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15岁男孩因制止校园欺凌被同学殴打至死案将开庭 出事前曾遭威胁

今年 5 月,江苏南通一 15 岁男孩被同学伙同他人殴打致死。据南通警方通报,殴打男孩的两人被依法刑拘。据男孩家属介绍,男孩出事前曾制止过打他的同学对低年级一名同学的校园暴力。2020 年 12 月 26 日下午,北青 - 北京头条记者从男孩家属处获悉,家属已收到法院传票,该案将于 2021 年 1 月 18 日开庭。而截至到目前,打人的两个孩子的家长从未出现过,至今未道歉。家属称," 虽然殴打者中有一未成年人,但依旧希望他受到严惩 "。
南通一 15 岁男孩被同学伙同他人殴打至死 出事前曾遭同学威胁
2020 年 5 月 9 日,江苏南通 15 岁男孩小盛在被两人殴打后离世。据江苏南通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通报内容,殴打小盛的是 14 岁的范某和 19 岁的蔡某。因范某和小盛有矛盾,便伙同蔡某对小盛进行殴打。
小盛出事当天,其母亲葛女士在接到通知后迅速赶到医院,但却得知儿子被诊断为脑死亡,最终经抢救无效后去世。
据公安的鉴定意见通知书所称,小盛的头面部遭受钝性暴力作用,致外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死亡。
葛女士称,她和丈夫此前在武汉工作,但因为小盛中考需要回到原籍考试,便在 2019 年将小盛转回江苏读书。但没过多久,原本开朗爱笑的小盛便有了厌学情绪。
起初,葛女士以为小盛厌学是因转学跟不上学校进度,但小盛出事后,葛女士却发现他的手机聊天软件里,小盛竟遭到同班同学范某的威胁。" 你就等着挨打 ",范某称。

" 那天儿子收到威胁后都没敢去学校上课,可是范某还是穷追不舍。5 月 7 日,她从社会上叫来蔡某,把我儿子引到一个隐蔽处,两人合伙把我儿子往死里打。范某为了证明自己厉害,还通知了几个同学来观看,我儿子倒地后他还不解气,两人在我儿子身上补踹了几脚,说我儿子诈死。" 葛女士对北青 - 北京头条记者说。
男孩因制止校园欺凌被同学殴打 当地检察院提起公诉
对于小盛被打的原因,葛女士了解到,此前小盛曾阻止范某殴打一个初一的男生。当时,小盛出于好心,曾将这一消息传了出去,没想到引来他人对他的殴打。
据葛女士提供的检察院起诉书显示,5 月 6 日晚,被告人范某与小盛在微信群表示欲教训该校初一年级某男生,后小盛将此信息告知了两人的朋友胡某,引起胡某对范某的不满,被告人范某遂对小盛怀恨在心欲予报复。
次日 17 时 40 分许,被告人范某放学后至理发店找小盛,后在店门外遇被告人蔡某。其表示愿意帮助范某教训小盛,被告人范某表示同意。后被告人蔡某、范某先后用脚踢小盛,范某用手搂住盛某脖子往下摁欲将其摔倒,蔡某从后面用拳头连续猛击小盛头部致小盛受伤倒地。范某用脚踢小盛身体,见他失去知觉。范某、蔡某和宋某、田某等人一起将小盛送往卫生院抢救。
案发后,范某、蔡某在卫生院医生报警后在现场等候,到案后两被告人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11 月 12 日,江苏省南通市人民检察院认为,被告人范某、蔡某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死亡,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范某、蔡某共同故意殴打他人致人死亡,且在犯罪过程汇总均起主要作用,系共同犯罪,均是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
检察院称,被告人范某、蔡某犯罪后,明知他人报警而在现场等候,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的规定可视为自首,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范某犯罪时已满十四不满十六周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七条的规定,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案件将于 2021 年 1 月开庭 男孩母亲:打人者家长至今未出现
12 月 26 日下午,葛女士告诉北青 - 北京头条记者,她已收到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传票,案件将于 2021 年 1 月 18 日开庭。葛女士称,收到开庭的消息,是一个安慰,相信法律能给他们带来公道。

葛女士称,自小盛出事后两百多天以来,她和丈夫暂停了工作,每天都沉浸在失去儿子的悲伤中。由于家的楼下是一所小学,葛女士将窗帘拉上,不敢下楼,将自己封闭在家里。有时候出门买菜回来时,葛女士甚至不记得回家的路。" 看到跟我儿子差不多大的同龄人,或者差不多身高、穿校服的孩子,我就心里难受。我只能自己跟自己说,一定要坚强," 葛女士说。
葛女士还称,截至到目前,范某、蔡某的家长从未出现过,至今未道歉。" 我希望成年的蔡某受到最严重的惩罚,范某虽是未成年人,但我认为他也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受到严惩。" 葛女士说。

不推荐的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