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富豪曝网红圈内幕 刷点钱就能线下见面

神豪和女网红的关系一直是各大直播平台的热门话题,许多女主播都和其直播间的神豪关系暧昧,线下见面的事情更是经常被爆出。不少女主播最后都和直播间的神豪走到了一起,两人在线下还组成了家庭。当然,更多的只是在一起一段时间就分开了。


毕竟,真正的神豪不会娶一个女主播做媳妇,而一个女主播也不会在一个神豪身上花费太多的功夫,刷钱的时候“言听计从”,一旦不刷钱了就去找新的“金主爸爸”,这也是直播圈里的惯例。


在我们普通的游客看来,能和神豪走到线下见面的地步,那一定是在女主播的身上投资了不少。有的神豪给女主播刷了几百万,都没能等到女主播点头。其实,这都要看女主播在平台的“段位”。如果对方是一个大主播,直播间不缺神豪,那线下见面就得花重金,至少要在一众神豪中“脱颖而出”。而对于一些小主播而言,直播间的神豪一般就一两个,那估计花不了多少钱就能有进展。


某平台的神豪魔最近和一个主播连麦聊天,就说到了线下见女主播的话题,神豪魔坦言:
我开始就是在无意中才来这个平台直播,一开始对女主播芮甜甜也不感兴趣,但是不少人都嘲讽我“碰”不到她。为了赌气,我才跑去她的直播间刷礼物,一来二去就刷出去500多万。之后在线下见过几面。后来芮甜甜有了新的神豪洋洋洋,给她刷了一千多万。


我后来有一次在酒店被现实中的女友给撞见了,也就不敢玩了!毕竟我和现实中的女友是要结婚的,而女主播就是单纯的“玩”,和女主播结婚不现实。我们这种家庭,都得讲究一个门当户对。
玩了这个平台两年,还算玩的比较明白,其实想线下见一个女主播不用花太多的钱。前提是你之前就已经刷出了名气,那些新来的神豪不算。开始的时候刷钱,“土豪”的名气在平台内部传开了,然后名声维护的好一点,不要和女主播借钱什么的。那以后到任何一个女网红的直播间,基本稍微刷几个钱就能见面。


听了神豪魔的爆料,不少网友都评价:“真实!”现在直播的流量基本都跑到了ks那样的短视频平台,在其他平台上面的女主播过得并不“容易”。平台整体的流量下滑,大一点的神豪基本都在大网红的直播间。在这种情况下,一旦直播间进来一个出了名的土豪,女网红都会给足对方面子,甚至主动要求添加联系方式。


经常看直播的朋友就知道,女网红之间互相抢土豪的事情也时常发生。女主播的数量越来越多,神豪的数量越来越少,所以留下来的神豪的身价也就水涨船高,而女主播的身价就得越放越低,不然就会被淘汰。
一晚一万九!中国网红女主播被BBC扒了个底朝天…


在当下中国有一个特殊的群体。她们每天都会化着精致的妆容,搭配着可爱或性感的服装。然后坐在电脑前面,和人聊天、唱歌、跳舞或者展示独特的才艺…没错!她们就是中国网络文化中异常火爆又备受争议的“网络女主播”。


从最初的YY直播、游戏直播、手机直播、到现在比较完善的直播平台,网络直播行业捧红了一批又一批年轻女孩儿。但是最让人震惊的并不是他们的蹿红速度,而是“一夜暴富、月入百万、名车豪宅”等远超任何行业的超高收益!
这个令人浮想联翩的行业也同样吸引了英国BBC的关注。记者Natalia Zuo来到中国拍摄了三集纪录片,向世界展示了中国网络女主播成名路上的喜与悲。这部纪录片连片名都毫不绕弯、直奔主题——
《中国网络女主播》China s Chat Girls
片名也是够简单粗暴的,男主播被本片排除在外。只关心女主播(直白白的性别歧视)。视角,以小见大。以一位女主播「乐乐淘」为代表。


乐乐淘人美歌甜,只有24岁的她就已经入行6年了


最开始她只是好奇网络直播,平时也就简单播一播图个新鲜感。后来没想到在网络上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喜欢她,给她刷礼物,自己赚的也越来越多。


