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我被同桌摸了奶 同桌上课脱我的小内内

我被同桌摸了奶 同桌上课脱我的小内内/图文无关

赤潼看完这个真的是更无语了。很激动的说:“你,你这个娃儿喝旺仔不说了,还吃旺仔。吃旺仔也都不说了,居然还数旺仔。更无语的是你居然还说出这么一些来诱惑别人和你一起喜欢旺仔。要知道,那东西吃了很容易长胖的。还好这纸条传不出去,也没会相信。肥婆!”

陈筱悸一听就急了:“怎么?不服?你也跟着学呗!”

“你凶什么凶,你就是个吃旺仔,喝旺仔,还数旺仔的旺仔娃儿!”

“哟,吵得还挺暧昧嘛!”罗郁尧拉着楚信向赤潼、陈筱悸走了过去。陈筱悸和赤潼也才反应过来是下课了,陈筱悸对着罗郁尧淡定的笑了,笑得好自然。看着Ta俩,陈筱悸的内心充满了嘲笑。但以她的演技,要表现得很自然那绝非是难事。陈筱悸可是表演系的尖子生,只是没一个人知道而已。

“呵呵,你们两口子挺好玩的嘛!”我笑了笑又说,“有空跑我们这里来玩啦。”

陈筱悸看见一旁的正愁眉苦脸盯着她看的赤潼,酷似天真的问到:“嗨!同桌,你干嘛这样看着我呀。!”

赤潼苦笑一下说到:“同桌…………你真的连那么一丁点的映像都没有吗?”

原本陈筱悸是想很爽快的回答道:“什么映像!?记它干嘛!”谁知道被罗郁尧抢先一步回答了:“这有什么不好!不要轻易提起被尘封的记忆,不然,对谁也没有好处!”

罗郁尧的语气带着贱贱的味道,有点警告的意思。还有点放狠话的味道,要不是陈筱悸要把这戏演下去。不然她听到罗郁尧说这些,她会在心理默默的发誓,就算当时她不会冲上去和罗郁尧打起来。她也会以牙还牙的把他说回去。就算当时说不赢,那么她也要在事后报复,没错,陈筱悸是很贱。可是这些都是被逼的,但是。话又说回来了,仔细想想身边的女生,有哪个不多多少少背点犯贱或者贱的罪名。你说我贱,我说她贱,她又说她贱的。明的暗的,全都来了。所以,如今这个社会,说谁很贱,那就要看是哪方面了。

陈筱悸装出一副觉得不可思议的样子出来说:“有这么严重么?”

罗郁尧突然大笑了起来,然后又突然安静下来睁大眼睛很认真的盯着陈筱悸说:“恩呢!所以喃,还是要小心点的哦。”说完拉着楚信就走开了,也许是楚信觉得真的对不起陈筱悸吧!每次只要有陈筱悸和罗郁尧同时出现的场合时他总是默默无语。陈筱悸看着Ta们渐渐模糊在视线里的背影,心中瞬间充满了讽刺。

…………

“刚才下课那会你干嘛那样看着我?”

赤潼并没有直接正面回答陈筱悸的问题,他把英语书的最后一页毫不留情的撕了下来。拿起笔转了两下然后写传给了陈筱悸,陈筱悸打开一看,上面写着:他们是你最恨的人,难道你就真的一点都想不起了?

陈筱悸心中默默颤抖了下,但还是依然自嘲的写上了一句话:什么,就算是,我想相信也不会是什么的吧,也许只是一点误会。

赤潼接过纸条看了看,瞬间石化了。赤潼有个习惯,不管写什么的时候,在那之前,他一定要先转下笔。写完之后又转转笔,最后用笔盖盖起。赤潼冲冲转了下手中的笔,然后写到:相信我,别对他们这个态度,我相信你记起来事之后一定会发怒于这样对他们的。

陈筱悸看在眼中,高兴在心中。因为赤潼说出她内心的纠结,她知道自己这样做,只是为了打基础。可是心中的不快依然在沸腾着。陈筱悸带着点忧伤的情感在心理对赤潼书:“谢谢你,同桌。”接着便在纸条上写上:我都不急,你着什么急啊。

接过纸条的赤潼沉默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在纸条上写上了字。交到陈筱悸手中的时候赤潼双手一抬,然后在放在课桌上就开始睡起觉来了。陈筱悸傻傻的看着赤潼,但是注意力没在赤潼身上,而是在纸条上面。陈筱悸打开纸条一看,原来是……。

