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煽动男女对立后的一地鸡毛 脱口秀被举报姚晨下场

一大早收到杨笠被举报的消息,灯火君是震惊的,这还不是一个两个人举报,而是由微博某一大 V 编辑,同时号召多人一起举报杨笠,举报信振振有词,理由如下:
腾讯视频平台 2020 年 12 月 25 日播出的脱口秀反跨年节目,其中艺人杨笠演出内容涉嫌性别歧视,多次辱骂全体男性宣扬仇恨,煽动群众内部矛盾,制造性别对立,不利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的和谐发展。
大家加油举报,彩礼被废除,骗婚被严惩,打拳真的有用,至少没有损失。


他们举报的对象,是这两天在微博上因为一席话又频上热搜的脱口秀演员杨笠,举报者截取了表演中最有代表性的四句话,作为杨笠 " 制造性别对立、煽动群众内部矛盾 " 的证据:
" 男人还有底线呢?"
" 男人都是垃圾。"
" 男人是贱人 "
" 男人确实有点问题 "
乍一看,这 4 句话的确很过分是不是?
这 4 句话来源于目前在微博传播极广的两分钟视频,因为这两分钟视频,杨笠甚至在昨天一度被骂到热搜第一。


在视频中,杨笠似乎在以极高的频率辱骂男性,乍一看,似乎杨笠就在刻意讲一场以 " 羞辱男性 " 为主题的脱口秀。
但实际上,灯火君前几天才刚看过杨笠的这场演讲,来自笑果文化举办的《脱口秀反跨年》这档综艺,作为男性,灯火君看的时候却丝毫没感觉被冒犯,反而觉得很有趣。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不是因为有的男性擅长对号入座,也不是因为男性非常容易被冒犯。
而是因为现代人,大多早已丧失了解事件全貌的耐心。只言片语与误解变成了传播常态。
这个被剪裁出来广泛传播的两分钟版本,的确非常具有攻击力与冒犯性,那四句话被抽离出来做成截图,更是敌意满满。但这两分钟视频,并非杨笠本意,而是被某些人恶意剪辑拼凑而成。
为什么灯火君说辱骂男性并非杨笠本意?
就是因为,原版脱口秀其实是一个长达八分钟,充满各种调侃的总结式脱口秀,主题也根本不是辱骂男性。
至于某些极端女拳患者,更是让人无语,借着杨笠一事开始辱骂所有男性,称所有男性都那么普通那么自信,都是垃圾,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作为男性,灯火君既不想被打极端男拳的人裹挟,更不想被一群打极端女拳的人无差别辱骂。


当然,最让人无语的,还是明星姚晨加入骂战,她以声援杨笠的姿态出现,一开始说 " 每当这样一份冒犯被慢慢接受,我们的世界也就多了一份关于生命的、人性的可能。"


接下来不断下场怼人,诸如 " 你连人都不是,也难怪听不懂人话。" 之类的话都出现了。


我不评价姚晨,但这种看似政治正确的发言,实则正迎合了部分微博女性的厌男情绪。
而且姚晨的出现,彻底把屎尿混为一体,本来骂战都快休止了,结果又掀起了新一轮骂战,搞得好像杨笠真的在搞极端女权,真的在骂男性都是垃圾都是贱人。但实际上,杨笠本意根本不是辱骂男性,而是意图缓和男女对立。
灯火君无意批判姚晨,只是对目前微博男女对立的现状,与相互攻讦的骂战,感到深深的恶心。
因为以上截图生气、因为姚晨而对杨笠生气,或者正在打极端男拳女拳的人,建议你抛开以上所有屎尿屁,先看完杨笠的整场脱口秀:
看完你还会觉得生气,觉得过分吗?
在这档长达八分多钟的脱口秀中,杨笠调侃的是自己整个 2020 的经历,讲男女也不过是其中小小一部分。
而且杨笠特地在最后一部分做了升华,这是杨笠整场脱口秀的高光时刻。但那个刻意剪裁的两分钟视频没有。
她说,自己去摘除子宫内膜息肉时,遇到的是男医生,但整个过程非常专业:
" 那一刻是我今年感受最好的一刻,那个感觉就是我第一次,一个男人站在我面前,我躺在那儿,我们两个心理都非常坦然,没有人任何杂念,他就是为了救我,我觉得,我已经不是一个女人了,我就是一个人。"
麻药劲上来前,医生问她感觉怎么样,杨笠说," 我现在感觉自由 "。