她一天的收入能达到一万九,相当于二三线城市月入三千的年轻人半年的工资。连自己老爸都惊呆啦,宝贝女儿你不是在骗我吧。


钱多了,家里生活就越来越好。用老妈的话来说都要感谢那些大哥,天天给乐乐刷666的红包。


俗话说羊毛出在羊身上,主播的钱肯定出在粉丝身上。那么粉丝一般都是什么人呢,上大学的大学生,或是手头宽裕的男性这些人就是粉丝打赏的主力军。在互联网这些人叫做粉丝经济。


例如傻哥,乐乐的忠实粉丝,也是乐乐的终极迷弟。


据不完全统计,傻哥四年来在乐乐淘身上花了十多万。纪录片旁白表示:
这是中国城市人口两年的平均工资(BBC听了都震惊)。


傻哥为了让乐乐给自己唱一首歌,不断刷虚拟礼物,越来越贵,终于等刷到一万的时候,乐乐同意了。当天就刷了一万多块钱的礼物,而且这已经是四年前的事情了。


对于傻哥来说,乐乐就是女神。第一次在直播间看见她,就被这甜蜜的小声音、甜美的小面孔所吸引,不能自拔。


一来二去傻哥就跟乐乐成了好朋友。每当乐乐有烦恼,都会找他吐一吐苦水,傻哥每天还得逗乐乐开心,给乐乐继续刷礼物。在我们看来傻哥这种做法好像叫备胎,甚至连备胎都不算。


直播这个行业,可以说完全颠覆了包括小编在内各路吃瓜群众的常识。活少赚得多,而且足不出户。这种好事现在确实存在。
当明星的还得全国各地赶场子;主播不出门就能挣钱。网红主播从自身条件和能力方面,是「低配版」明星;轻松程度,却是升级版明星。


当然,只是表象——乐乐淘签了经纪公司,公司抽取收入中的两成。这家经纪公司有3000多位主播,竞争压力比普通职场大得多。乐乐淘兢兢业业,业绩做成了全公司TOP1。


每天下午公司给女主播们安排了舞蹈课,还有音乐培训课。渐成规模的直播行业;单打独斗、小打小闹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从微观到宏观,BBC给出了一笔大数字——中国在线直播产业的年产值高达30亿美元。


BBC的纪录片,眼界自然不会停留在问题的表面。为什么直播行业这么能挣钱?除了小编自以为的「人傻钱多」。


权威是这样解答的——


人只有在互动中,才会意识到自己有存在的价值。粉丝给主播花钱,主播给粉丝反馈;主播收获了自信心,粉丝感受到被人重视。再加上粉丝之间互相攀比,花钱越多,「身份」越高。又满足了人的虚荣心。


日韩的偶像文化,国内的追星女孩;还有最近风靡的养野男人手游。都是类似心理的产物。利用这种心理赚钱的王者,小编之前看过的一篇报道。一位身材、颜值都属顶尖的法国美女。瞄准了一批S/M爱好者男性。


她施虐当「女王」的方式别出心裁。既然你们想做我的奴隶,享受被我支配的感觉,为什么不把银行卡交给我呢?一手打造出一种新式「金钱上的S/M关系」。


我,你的女王,打钱。就是这么直接。几百个男人心甘情愿为他们的金钱女王「上供」。甚至比网红主播的粉丝还要纯粹。不求唱歌,不求合照,更不求见面,没有丝毫非分之想。要的就是自己的金钱被别人全权支配的刺激,「钱奴」的快乐。金钱女王真正实现了人在家里躺,钱往身上砸。
相关消息:
土豪求女大学生主播陪睡狂刷200万直播各种黑幕让人惊呆
尽管相关部门严打网络直播涉黄,夜深人静之时,身穿暴露的女主播还是诱惑不止,吃黄瓜、撕丝袜......


