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冬天被脱光挨冻 不堪丈夫虐待将其锤死

汪丽丽被带进法庭

脸上的青紫始终难以褪去经受了丈夫近十年的欺凌与折磨,北京市房山区青龙湖镇的农村妇女汪丽丽最终选择了杀死丈夫来结束自己的那段非人的生活。当汪丽丽手中的铁锤如雨点般地砸在丈夫的头上、脸上、身上时,这个瘦弱的女人几乎没有想过害怕,
心里反而有了一丝的轻松,只有丈夫死了,自己的噩梦才能结束。
16年前的10月27日上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汪丽丽杀死前夫案件进行了公开宣判,以故意杀人罪从轻判处汪丽丽有期徒刑十一年。
连生下两个女儿之后噩梦开始了
除了“瘦弱”之外,记者找不到更合适的词来形容汪丽丽。再次出现在法庭上时,汪丽丽脸上曾经近十年没有褪去的淤青终于褪去,不知是因为在看守所里呆了四个月,还是其它的原因,这次看到汪丽丽时,竟然发现这是一个白皙的女人,只是明显的又苍老了许多。
虽然还没有入冬,汪丽丽却已经早早地穿上了棉袄,那是一件大红的绸面的棉袄,或许是她结婚时穿过的。宽大的囚服背心套在她的身上是那么的不合体,让人看了有些酸楚。
面对法官时,汪丽丽的头始终没有抬起来,然而从她的背影却能清楚地看到她的身体在不停地发抖,并不停地抽泣着。一双粗糙的、无比瘦弱的手一直不停地擦拭着眼泪,满脸的泪水无声地告诉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她近十年不堪回首的痛苦。
1993年10月,汪丽丽刚刚过了自己22岁的生日。这一年,对于她来说是难忘的。经人介绍,汪丽丽认识了与自己同岁的丈夫刘某。新婚生活是幸福和甜蜜的。然而好景不长,这份幸福伴随着大女儿的出世渐渐地少了,丈夫虽然对汪丽丽生下女儿有着许多的不满,但是并没有到要动手的地步,只是一味地要求汪丽丽顶着被罚的风险再生一个。
或许是命运没能眷顾这个可怜的女人,第二次怀孕后,呱呱坠地的仍然是个女儿。伴随着二女儿的落地,汪丽丽的苦难开始了。醉酒的丈夫第一次动手打了她,而且出手很重。她的一边脸肿了、胳膊青了、腰也酸疼……
以后的日子是这样度过的:丈夫整日喝得烂醉,每次醉酒后,除了对汪丽丽满口的污言秽语之外,就是拳打脚踢。轻的是用巴掌,用拳头,用脚;重的,就抄家伙。他还常常把汪丽丽捆起来,皮带、棍棒、铁锨……都是他殴打妻子的工具。后来发展到没有喝醉酒,清醒的时候也打。村民们说在汪丽丽家里,常常传出女人的哭嚎和惨叫。汪丽丽的脸和眼睛总是肿的,往往旧伤没好,又添了新伤。到了冬天,男人还常常脱光老婆和两个女儿的衣服,让她们站在院子里冻着。
除了挨打她还是丈夫泄欲的工具
汪丽丽是丈夫欺凌的对象,也是丈夫发泄兽欲的工具。她的丈夫,在这方面心理也是变态的。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无论是在屋里还是在院子里,无论是在床上还是地下,他什么时候想,就什么时候强迫妻子满足他的生理需要。他通过种种摧残的手段来获得快感。
汪丽丽曾向公安人员哭诉过她的遭遇。汪丽丽家的屋门前有7级石阶,这个比野兽好不了多少的男人曾不止一次地强迫汪丽丽脱光衣服,头低脚高地竖躺在石阶上任他蹂躏,往往是等他发泄完兽欲,汪丽丽的后背整个没了皮。除了这些,丈夫要求和她发生性关系时,从来不回避两个女儿,只要他想,无论女儿在做什么,他都毫无顾及。汪丽丽甚至害怕有一天他的兽行会在两个女儿身上发泄。
女人的乳房本来应该是体现母性的伟大和女人独特美丽的,然而汪丽丽的乳房在近十年的时间里却是令人不忍目睹的。破损是长期的,肿胀也是长期的,因为那都是丈夫失手打的,或者在蹂躏她时用脚踩的;有时候,乳房上还会出现焦黑的伤口,那是丈夫用烟头烫的。除了乳房,汪丽丽的腿上永远有着消除不掉的淤青,胳膊、手、脸……没有一处是完整的。