:傻瓜,因为我喜欢你啊。

陈筱悸又转眼看了看赤潼,虽然这个结果陈筱悸早就猜到了。可是她一直都没说,就是怕尴尬。没想到赤潼却先说了,真是失算纳。见赤潼趴在桌子上,陈筱悸也不想说什么了,只是悄悄的把纸条夹在英语书里。然后就开始耍起了手机。

我被同桌摸了奶 同桌上课脱我的小内内/图文无关

下课后的苏璟玥跑到陈筱悸座位上开始说起话来了,这时的罗郁尧也跟着过来:“哟,陈筱悸,你怎么会和你的仇人成为好朋友了熬。”

“你好好说哈!你TM才是呢。”苏璟玥也有生气的时候。

“神马情况?”陈筱悸假装无知的问。

“她!苏璟玥曾经可是抢过我男人的。”罗郁尧就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挑拨着。

“那我男人是谁呢?”陈筱悸这么问,也只是想知道罗郁尧到底会说谁。

“就是你同桌赤潼了呗。”罗郁尧耸耸肩膀毫不犹豫的就说出了口。

“是么……。”陈筱悸低着头小声的说。

罗郁尧正准备把话接下去,可是却被苏璟玥来了个抢先。无奈的罗郁尧只能睁大眼睛死死的盯着苏璟玥。

“当然不是!你就有一个男朋友,不过现在已经不重要了。你恨她比恨谁都要恨。”说完苏璟玥拉着陈筱悸的手就向门外走。可是刚一跨出教室门,那悲催的铃声就响起了。苏璟玥拉着陈筱悸的那只手稍稍紧了一下就站在了门口,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到底是该回去上课还是继续走出去。正在她犹豫不决的陈筱悸凑近她耳朵说:“走吧。”

得到陈筱悸的意见,苏璟玥俩人以飞快的速度逃离了教学区。

“喂!姓苏的,名璟玥的。我都没生气,你生什么气啊!在说了,本来也就是事实啊。你本来也就抢过的嘛!”陈筱悸坏坏的笑着。

“我肯定不在乎了撒,我有什么气好生的嘛!”苏璟玥理直气壮得有些弱弱的说着。

“那你还…………”陈筱悸放慢了语气。

“我怎么,就允许你演失忆,就不允许加戏啊!我这是为了让你演得更逼真些,懂么!”

陈筱悸知道这是苏璟玥无奈之下说的了,不过还是挺有道理的。于是拍拍苏璟玥的肩膀说:“也对哈,那就算是嘛!”

苏璟玥一听就急了,连忙说:“什么叫就算是啊!本来就是好不好!”

陈筱悸在心中狠狠的笑了一番然后说:“就算是本来就是嘛。”

“什么……。”

还没等苏璟玥把话说完,陈筱悸就接过话说:“好啦好啦,就算是这样的嘛,不要说了。”

这下的苏璟玥真的是哑巴吃黄莲了,有苦说不出了。苏璟玥在心中磨叽了两下,可是在吵下去,也不是长久之计啊。于是闭嘴不语了。

陈筱悸俩人独自走在校园的小路上。突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一直手,没错,就是一直手。停落在苏璟玥的肩膀上:“海,同学。知道教学区在哪吗?”

苏璟玥被着实吓了一跳,尖叫起来。还是陈筱悸够淡定,转身一看原来是一外校生。于是又很淡定的转了回去对了苏璟玥说:“闭嘴!又不是鬼。”

惊魂未定的苏璟玥转头一看,这下放心了。于是又换眼对着陈筱悸说:“我叫叫不行啊。。!”

陈筱悸又鄙视了盘苏璟玥,苏璟玥无奈的用眼神指了指身边那男的。陈筱悸继续鄙视的看着苏璟玥,然后猛的一回眸盯着身边那男的说:“你谁啊!大白天装什么鬼啊!脑子有病吧你。”

“尚布奇。”谁知道那男的很淡定的回答了陈筱悸。

“纳里!你说伤不起,我还打击了呢。”

那男的这下肯定了面前的这个女孩还没被吓傻,都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于是放心大胆的开始了自己的个人介绍:“哦!这样的,不是伤不起,是尚布奇!”

陈筱悸憋眼看着那男的说:“我看不真是没痊愈就被放出来了,又不是伤不起,又是伤得起的。那到底是伤不起还是伤的起啊!”

那男的抹去额头和鼻上的汗水说:“打击。我的名字叫尚布奇。商城的商,布是布匹的布,奇是奇怪的奇。懂了?!”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