而一些女大学生带来的直播,则如同是一股“清流”。她们衣着小清新,乐意提起自己的大学生身份。颇高的颜值、清纯的气质,以及从语言中构建出来的“邻家小妹”形象,成为她们在直播间的“通行证”,最终变成真金白银的提现。
南都记者近日在采访中发现,深圳多所高校都不乏有参与直播的大学生。依靠网络直播,在深圳首付200多万买下一套房产之后,正在深圳某大学上大三的嘉怡产生过疑问,上大学有什么意义?在平台保留的直播回放中,嘉怡穿着素净的T恤坐在镜头前,跟着背景音乐唱歌,回答网友“吃饭了吗”之类的日常问题。屏幕左上方显示有5.7万人观看过此视频。
她相貌清纯,一些网友说她长得颇像女明星郑爽。虽然并非音乐专业出身,但她嗓音也足够甜美。即便是该大学美女云集的表演系,她也有出众之处。
直播中,她会根据不同情况,眨巴眼睛,用手比划心形动作,卖萌,动作自然不做作,看上去毫无公害。嘉怡是2015年年初,通过朋友介绍,与经纪公司签约,进入直播平台直播。
深圳某大学在校学生琪琪和晓婷在2016年年中开始进入直播领域,她们所学专业都与艺术与表演无关,但同样都相貌乖巧,笑容甜美。琪琪是在同学的朋友圈中得知主播招聘信息的。抱着试一下的心情,下载直播软件,然后告知对方已经上线,对方安排面试人员。
“问你几个问题,看看你是不是活泼、会聊天、善不善谈,表现得比较好的话,就会通过。”琪琪说,对方仅仅问她是哪里人,赞赏她的背景音乐好看,“就是要跟接的上话。”但琪琪认为,最为重要的还是看颜值,她最终顺利通过面试。晓婷同样是依靠照片通过面试,进入直播平台。
她们在直播中同样意识到,学生这一重身份更受到人的关注。“他们可能觉得学生比较单纯。”琪琪认为,甚至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会觉得学生更容易被欺骗。晓婷也持有同样的观点,大学生的清纯、可爱,是他们在直播世界的通行证。

粉丝们的幻想
“有没有男朋友?”这是很多女主播都会遇到的问题。晓婷说,所有的女主播都有一个共同的答案,单身。同样的,她虽然有男朋友,但是面对网友的询问,她一定会给出否定的答案,欣然接受他们在直播间刷出的礼物。
嘉怡更加直接的表达,在直播间,说自己有男朋友是一大忌讳。嘉怡曾经被一个热烈追逐的粉丝在直播间揭穿有男朋友,“气氛马上变得很尴尬。”
琪琪甚至因为“直播时说不说有男朋友”而与男朋友发生过争执。她在直播的时候,男朋友会出现,要求她在别人提问“有没有男朋友的时候”回答“有男朋友。”琪琪觉得不可理喻,“你要是说了有男朋友,人家就不会给你刷礼物了。”

在晓婷看来,一些刷礼物的网友,会对女主播心存幻想,希望能追到女主播做女朋友,或者与女主播发生一点关系。她在直播中就曾遇到一个网友,对方告诉她,每月工资不过3000元,却花费千元左右在平台给女主播们刷礼物。
晓婷得这是一种“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心理,更是觉得部分粉丝其实“素质很低,很屌丝。”但如果要获得他们刷出的礼物,显然不能摧毁他们的幻想,而是应该强调自己单身的这一重身份。
一年赚下200万
嘉怡的家境不好,父亲在深圳开一家小餐馆为生。用她的话说,初中的时候,周围的同学被奔驰宝马接送,而她的父亲开着二手奥拓接送她。周围的同学穿七八百的阿迪达斯,她只能穿20块钱的假匡威。
但是2015年年底,深圳房价进入峰值,不少人望房兴叹之时,她以200多万的首付在深圳购置了一套约80平方米的两居室。买房之时,嘉怡还只是大二学生。买房之后,她还要每月承担超万元的银行还款,还款周期为三十年。嘉怡说,所有的钱都来源于直播。
她从2015年年初开始直播,到买房之时,不过一年左右。“最开始一个月只有7000元,但是第二个月就达到了五万,第三个月就达到了10万元。”嘉怡说,钱来得太快,如今她都觉得不敢想象。
南都记者从她直播的某平台看到,她在该平台获得过近5000人送出的礼物。送得最多的前十个人,送出的礼物总额达到260多万元人民币。
对于不那么出众的琪琪和晓婷来说,其收入虽难以与嘉怡匹敌,但同样让他们变成收入稳定的群体。由于不同平台有不同的机制,收入通常由千元左右的底薪与粉丝刷礼物的金额构成。两人每月的收入也在六七千元不等。
土豪的礼物
像嘉怡一样,依靠直播能买房,能维护好与粉丝的关系是极为重要的一环。嘉怡在某平台从粉丝中获得的269万多元人民币中,有210多万均来自于同一个人,所占比例达到8成。这样的“土豪”朋友才是直播获得丰厚利益的秘密。

