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16万买的车变废铁车架号是假的 车主:太离谱了

“一年多前花16万买的大众迈腾,车管所突然跟我说是一辆嫌疑车,车牌可能要被收回,这辆车还不就成废铁啦?!”宁波宁海县的蔡师傅最近苦不堪言。
蔡师傅说,起因是自己的车子有“两个”车架号与“两个”发动机号,这样离谱的事情,怎么会降临到自己头上?

卖车给蔡师傅的宁海车商刘老板也认为自己也是受害者:“我卖了十几年车,还是头一回碰到这种事。”
两位当事人都咨询了律师。蔡师傅说,根据新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可以要求刘老板假一赔三。如果走司法程序,他可以把刘老板以及宁波车管所作为一二被告进行起诉。而刘老板呢,除了追究上家车行的责任,也认为车管所当初把关不严,既然是嫌疑车,当初可以上牌,为何到如今才查出问题所在。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小时记者进行了调查。

左边为买车的蔡师傅,右边是卖车的刘老板。
车是从湖南取来的,发票却是广西一家公司开的
蔡师傅是做工程生意的,平时开着一辆迈腾汽车,经常在外出差。由于喜欢这款车,他也想给老婆买一辆同款的车。
2019年初,蔡师傅通过宁海维易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了解到,市面上有一辆大众迈腾,比4S店的售价便宜4万元左右。这辆车是厂家试驾车,已经跑了2000多公里。
销售人员告诉蔡师傅,这款车的出厂指导价23万多元,在4s店购买的话要20万元左右。如果蔡师傅愿意买这辆试驾车,只需要16万元。
2019年3月10日,蔡师傅仅凭销售人员的口述以及微信发来的车辆照片,就当场交了定金。
3月14日,宁海维易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的刘老板坐高铁去到湖南娄底,在一家洗车行见到了这辆所谓的“试驾车”以及中介人员王某。交易达成后,刘老板驱车1000多公里,从娄底把车开回宁海。
次日,蔡师傅过来查看车辆,还请专业人员对车身进行了细致检查,发现挡风玻璃曾经换过,说明这辆车此前出过事故,不过蔡师傅当时对此并不太介意。他一次性付全款16万元购买下这辆车,随后,中介人员王某从湖南寄来了购车发票,发票开具单位为广西一家车行。

虽然蔡师傅是从刘老板处买的车,但开具发票的,却是广西的一家公司。
在这桩交易中,刘老板和他的公司赚了9000块钱。
去年3月21日,蔡师傅驱车来到宁波世纪城机动车登记服务站登记上牌。据蔡师傅回忆,上牌是按正规流程走的,工作人员查验过车辆,在缴纳135元上牌费后,蔡师傅又去税务窗口缴纳了22400元的车辆购置税。
蔡师傅当时注意到,在车辆合格证上,这辆车的出厂日期为2018年9月12日。

车管所突然来电:这辆车有问题今年12月初,蔡师傅突然接到宁波车管所的电话,民警称他新买的这辆迈腾有问题,合格证可能是假的,要求蔡师傅把车开过去查验。
蔡师傅接到这个电话后顿时慌了,立即把这事跟卖车的刘老板说了。随后,他们俩人一起随车来到了宁波车管所。
经初步查验,这辆车的确存在问题。
小时记者在宁波某车行见到了这辆排量为2.0T的大众迈腾,看去并不太新,银色的外观,其合格证上的表述为“开罗金”。
雨刮器边缘可以看到打印的车架号,打开引擎盖,也能见到发动机号。根据蔡师傅的说法,车上还有隐藏的车架号与发动机号,都是印有条码的胶纸,分别贴在左侧门内以及发动上。记者现场也见到了这两张胶纸。
可以看到,两个条型码上的车架号,与车身上的车架号是不一样的。