汪丽丽告诉法官们,她曾经不止一次地求过丈夫,“只要你不打我,我什么都不用你做,伺候你,你只要坐着就行……”她的女儿们也不止一次地求过爸爸:“求你不要打妈妈了,你把妈妈打死了,谁管我们俩啊……”然而妻儿的哀求并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对于汪丽丽的殴打和谩骂仍旧是有增无减。
离婚反而让她坠入了更深的苦海
最初,汪丽丽天真地以为丈夫这种变态的暴戾是因为没有儿子、心情郁闷所致,或者日子久了,会等到丈夫回心转意的那一天。然而,汪丽丽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了。于是,汪丽丽想到了离婚,可谁知离婚的念头一起就又换来一顿毒打。那些亲眼目睹她被打的左邻右舍们也劝她不要离婚,“离什么婚啊,孩子都这么大了,凑合着过吧。”连村妇联主任都这么说。
在农村,一个离了婚的女人,是要受人轻视的。“那也比丈夫皮肉的摧残和精神上的虐待要好受得多。”希望支撑着汪丽丽。一向顺从而胆怯的她,在离婚诉讼期间有了无比的坚毅和勇气。她一次又一次地跑村委会,跑法院。不管多少沟坎横在面前,她都没有动摇过。当丈夫打她的时候,她就对自己说:“让他打吧,让他打吧。离了婚,他还能打吗?”
2003年9月,当法院的离婚判决终于下来那天,汪丽丽以为自己的苦难到了头。她什么都没有要,一个人,只带着自己的几件旧衣物,回到了娘家。谁知,她回到娘家仅几天的时间,前夫追到了娘家,并用刀威逼着她和家人,强迫她回到了原来的家。从此,前夫打她比没离婚前更频繁、更狠了。当离婚也无法使她摆脱苦难的时候,她生活的希望熄灭了。
2004年6月14日,前夫喝完酒,又一次狂暴地打了汪丽丽。她瘦小的身子,又一块块地变青、变紫、破碎、流血。打完了,前夫又强迫和她发生性关系。从14日到17日的4天里,她反复承受着前夫如此的兽行。
17日下午,当前夫再一次在她身上重复完自己的恶行后,身体和心灵都已经破碎的汪丽丽,决定用自己的手来结束前夫对自己犯下的罪孽。下午5点多钟。汪丽丽把两个孩子支出家,从西厢房找出一把铁锤,走到东厢房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前夫身边,对着前夫的后脑狠狠砸下去。第一锤下去,她看到前夫的身子扭动了一下,似乎要坐起来向她扑过来。她惊得闭上了眼睛,用更大的气力,又对着前夫的后脑连砸了两三下,前夫一动不动了。
看着鲜红的血顺着那张曾经让她痛苦了十年的脸上流下时,汪丽丽没有为自己的行为而后悔,相反她觉得自己身上有着前所未有的轻松。半个小时后,警车呼啸着开到她和前夫共同生活的家。很快,汪丽丽杀死前夫的消息就传遍了全村。几乎没有人相信这个又瘦又矮、被丈夫拎着像拎一只小鸡似的女人会杀人。
为了让更多“汪丽丽”悲剧不再重演
宣判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承办本案的法官告诉记者:合议庭在评议这起案件时,第一考虑到被害人在案件的起因上具有重大过错,被害人的行为成为了汪丽丽犯罪的诱因;第二考虑到汪丽丽在作案后能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依照我国刑法规定,自首属于法定从轻处罚的情节,因此法院对其从轻处罚,判处她有期徒刑11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
宣判后,汪丽丽流着泪对记者说,她怎么也没想到法院会对她予以从轻处罚,她希望大女儿能够好好学习,带好年幼的妹妹。自己一定会好好改造,重新做人。
丈夫的暴力让汪丽丽终于痛下决心,用流血来结束这场悲剧。然而,人们又不得不承认,汪丽丽生活的环境带给她舆论的压力同时也是这场悲剧的催化剂。第一次挨打,多数人劝她忍;第二次挨打,人们还是劝她忍;后来的每一次挨打人们都劝她忍……就连离了婚都不能结束这场噩梦,那么汪丽丽就只有一条绝路了。

不推荐的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