嘉怡回忆说,她其实是在一次平面拍摄活动中认识这位土豪。一名中年大叔,当时看上去很低调,看不出有多少钱。
当她开始直播之后,这名“土豪”朋友,便开始疯狂为她刷礼物。刷礼物当然是为了引起她的注意,随后约她见面,到最后提出上床的要求。
南都记者留意到,在双方的微信交流中,对方明确向嘉怡提出,“我现在有欲望了,过来啪啪啪吗?”
“我都已经习惯了。有一段时间他一开口就是两句话:我给你刷了那么多礼物,但是你又有男朋友。”嘉怡说,对方的意思就是,“我都这样了,你怎么还不让我睡?”嘉怡说,她多次予以拒绝。但对方似乎认为,这是因为刷得还不够多,所以继续不断向嘉怡刷礼物。
“其实如果客观来说,他的要求也很正常,别人给你刷了300万,你一次都不给人睡,你身价是有多高?”但嘉怡认为,她有她自己的底线和原则。况且她有男朋友,对方也有家室,她总不能去做对方的二奶。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对这位“土豪”印象颇好,她说对方从事投资生意,说话经常兜圈子,是一个文化人,表面上看是很有素质的,不过有着很强的占有欲。
这种强烈的占有欲,最开始给她带来巨额财富,但最终给她造成极大的压力,迫使她退出直播平台。
嘉怡认为,比较厉害的主播,会有一些土豪朋友,大家一起刷礼物,大家都开开心心的,直播间的氛围会很好。而她的这位土豪朋友,会和别的土豪一起较劲,如果有其他的“土豪”刷礼物,他一定要赶超别人。“他是那种会喜欢踩别人的人,说不愿意让我对那些屌丝卖笑。他对别人冷嘲热讽,一定要把别人踩在脚下。”嘉怡说,这位“土豪”给别人造成一种感觉,就是她已经被他给承包了。
这让直播间气氛诡异,“好比他总是刷一百万,那些本来想刷5万的就不会刷了,反正刷了也没有意义,因为没有存在感。”嘉怡说,她一度想要摆脱这位“土豪”,偷偷跑到另外的平台去开直播,虽然自己有底线,但是如果对方持续刷钱,而她总是不让对方睡,她自己都会感到很有压力。
这甚至已经给她造成了极大的困扰。她说,至今不想回忆这段与土豪的经历,此前一度长期失眠,需要借助药物睡眠,直到今年一段时间的疯狂旅游之后,方才恢复正常。
但不是每个人都相信嘉怡没有和“土豪”睡过。她说她也知道周边的人怎么议论她,“有人说我靠舔别人的叉叉赚钱。”嘉怡认为自己百口莫辩。
被冲击的价值观
不过即便收入颇丰,琪琪和晓婷都认为,她们并没有想要在直播领域有更深入的发展。“有的人做得很专业,有专业的直播间、设备,还有很多才艺表演。”但琪琪认为,这只是青春饭,并不是她想要做的事,“否则我读大学还有什么意义?”晓婷甚至从内心觉得直播是一件不体面的事。她一度不敢告诉父母,怕他们难以接受。琪琪说,“一说到直播好像就会想到是涉黄。”但对通过直播买房的嘉怡来说,直播对她造成的冲击显然更大。她发现清纯、颜值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我看到有一些95后,没读什么书,直播一个月能拿赚30多万。”这让她有了一个疑问,“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
她买房之后,将房屋钥匙和房屋的信息藏在衣柜,通知父母去取。“我妈妈看到房子之后都吓哭了。”嘉怡说,如今她还拿钱补贴家用,她有时候会觉得很滑稽,父母一生都在非常努力的赚钱,不想让人看不起,但最后呢,比不过她在直播间里唱唱歌聊聊天。

不推荐的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