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校花的好大的奶 好爽 堕落的丝袜美腿校花

2021年01月04日10百度未收录

校花的好大的奶 好爽 堕落的丝袜美腿校花/图文无关

昨天孙幼珊约我逛街,晚上因为宿舍关门,我睡在了校花孙幼珊的家里,虽然同处一个屋檐下,却什么也没发生,天一亮我就回到了宿舍里。

第二天一切和往常一模一样的进行着,只是生活中的阳光看起来似乎好像变的更加明亮了。我很久没有8点起床而且还精神奕奕的了。看着镜子中一脸春风得意的自己,连鼻尖的粉刺看起来似乎好像都乐开了花。

“大哥啊!你起夜吗?这么大动静?”

我一脸严肃的背着手教导起他们说道:“你看看你们,一群懒散的不知所谓的大有身为风华正茂的小青年,父母拿钱供你们上大学是让你们天天睡到下午的吗?”

我这一说,康元龙和张光明一下子都精神了起来,两人露着头横眉冷对的说道:“哎呦呦!听你这意思,是要练一练了?不想着曾经你和我们一起纸醉金迷的日子了?”

康元龙在旁边一边闭着眼睛一边煽风点火的说:“这谈恋爱了是不一样了,在姚初雪那遭受打击,又在孙幼珊这找到自信了?”

张光明踢了一脚康元龙说道:“说什么呢,哪壶不开提哪壶。没什么事,大哥您忙,我们先猫起来了。”

我白了他们一眼,心里自然不会有什么怨言,毕竟这俩就算是我目前最好的兄弟了,只是心里面不免刚扬起的得意被瞬间浇灭了,心里一下子凉了不少了。

我叹了一口气,心想:就算了,该过去的都过去了,干什么还想那个姚初雪,目前这个孙幼珊不知道比她好多少倍。

看着目前也起床了,神清气爽去上上仔细了,说起来,因为孙幼珊的事情我也好久没去校园里看看了,身为一个学生真的是太不应该了。

到了教室,一股熟悉的气味扑面而来,中国的教育是这样,小的时候太紧了,长大了被学伤了,到什么都不想学了,可是目前不学习了,以后到了社会上又如何办呢,这最后受伤害的不是我们这些学生,想一想看到了老师进教室,正好看到我在,怒视着我,让我着实有些不适应。

“韩菲凌,你昨天不来,今天在这做什么,是故意来向我示威的吗?”

这一喊,整个教室的回声绕梁三日不绝于耳啊,我脑子一阵嗡嗡,定了定神笑道:“呦!这不是崔老师吗,我……我能干什么啊,这不过来好好学习呢吗?”

老崔一拍桌子,眼镜都掉了,气呼呼的话都说不利索了,骂道:“你,你什么意思,你说清楚。上课上课不来,考试考试不参加,你要是不想念了,趁早滚蛋,上大学了你了不起了是吧,以后有你哭的时候。”

这一声声的训斥我自然是接得的,只不过不理解和不懂的是……什么时候有考试了?没人告诉我啊!

“崔老师,什么考试啊,我如何没听说?”

老崔一听我这一句话,以为我在故意挑衅,气的快发疯了,只好为了保重身体不想再看我,好清静些。

“我不跟你说话,像你这么顽劣的,我是第一次见到,你等着吧,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姑息养奸,你旷课旷考的事情,我一定会如实的上报。”

说完,老崔气呼呼的走了。

我顺着老崔临走前指的门上贴着的纸看去,那上面写的特别清楚,昨天是期中考试。而那时候,我正在孙幼珊的家中浮想联翩。我当头一棒,嘴里骂道:“这俩孙子,这么大事情,如何不打电话告诉我一声。”

时光如梭,曾经老师嘴里的尊尊教诲目前涌上心头,也许那时候我和姚初雪那一种若即若离的关系其实是好事,要不是因为这个,我目前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她身上,也许我也像她一样,正经大学都考不上。

可是,目前,我遇到了孙幼珊,原本我有时间轰轰烈烈的爱一场了,可是,为了毕业之后能有个好前程,我看起来似乎好像又要去牺牲些什么了。但是心里是放不下美人,爱江山是爱美人呢,这问题从古代看起来似乎好像是个无解的选择题。

“想什么呢,目前开始难以取舍了吗,我果然没看错你,永远都没什么主见。”

听着声音如何这么刺耳呢,我心头一惊,看起来似乎好像有回到了过去。我一转头,果然有看见了那个眼神,只不过,这人的样子让我有些不认得了。

“你,你?”

“如何了?这么快把老同学忘了,嫌我上的是三本还不如,您是正规本科了吗?”

校花的好大的奶 好爽 堕落的丝袜美腿校花/图文无关

我看着她一半会没有反应过来,一段时间没见看起来似乎好像长高一些,人也变白了,原来不学不术堕入红尘,目前但是又有种出淤泥而不染的超脱感,乖乖!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如何总是在不停的挑战着我的神经。

但是,这一句话说的着实刻薄,眼神中竟然也多了些清高傲气,这又是哪个地方来的这风骨,当然,我也是有尊严的,被这么说了,加之前面的新仇旧恨,真没那么多时间去惊艳她的脱胎换骨的改变了。

“哼哼,呦!这不是老同学吗,什么时候把您吹到我们校园里来了?”