前面所有对男性的吐槽,在这里都变得无关紧要,杨笠讲出自己的经历,间接表达了自己吐槽的本意,更讲出了诸多女性真正的诉求,这个诉求平静且不激烈,甚至令人感动:
她不过想要作为一个 " 人 ",被不加区别的对待。
她所谓的女权也不是反男性,而只是渴望接近一种自由,一种不会因为性别而被区别对待的自由,她想要的是一种男女都不再被凝视的平等,一种男女真正作为一个" 人 "活着的那种自在。
正常嬉皮笑脸的脱口秀,在这一刻迎来升华,灯火君在这一刻甚至有一刹那的感动,这里没有激烈的男女对立,只有尊重所有性别的温暖。
如果非要给杨笠这期脱口秀一个主题,绝不应当是:男人就是垃圾。
而是:
在男女对立大环境下,如何让男女都获得真正的 " 性别自由 "
兴许有许多人不知道《脱口秀反跨年》这档节目,这档以 " 滚蛋吧,2020 的糟心事!" 为主题的脱口秀跨年综艺,内容就是请一些各界备受争议的人士,吐槽自己过往的遭遇,对自己一年经历糟心事,用调侃的方式做一个有趣的总结陈词。
而杨笠恰因之前 " 那么普通,那么自信 " 火了一把,才会在年终总结上再度拿出来这件事调侃,你要非说杨笠习惯性恰男女对立烂饭,也根本不成立。
但她还是被误解,被恶意剪辑,被拉出来骂,被拖入男女对立的粪坑,被当成靶子,被嘲讽成尖酸刻薄的老女人,甚至被举报,被人要求封杀。
在灯火君看来,杨笠的一席话如果真的完整的被广泛传播,反而有利于平权与缓和男女对立,但一群搞极端男拳女拳的微博大 V,恶意剪辑出其中两分钟,用杨笠杀了个七进七出,却丝毫不管这并非杨笠本意。
他们肆无忌惮地攻击,打着平权的名头,却从来不把平权作为目的,他们不过是想打着平权的靶子牟利,嘴里是道貌岸然的 " 平权 ",心里却全是生意。
而一群从众者,也一点不管事情的来龙去脉,跟着就是一通乱怼,搞极端男拳的,就不断网暴杨笠,举报杨笠,拿核心价值观说事。
搞极端女拳的,就无差别嘲讽所有男人,拿出杨笠的图,说男人就是下贱、就是毫无底线、就都是垃圾。
说到底,微博上这一堆搞男拳女拳的,基本没一个正经的,平权从来都不是他们的目的,煽动男女对立才是他们的本职工作,杨笠不过是他们煽动对立的工具,是他们用来发泄日常不满的靶子,他们都试图把对方贬成奴隶,他们只想要自己性别的快活,却丝毫不管另一种性别人群的死活。
真正道破平权本质的杨笠,反而成了众矢之的,被拉入粪坑,真让灯火君心疼。
有人批评杨笠说:是她自己眼红流量,不碰男女关系不就好了?说到底还是想博眼球。
但杨笠真正意图是想博眼球吗?
灯火君不知道,灯火君只知道杨笠的出发点是好的,表达是好的,目的也是想追求真正的平权,哪怕她在博眼球,哪怕她在假装搞平权,相比那些打极端男拳女拳的微博选手,杨笠不才是我们要追捧的对象吗?
《孔丛子》曾写道:
" 人皆作之,作之不止乃成君子,文武欲作,尧舜而至焉,背我先君夫子欲作,文武而至焉。作之不变,习与体成,习与体成,则自然矣。"
简单来说,意思是:
一个人假装做好事,但如果不停地假装做好事,做的久了就会变成真君子,文王武王也想这样去做,久而久之就能达到尧舜的程度,普通人假装做好事久了,也能达到文王武王的程度,不停地做而不改变,习惯就会和本我合为一体,哪怕原本是假意为之,最后也会变得自然而然。
而在灯火君眼中,杨笠一直在做的,就是这样一种 " 好事 ",我管她本意如何?只要她一直如此,就无处苛责。
苛责干实事的人,却对真正搞对立的人视若罔闻,会寒了真正做好事的人的心,让整个社会都变成小人的天下。
在灯火君看来,脱口秀分为三层境界,第一层是好笑就行,第二层是能给人辅以慰藉。就像李诞说的那样:
" 喜剧不是残酷的,生活是残酷的,喜剧只不过是帮你展示这种残酷,甚至可以化解一部分。"
第三层最为困难,要在好笑的基础上,实现价值输出。
脱口秀演员利用语言针砭时弊、反思人性、批判社会陋习。语言拓宽观众对于一些现象的认知、引发思考,甚至语言成为弱势者的一种 " 权力 "。
而杨笠在做的,就是这样一件事,有这样一位愿意有所担当,不止于搞笑,愿意哪怕捅了粪坑也继续表达真正 " 平权 " 内涵的脱口秀演员,我们不应该高兴吗?哪怕不高兴,也不应当保持尊重吗?哪怕不尊重,至少也不要破口大骂寒了他们的心好吗?
至于池子所谓的:" 我觉得脱口秀很可能是罗翔老师那样,但肯定不是杨笠那样。" 更是显得狭隘。

谁规定脱口秀就应该如何如何了?
作为艺术创作,脱口秀本身就是一个见仁见智、谁都可以开辟新形式,用自己想用的表达方式表达观念的自由平台。
别那么着急说 " 应该是 "。
定义权在观众心中,在每一个人心中,每种艺术创作方式都有人喜欢有人讨厌,这本就是文艺市场应有的状况,众口难调更是常态。
你想要以同一套标准框定所有脱口秀,不过就是想用另一种审查方式,把脱口秀也变成如今的中国电影。
一旦艺术充满了条条框框,充满了应该与不应该,那艺术就不再是艺术,而是家庭作业,是无趣的工业化产品。
而于我们个人而言,哪怕了解了杨笠本意并非侮辱男性,灯火君也想请所有看到这篇文章的人知晓:
生活的残酷就在于,我们都想要一路顺风,想避开一切残酷,但你还是总能遇到许多冒犯你的事情。
我们无法让一切冒犯都自此消失,但我们可以学会对无关紧要的冒犯一笑而过,灯火君把这种看淡琐碎的能力,视为一个人成熟的重要标志。
只是现在,就有一群缺乏了解事件全貌耐心的观众,用一种堪称巨婴的方式,想要把一切不顺自己心意的东西一棒子打死。
他们尤其擅长举报,更擅长绑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一言不合就想让你就此在社会上消失,结果就是整个文艺市场乌烟瘴气,社会里充满了封杀与对立,戾气丛生,讨伐不断。
如果最后你还要问灯火君杨笠的脱口秀是否有意义,那我可以斩钉截铁的回答你,那可真是相当有意义,它的意义已经不止于反思什么才是真正的平权,更让我们反思:
是否我们已经退化成了容不下任何思考、只会用戾气不断讨伐与举报的肤浅生物。


不推荐的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