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男朋友半夜把我的腿打开了 男朋友半夜突然进去了

男朋友半夜把我的腿打开了 男朋友半夜突然进去了/图文无关

当赵贾第二次进入客厅的时候,龚主正在接电话,半夹着洋文,又是兴奋,又是皱眉的也不知道在跟谁聊。

“你又来干什么,老毛病又犯呢?”

放下手机,龚主警惕地盯着赵贾,表情强装凶恶。

“叫你去洗澡!”赵贾脱口而出。

“大色狼!”

龚主更加警惕了,手摸上了旁边的鸡毛掸子,然后紧紧握在手里。

“呸!”

赵贾啐了一口,抬手轻轻抽了自己嘴巴一下,解释道:“你别想歪了,是去泡药澡,对你身体有好处!”

“不去!”

龚主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道,“我身体又没病,不需要什么药。”

赵贾感觉头疼,这尼玛又不能骂,又不能打的,简直无解。

他不禁又想起了马拉妤之前是如何拾掇自己的了,暴力镇压,根本就不给反抗的机会。

但这一套明显不能用在这里,因为男女有别,这是千年传统,也是老祖宗留下来的规矩。

“嗯?”

左思右想,他突然想到一个好办法,于是开口叹道:“哎……独家秘方减肥药,看来就只有倒掉咯!”

说完他转身就走,边走还边摇头。

“等会儿,你在这里,我不叫你不准回房间!”

一阵香风飘过,龚主已经冲出了门,噔噔噔……就上了楼,紧接着就传来“嘭!”的一声关门声。

赵贾瞠目结舌,看来女人都一样,不是减肥成功就是还在减肥的路上,这招简直通杀。

“呀!”

就在这时候,龚主尖叫声再次响起,像是被什么东西袭击了,戛然而止。

赵贾瞬间冲出客厅,紧接着身体跃起,一招饿虎扑食不经意间就使了出来,落地后脚下再一点,来了招马踏飞燕,然后就上到了三楼。

男朋友半夜把我的腿打开了 男朋友半夜突然进去了/图文无关

开门一看,只见龚主围着浴巾正在查看自己的脚掌,那里紫红一片,像是被烫伤了。

“怎么回事?”

赵贾也没顾得上眼前诱人美景,关心道。

“你浴池里放的是什么东西,看把我脚烫的?”

龚主梨花带雨,脚都在颤抖。

“不会啊?”

赵贾一头雾水,赶紧去浴室检查,结果一切正常,药液非但不烫,而且还很冰凉。

这就奇了怪了,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最后,他恍然,一拍自己额头,连忙舀了小半盆药液,然后再兑上一半清水,端到龚主脚下。

“还来?”

龚主磨牙,恨不得一脚踹过去。

“刚刚肯定是药液浓度高了,你试试盆里的合不合适?”赵贾道。

“真的?”

龚主半信半疑,脚尖试探性地沾了一下又马上缩了回来,如此这般来回几次才敢把整个脚放进盆里。

“哇……好舒服!”

龚主立刻就感受到了药液的神奇之处,忍不住夸赞。

很明显,这是体质强弱导致承受能力大小的问题,换句话也可以说是药液浓度大小的问题。

“这么说来,如果马拉妤不先消耗掉大部分药力,有可能连我都无法承受?”

赵贾细思极恐,无法估量楼上那位“姐”的具体实力,心中不免发毛。

接下来,他将浴池里的药液尽数稀释,然后知会龚主一声,最后又出门购买食物去了。

没办法,有马拉妤这个大胃王在,原本预计能顶上一段时间的食物几天就吃光了,现在冰箱里连根毛都没剩下。

临近中午,赵贾领着一辆三轮车回到了楼下,上面大小口袋堆了一大堆,就跟刚进完货似的。

“回来啦?”

龚主笑脸相迎,上前帮忙卸货。

赵贾眼睛一亮,感觉对方不同了,浑身多了一种自信和气质,让人忍不住就想多看几眼。

男朋友半夜把我的腿打开了 男朋友半夜突然进去了/图文无关

这就好比她之前是个美女,而现在正在朝着女神转变。

“啪,哗啦……!”

三轮车夫是个中年男子,已经看呆了,手中米袋掉落,雪白大米如瀑布般倾泻而出,撒满地面。

“完了……我的珍珠大米啊!”

赵贾心中哀叹,赶紧将三轮车师傅打发走了,他怕再待下去会出更大的事情。

“赵贾,吃完饭陪我去逛街吧?我买礼物送给你!”

搬完货物,龚主居然主动到厨房帮忙,突然就开口说道。

“干什么……还要送我礼物?”

赵贾瞬间警惕起来,无事献殷勤,总觉得对方心里没憋什么好主意。

“我先前不是接到个电话吗?”龚主解释道,“是我朋友打来的,他说明天高考成绩就会公布,明天晚上我们几个一起从国外回来的同学聚一聚,顺便也相互了解下各自都读哪所大学。”

“不就是个同学会嘛,你去吧!晚上我就不给你留饭了!”赵贾无所谓地道。

“我……我想请你帮个忙,做一天男朋友。”

龚主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双手捏着衣角,话音越来越小,脸也红了。

“啊?”

