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这个网红平胸不化妆 却坐拥千万粉丝 25岁财务自由

什么样的人能成为网红?在很多人的刻板印象中,网红就要好看,滤镜掉了会变成翻车现场。
胡楚靓不一样,她在短视频里从来不化妆,有时候带着黑眼圈,有时候忘了梳头,有一次自己把刘海剪坏了,还不忘记拍视频周知粉丝,常常穿着睡衣就开始录了。睡衣也总是那一套,背景就是家里的某扇门,是个十足的“反套路”网红。


胡楚靓的搞怪视频
但是她粉丝不少,微博700多万粉丝,抖音今年三月份才开始玩,已经300多万粉丝了。几年前开的淘宝店,一直不温不火,去年直播间里还只有两三千个观看,今年双12开卖当天飙到400万,狂涨1500倍,三天卖了6000万。
如今,25岁的她开了公司,自己却常常做“甩手掌柜”,她不是劳模,不想过薇娅和李佳琦那种工作狂生活。对她而言最困难的事情,夜里是放下手机,白天是离开被窝。
“我可能是个佛系网红。”她很像我们身边那个普普通通的闺蜜,却中了社会的彩票。
出名要趁早
坐在面前的胡楚靓,化着淡妆,她身高有170cm,体重只有80斤,就连平胸这点,都十分符合时尚审美。
很长一段时间,瘦是困扰她的点,高中的时候,她曾“胖”到98斤,但是怎么都跨不过三位数。她的微博小号叫“不长胖十一斤不改名”,七八年过去了,从来没改过。
胡楚靓的网红身份,大概分成三个阶段:小黄人、超女、卖衣服的。不过故事要从她妈妈成为网红说起。
2011年,胡楚靓上初中,有天放学回家,打开电视看当年火遍大江南北的《超级女声》,突然发现自己的妈妈谢云峰正在台上表演,“当时整个人都震惊了”。
妈妈出发前跟家里说,自己要和小姐妹旅游,没想到是去长沙,参加超级女声。她在海选现场自称是“中国版的苏珊大姐”,夸张的演出,给很多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谢云峰是一位护士,性格开朗,年轻的时候热爱唱歌,但是因为家里有两个小孩,她没有时间追逐舞台梦,胡楚靓的父亲是一位长途司机,出一趟门,通常要十天半个月。
相比活泼外向的母亲,父亲的爱更加深沉,他的保留节目是,每次跑完长途回家,要给女儿带礼物。母亲后来喜欢参加选秀,父亲也是默默支持的那个。在胡楚靓的视角里,父母之间的关系,是亲密关系的范本。
因为妈妈自己热爱表演,顺带在培养孩子兴趣方面,也十分愿意投入。“上小学的时候,每到周末,妈妈都要带着我坐两个多小时的公交车,去市里的少年宫学拉丁舞和电子琴。”胡楚靓现在已经不记得细节,但是这种爱好的培养,启蒙了她的音乐细胞,后来,她自己学吉他、学唱歌,都算是“从小就喜欢”。


学生时代的胡楚靓
个性独立的胡楚靓,在报考大学时,选择了四川美术学院的互动媒体设计专业,不过大二的时候又转到了摄影专业。
那时候,短视频的风刚刚吹起,“朋友喜欢玩短视频,她老是哈哈哈的,我看了那些视频,觉得是不是自己也可以尝试拍一下。”性格鬼马的胡楚靓,开始做短视频,算是早期的玩家之一。
让她成为一个小范围网红的视频,是模仿“不说人话”的小黄人,她表情丰富,投入地恰到好处,擅长使用道具,比如小黄人头上有几根毛,她就把丝袜剪了几个洞,套在头上,胡乱揪几根头发露在外面。


自带幽默的人,总是会带一点表演型人格,难能可贵的是,她总能抓住人们的笑点。搞怪,成了这个18岁少女的标签。
在大学的宿舍里,胡楚靓完成了自己粉丝的原始积累。
有过包袱
2016年,时隔五年,《超女》重启,胡楚靓曾经和母亲有约定,如果有机会,她会和妈妈站上同一个舞台,于是她成了当年报名超女的第一人,穿着“C-CUP”的卫衣,上了当时的微博热搜。


“但其实我有镜头恐惧症”,参加超女的比赛,胡楚靓其实并没那么享受,她一边觉得自己占了之前粉丝基础的优势,一边又背负着粉丝和母亲的期待,让她压力很大。
哪怕是后来毕业了,胡楚靓作为川美的优秀校友,给学弟学妹分享经验时,她在台上依然紧张到忘词。
在网红经济兴起的那两年,不少机构找过胡楚靓,想签约她做主播。参加完超女的时候,还有经纪公司想让她往影视方面发展,“对方说,要走这条路,我的脸需要整整,于是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当时她还是个学生,面对人生的各种选项,她没想太多,基本都拒绝了,“其实我很怕被束缚。”自由的好处,享受过的人,都是不愿意交出去的。
她选择自己干,和同学合伙开了个网店,卖女装,虽然收入不多,但是赚点零花钱,也不至于让自己的网红身份彻底变成玩票。


