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老师你下面太紧进不去 老师脱了裙子坐了上去

老师你下面太紧进不去 老师脱了裙子坐了上去/图文无关

刘秋梅老师把我们带进了她的办公室,原本狭小的办公室更加拥挤。刘老师让我坐在她的办公椅上,我隐隐觉得还有她留下来的体温的热,我放佛被刘老师 抱在了怀里,身上的疼痛竟然不像刚刚那样痛了。

“青鱼,你先说说怎么回事,他们为什么打你?”刘老师和蔼地问我。

我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我刚一进就教室,他们就说要把我扒了皮蒸着吃,接着他们围上来就开始打我。我满是委屈的回答刘老师,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出来。

刘老师给我递上了毛巾,让我擦眼泪。

“不要哭了,老师知道了。”刘老师关爱地说。我更加止不住了眼泪,扑簌簌地直往地上滴。

啪!突然,一声犀利的教鞭声,把我吓了一跳,我赶忙止住了眼泪。

刘老师态度突变。

“梁刚、小可、大丰”你们给我说说,你们为什么要打他,而且还下手那么重?“刘老师像是暴怒得到狮子一样,大声质问着梁刚他们三人。

我突然看到梁刚、小可、大丰他们三人颤栗了一下,不过梁刚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小可和大丰可就不一样了,立马嗫喏起来。

说清楚!刘老师依然在愤怒中。

小可和大丰用断续的语言表达了为什么要打我,一切都是因为我的名字好玩儿,和我的懦弱。

当刘老师知道这并不是梁刚和小可、大丰他们第一次欺负我之后,她通知了我们的家长,要我们的爹娘来学校一趟。

梁刚的家长没有来,小可、大丰的家长和我爹来到了学校。

小可、大丰的父亲和我爹一样,也是老实本分的农民,他们一样住在遥远的村庄里,也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老实巴交的农民。

小可和大丰受到了父亲的严厉批评,我爹却原谅了他们。

我爹对刘老师说:“咋感谢您啊,刘老师,都是小孩子,都是小孩子,打打皮实。”

刘老师严肃地对我爹说:“老同志啊,你这样说可不对。一来你姑息了那些做坏事、欺负人的孩子,二来你培养了孩子懦弱的性格。这样,你的孩子将来是要吃大亏的呀!”

“那,那该咋办呀?”我爹显然被刘老师的话吓着了,他的粗糙的面庞显得更加沟壑纵横,搓着双手不知所措。

“老同志啊,你知不知道毛主席的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刘老师谆谆开导我爹。

“我知道,我知道。”我爹点头如同小鸡啄米。

老师你下面太紧进不去 老师脱了裙子坐了上去/图文无关

“要教育孩子刚强正直啊,今天这个孩子欺负了他,忍了;明天那个孩子欺负他,忍了,将来就会有更多的孩子欺负他。那样孩子还能上成学吗?”刘老师耐心地开导我爹。

“嗯,我懂了。”我爹刹那间有了不可相信的变化。

我爹我娘最大的心愿就是让我读书,他们一再对我讲,不读书就是睁眼瞎啊。我爹还给我讲了一个故事,说,解放前我们村里有个地主,是咱村里唯一个识字人。我们家是他们家的长工,过去你爷爷怎么求他给我们家写对子,他都不写。那一年他破天荒地你爷爷写了对子,你爷爷很高兴啊,觉得东家很看得起自己,干活儿更加卖力了。谁知道解放了打倒地主恶霸了,才知道他给你爷爷写的是“肥猪满屋”。

我第一次听爹讲这个故事的时候,就感到十分好笑。笑完之后,又觉得十分气愤,爹经常说:“我一辈子都是睁眼瞎啊!”过去我不知道爹口中的睁眼瞎是什么意思,爹的故事让我明白了什么是睁眼瞎,地主把辱骂人的话张贴在我家的墙上,我的爷爷竟然不知道,这的确是很可怕的事情啊!

从我记事起,村里就不安稳,不是这一家和那一家吵架了,就是那一家和这一家动家伙儿了。我曾亲眼看见,邻居冯老常一家,被老杨老末儿一家打得的抬不起头来,现在我爹一听到我这样的性格,今后会被人经常欺负,一下子就来了精神。

“好,俺知道了,以后我就好好教育孩子!”我爹中气十足地回答刘老师。

送走了我爹,刘老师又给我讲很长一段时间做人的道理,她要求我正直、无私,不要怕事儿,有事儿了就顶起来!但也不要惹事儿,惹事儿了,就不是好孩子!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