两辆车同一个车架号,谁冒用谁?
过,宁波车管所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小时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两张条型码胶纸只是嫌疑点之一,不能就此认为这辆车有两个车架号和两个发动机号。
那么,宁波车管所又是怎么发现这辆已经交易上牌的车,是有问题的呢?事情又要从重庆一家公司说起。
位于重庆的中国汽车工程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上市公司,是中国汽车行业产品开发、实验研究、质量检测的重要基地及技术支撑企业。
该公司车辆管理人员刘辉告诉小时记者,公司每年都会随机购买市面上的一些热门车型进行检测,并发布相关测评报告,在行业内有一定的影响力。不过,公司购买的这些用于检测的车辆一般不会上牌。
“这些不上牌的车辆,有可能被一些人利用。”刘辉告诉小时记者,重庆的车管部门在与公司对接过程中,曾专门在这方面做过提醒。
今年9月份,重庆车管所在公司提供的一批检测车辆信息中,发现一辆大众迈腾在宁波宁海县落地上牌了。也就是说,宁海的这辆车与重庆这家公司的某一辆大众迈腾,其车架号是一样的。
众所周知,车架号就是车辆的识别号,如同人的身份证,具有唯一性。那么,这其中一定有一辆车的车架号是假的。
12月初,刘辉带着车辆有关资料来到宁波车管所报案。这才有了本文开头的一幕——宁海蔡师傅与刘老板发现自己都成了受害人。
根据刘辉提供给记者的关于车辆的信息,该公司从重庆当地正规4S店购买的迈腾车,颜色为黑色,其购买时间与出厂日期都比宁海的这辆银色迈腾车要早一些。

宁波车管所已立案调查
“我们已经在立案调查了。”宁波车管所牌证科科长吴优告诉记小时记者。
一辆嫌疑车为何能够顺利上牌?车管所有没有责任呢?对此,吴优表示,车管所原则上是没有责任的。车管所只是行政登记机关,上牌都是按法定流程操作。首先,查验当事人提供的凭证资料是真实的,车管所根据其发票、合格证以及车辆本身对待匹配后,给予上牌。
“合格证上有车辆的基本信息和技术参数,我们在登记时,没有发现问题。”吴科长进一步解释,一辆车出厂后,相当于一个婴儿有了出生证明,其基本信息会进行网上报备,这些信息会进入公安部和工信部的系统,也会接入各地车管部门。车主来上牌时,车管所需要验证这辆车的匹配性和唯一性。
“现在还不能判定是哪辆车冒用了真实的车架号。”吴优表示,接下来要对蔡师傅这辆车进行司法鉴定,同时也会对接生产厂家一汽大众,因为车辆的真假还需要厂家来确定,“我们在调查过程中如果查到有涉嫌刑事犯罪的,会移交刑侦部门。”
目前,车管所并没有收回蔡师傅的牌照,只是在调查期间,建议他不要开车上路,万一出了什么事故,处理起来很麻烦。
“说起来,这种事情并不少见,在国内其他地区,不法分子套牌获取利益的很多。”吴优表示,调查需要一段时间,车管所会根据调查的进程指导当事人如何维权。当然,车主蔡先生也不必担心,车子会成为“一堆烂铁”,“经过调查,终有恢复真身的一天。”

宁波车管所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
上牌时不能破坏性查验,或让冒用者钻了空子
关于调查的具体细节,吴优科长表示不方便透露。
小时记者很好奇,不法分子到底是如何对车架号进行造假的?采访中,吴优提到一个词语——破坏性查验。也就是说,车管所在给车子上牌时,不能进行破坏性查验,譬如用工具将打刻的车架号磨掉,以此查验其真伪。只有在案件调查或司法鉴定时,才有可能会用上这样的手段。
重庆中国汽车工程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的刘辉分析说,不法分子盗取车架号信息,可能有以下手段,比如黑客入侵系统,4S店或其他相关单位内部人员泄露等等。
小时记者又试着联系宁海刘老板的上家——湖南的卖车中介王某。他的微信名叫做“特价车一族”。不过电话一直没有接通。
我们期待此案能尽快有个水落石出,小时记者也将对此事保持关注,同时也提醒各位爱车一族,买车时多个心眼,别为了贪小便宜吃了大亏,现在骗子的造假手段越来越高明,公里数可以造假,合格证可以造假,甚至连车架号也可以造假。
买车也要通过正规渠道,特别是新车,一定要有厂家的授权。像本案中,宁海的中间商刘老板销售来源不明的所谓新车,最终自己也成了受害人。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