赵贾目瞪口呆,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正在切菜的手一抖,刀锋划过手背,留下一道白印。

“喂,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这才一转眼而已,龚主又恢复了古灵精怪的性格,狡黠笑道,“是不是还没做好思想准备啊?”

赵贾:……

“我可没开玩笑,明天你跟我一起去同学聚会,也好断了黑熊精的念头。”

下一秒,龚主又一本正经起来。

“黑熊精,你西游记看多了吧?”赵贾笑道,“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明天上午我还要去学校拿成绩,晚上可以陪你去参加同学聚会。”

“耶!”

龚主欢呼,急切道,“吃完饭我们就上街买衣服,我一定要把你打扮成男神!”

说完,她就欢天喜地的去收拾摩托车去了,至于帮厨,早就被她抛到了九霄云外。

吃过中午饭,赵贾在房中又演练了一遍拳法,打他算尽快将《十二合筋骨拳》学成,然后才好向教官开口讨要更高级的拳法。

男朋友半夜把我的腿打开了 男朋友半夜突然进去了/图文无关

不得不说,这套《十二合筋骨拳》还真管用,虽然他才学会半套,可演练一遍下来就感觉,浑身的筋就像是被巨力拉扯和挤压过一遍似的。

这就好比运动员赛前都会先做伸展运动,把浑身筋先活动开,这样才能有效调动全身肌肉发挥更大力量,同时也能避免受伤。

筋强则人强!

这是马汉对他强调的话。

想想也对,就连传说中也有三太子抽龙筋一说,一旦被抽了筋,强如飞龙也得任人宰割。

“走吧!”

下了楼,赵贾朝客厅喊了一声,准备去步行街。

“嗯?”

然而没反应,开门一看,龚主正抱着手机哭的眼睛红肿,手上还捏着一大团已经被泪水寖湿了的面巾纸。

“媳妇,这是什么情况?”

赵贾纳闷了,看个手机都能哭成这样?

“占便宜没够是吧?明天才让你扮我男朋友。”龚主娇怒道。

“嘿嘿,这不是先得熟悉熟悉吗,免得明天出错!”

赵贾凑上前去,只见手机上正播放着“残疾小孩寻亲”节目,画面惹人怜悯,音乐催人泪下,难怪龚主会哭的跟个泪人儿似的。

“你看他们好惨,被人贩子打残废了去乞讨,每天还吃不饱饭,更可恶的是伤口还不让上药!”

龚主语气哽咽,眸中怒火难平。

“哎……人间处处有不平,我们俩个小虾米操个什么心啊?”赵贾伸手退出视频,道,“走吧,去做开心的事情!”

“等我!”

龚主瞬间“满血复活”,去里屋抱了几件装备出来,都是些头盔、护膝、手套啊什么的机车装备。

看得出来,她早有准备,女士装备还好解释,可男士装备就不合理了,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弄来的。

穿戴妥当,二人来到后院。

说实话,搬过来这么长时间了,赵贾还是头一次到后院来,这里搭了个风雨棚,一字排开停了两辆电瓶车和两辆摩托车。

四辆车都有八成新,被洗的发亮,保养的也很好,看得出来龚主很上心。

尤其是那两辆摩托车,流线型车身,霸气十足,让人有想要立刻就骑上去的冲动。

“我骑哪辆?”

赵贾非常兴奋,直接就盯上了那辆稍大点的摩托车。

“你有驾照吗?”

龚主笑的很灿烂,钥匙圈套在手指上转着圈,样子要多得意就有多得意。

男朋友半夜把我的腿打开了 男朋友半夜突然进去了/图文无关

赵贾瞬间就焉了气,从小到大两轮、三轮都没少骑,可还真没想过要去考个驾照。

最后,只能由龚主载着他上路,半个小时就到了步行街入口。

商业步行街,繁华依旧,虽是工作日也不显冷清,照样很热闹。

二人停好车,轻装上阵,直奔男士专卖店。

跟大多数男同胞一样,逛街这种技术活对赵贾来说是硬伤,刚逛完两家店他就感觉头昏脑胀,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反观龚主,就跟打了鸡血似的,眼睛和嘴巴一直都没停过,看这架势都能横扫整条街道。

一个小时后。

“不行了,我得歇会儿!”

路过步行街中段,这里有个小型喷水广场,四周摆了些小吃摊位,可供行人短暂休息。

赵贾赖在这里不走,他就不明白了,明明衣服穿上很合身,也很舒适,可龚主总能挑出毛病来。

这不,逛了这么久就只买了一双鞋,还是龚主先看上,然后直接就拍板买下了。

“你坐着,我去买水,喝完我们继续!”

龚主精力充沛,兴冲冲去广场边上买水去了。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