她轻轻的微微笑了笑,那笑容中看起来似乎好像也带来些许的自信多了些妩媚。

“过来看同学,我都一个私立高中的,你的同学在这那不也是我的同学吗。”

我口气也没松,虽然不知道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一定要绷住,不可以在他面前泄气。

“哦,我忘了,你不说,你名字我都快不记得了吧啊!这看了半天,才想起来你是谁来着。如何样,近来和你男朋友好吗?以你们俩那进展速度,目前该领结婚证了吧?”

“哎呦呦,你这说的什么话啊,您是有为青年,目前还在这穷乡僻壤之地勤学苦读呢,我哪敢这么急匆匆的把自己这么嫁给那个废物了。”

也许是条件反射,我听着话,心里面一咯噔,好像还高兴了起来。我摇了摇头,心里骂自己:没用的东西,这都什么时候了,他没男朋友了你跟着高兴什么。

“如何了?心里还想着我呢?”

“谁谁心里会想着你,你姚初雪叫什么我都不记得了&8226;”

我嘴笨的特别,这人活的越大反倒越没出息了,他一听我这一句话,忽然大笑了起来,好了,这一局她又赢了。

“哈哈哈!你呀,这穿着什么的是变了,可是那脑容量是那么大呀,说谎都说不全呢?”

“你死去,到这来干什么来了,捣乱是吧,看我目前过的幸福你嫉妒是吧,我不记得了吧啊!我不认识你了,你离我远点。”

这么没面子,让我有点气急败坏,大吵大嚷的都不知道自己的脸上的表情扭曲成什么样了,想马上离她远远的。

我走的快,几大步感觉离她十米开外了,但是忽然听到她喊道:“喂!出去喝两杯吧!”

我的脚好像上了魔咒一般,竟然走不动,停在原地,任凭姚初雪又控制着我,我有种感觉,这辈子我得在她的阴影下生活了。

“如何样啊?去不去?”

我无奈的回过头,看着那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玩意,想要哭有想要笑,迟早有天被她弄成神经病了。

这一次,我和姚初雪来了市里特别昂贵的酒吧喝东西。对于我这么一个学生来说,这着实有些奢侈了。我低着头,都不忍心想兜里到底带了多少钱,总之,估计连坐着喝凉水的钱都不够。

“喂,你别玩我了行吗?曾经是玩感情,目前是玩我的钱吗?我玩不起啊,大姐。”

“这一次我请,看你吓的那个样子。”

我看着她回答的那么潇洒,揉了揉眼睛上下打量着一番,然后试探性的问道:“那个,小姐,请问一下,您是姚初雪吧,我怕您是不是认错人了?”

校花的好大的奶 好爽 堕落的丝袜美腿校花/图文无关

姚初雪手里拿着流行杂志,打了一下我的头说道:“你傻了吧你,如何一段时间不见,你变的越来越木头了?”

我这一次就算不要面子也得问清楚到底如何回事。

“不是,我是问问,因为你目前跟过去跟过去也太不一样了吧!”

姚初雪忽然有些沉默了,语气也不像刚才的那时那么玩笑,只是看着窗外的风景说道:“你在变化,我也在变化啊,这人世无常,而我们彼此也都在欢笑怨恨中慢慢的成长了。”

原本我对他有些恨意甚至还有些漠然,认为那只是我人生中的一个梦,而那个梦因为姚初雪一次次在我眼睛前面的堕落和疏离而渐渐的远了,烟消云散了。可是目前,看起来似乎好像这个梦又渐渐的清晰起来,最后是不可以逃离她,逃离那个梦中的凤。

“你如何了?人长大了,倒也惆怅了许多?”

“有很多事情都变了呀,你变了,我也变了,经历了一些事情,高兴的,沮丧的,但是最后依然要往前走。”

我有点不耐烦了,不知道她到底又要玩什么花样:“这一次你找我出来喝东西到底为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老同学叙叙旧,也想想过去的事情。”

“得了吧,我跟你有什么事情啊,从小到大你没正眼看过我,都是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来着。”

我刚说的兴起,电话便响了,低头一看,竟然是孙幼珊。真的是新人眼睛前面旧人忘,可是旧人一来,这满脑子再也装不下新人了。

“如何了?你女朋友吗?”

“不不是只是”

2。兄弟的那些事

“你承认了又如何了,我俩又没什么关系,你有女朋友不是正常吗,在这支支吾吾的干什么,哎。”

“是啊,是我女朋友,家境殷实,长的还好看,我如何会支支吾吾,干什么要支支吾吾。”

姚初雪一脸不屑的笑着,有点半讥讽的语气说道:“哎呦呦!听你这语气,还看不上我了,如何滴,想当凤凰男了?”

“你少贫,我告诉你,目前的我可不是过去了,我俩顶多就算个同学,你以后没什么事别冷不丁的出现,破坏我幸福美满的家庭。”

姚初雪白了我一眼,缓缓的站起身,那一举手一投足是有范,真的想问点什么,这么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他身上的谜团比外星人是不是来过地球的谜团都刺激。

“姚初雪我我想问你”

“行了,我今聊到这吧,该见的都见了,可是这该说的,哎等留着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我刚想再继续问点什么,可是手机响个不停,心乱的跟麻一样,不知道该顾着那边。

“我先走了,车在外面等待着我呢,你多保重,我这一走,不知道以后还可以不可以见到你了。”

“喂!你等等,我还有话没问完呢。”

她这么头也不回的走了,从橱窗望过去,只看到她的身影上了一辆林肯,旁边那个样是个司机,我彻底目瞪口呆了,天啊,这到底就算如何回事啊?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