毕业后,和她一起开店的朋友,接受父母的安排,回老家进了事业单位,胡楚靓开始单干。她来杭州的理由,也仅仅是因为有个粉丝说,自己是干运营这行的,“你来杭州,我帮你开店。”她就来了杭州,后来,把哥哥和大嫂也接过来帮忙。
“刚来杭州的时候,我和一家MCN机构合作了一段时间,新开了一个美妆店。”
胡楚靓小心翼翼地试探了另一种网红模式,那段时间,她开始在镜头前注意自己的妆容,在意拍摄角度,讲话提前打草稿。
一旦要开始运营一个“漂亮”人设,你就失去了做自己的底气。
漂亮固然是一种资本,但是它的稀缺性,其实不如幽默感。尽管25岁的胡楚靓依然会感叹20岁的自己“真好看”,但是她并不想把颜值这张牌,当成自己的底牌。
坚持了一年半,胡楚靓一直处在一种拧巴的状态,她觉得自己快人格分裂了:在美妆店里要扮演美美的美妆博主;服装店要保证上新频率;还要做搞怪视频。三座大山压得她灵感全无,人也变得不快乐。后来,“我把美妆店关了。”
恢复了自由的她,很快就突破了瓶颈,迎来了自己的爆发期。
佛系网红
有的人做网红是为了赚钱,有的人是为了展示美,在胡楚靓这里,她的初衷就是好玩,所以她少了点被网红这个标签所裹挟的东西。


今年3月份,胡楚靓开始玩抖音,这次她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给网店做引流,一开始,她就告诉大家,自己是个女装店主,视频通常前半部分搞笑玩梗,后半部分展示穿搭。
半年时间,胡楚靓的抖音粉丝就超过了300万,直到现在,这个账号还是她自己打理,基本固定每天更新的节奏。不过也经常会碰到,不知道拍什么的情况,她不习惯写脚本,事先会想好大概拍什么,然后临场发挥。
“想不好拍什么的时候,我就开始刷大家的评论,很多梗也是从评论里总结的。”比如最近老是说自己“脸方”,“平胸”则是用了多年的陈年老梗。因为没有什么网红包袱,所以胡楚靓没有什么颜值焦虑,该自黑的时候,她从来不会藏着掖着,精准打击自己的缺点。
今年年初的时候,胡楚靓的团队只有不到30个人,随着抖音粉丝量的增长,越来越多人知道她是个“卖衣服的”,那段时间,直播观看人数开始增长,从原本的几千,变成了两三万,再变成了十几二十万。
今年的双11战线特别长,这期间,胡楚靓一共直播了8场,每场都超过了5个小时,这对于她来说是从未有过的强度。去年的双11,胡楚靓做了300万成交,今年光双11当天就做了3000万,是去年十倍。

胡楚靓在女装类目一战成名,挤进了行业成交榜的前20,对于一家新店来说,实属不易。她卯足了劲准备双12,并完成了6000万的成交额。
对于这个成绩,她砸吧砸吧嘴,羞赧一笑,说其实不是特别满意,“本来我们想冲击一个亿来着,目标嘛,总要定大点。”事后团队复盘,感觉选品上失策了,主推款全部上了羽绒服,虽然客单价贵,但是没有带动其他产品的销售。“不过嘛,已经非常满足了!”
胡楚靓的直播间现在每天从早上八九点直播到半夜,她店里现在有五个主播,每天轮流上场,胡楚靓自己会在上新的夜晚空降一下,有时候也会在直播间给大家弹弹吉他唱唱歌,其余时间主要就是在家里营业,做短视频。

胡楚靓和他们家的主播们
需要上直播的日子,胡楚靓一般凌晨两点左右下播,然后和团队复盘一下,回到家,躺床上,基本都要四五点了,但其实直不直播,胡楚靓都不用倒时差,她习惯了熬夜,习惯了“四五点睡觉,下午起床”的生物钟,因为做视频的灵感高峰期,就是在凌晨。
对于有没有财务自由的问题,25岁的胡楚靓,迟疑地点了点头,被问及生活最大的变化是什么,“就是很多以前不会买的东西,现在会买了。”她最近最大的一笔开销,是买了一个一万多的香奈儿包包,“有时候穿搭的时候,需要用到。”
和很多喜欢晒香车奢包的网红相比,胡楚靓朴素得不像个财务自由的25岁女孩。如果不是因为接受采访,“我平常都不化妆,只有上直播前会弄一下,衣服也很少买,基本穿自己家的。”
没有网红包袱,是她的人设,也是她的保护色。靠本色出演就能达成目标,是这个时代给她最好的礼物。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