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9岁男生吸食“笑气” 双腿不能动或残废

“累了就睡,睡醒接着打,打完了起来吃,吃了接着打,然后打困了就接着睡。”
吸食“笑气”致瘫痪
小刘是南京人,在杭州上大学,今年19岁。2020年6月初的一天,小刘给家人打电话说自己突然瘫痪了,双腿无法动弹。小刘随即被送到了浙江省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医生告诉小刘家人,小刘的病情非常严重,有可能终身残疾。

对于小刘这样的情况,神经内科的郭主任并不陌生。经过简单询问便得知,小刘的病情是长期吸食“笑气”导致的。据郭主任回忆,他们科室从2017年就开始接诊因吸食“笑气”而造成严重后果的病人了,而且前来就医的几乎都是年轻人。

“笑气”屡被滥用

同样发现吸食“笑气”会产生严重后果的还有浙江省杭州市警方。从2017年开始,浙江杭州警方就陆续接到过许多起关于“笑气”的报案。滥用“笑气”引发的社会问题虽然引起了警方的高度重视,但在执法过程中却有着实实在在的困难。

“笑气”的学名叫一氧化二氮,是一种无色微甜的气体,直接吸入人体会出现短暂的欣快感,长期吸食会对神经系统造成不可逆转的损伤。“笑气”用途广泛,常被用作医用麻醉剂和食品加工助剂。

目前“笑气”并没有被列入我国精神麻醉类药品管制目录,仅仅是作为危险化学品进行管制,因此,警方一般只能按非法经营罪去处理相关案件。

然而,滥用“笑气”的人群却越来越低龄化,因吸食“笑气”引发的各类案件,可谓触目惊心。

2017年年底,浙江省禁毒委员会曾经出台过治理滥用“笑气”的文件,明确规定在浙江省内的娱乐休闲场所不允许吸食“笑气”等行为,否则要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处理娱乐场所的经营者和相关人员。在这种情况下,吸食“笑气”的行为得到了一定的遏制。

2019年6月,警方接到举报,杭州市江干区下沙街道又有人贩卖“笑气”了。这条线索引起了警方的高度重视。

警方很快查明了林某等人贩卖“笑气”的事实,该团伙的货源来自上海、江苏等地,他们把大量“笑气”运到杭州卖给二级代理商,再由代理商分给零售商,层层加价,利润惊人。查清事实后,警方很快把林某和其他分销网络成员抓捕到案。

将贩卖笑气的林某等人抓捕之后,警方循线追踪,在江苏南通抓捕了为林某等人供货的上家沙某,同时查获了沙某的笑气加工点。

2020年5月到6月间,杭州警方开始对“笑气”专案统一收网,共查获15.5万余支“笑气”弹,278万余元的涉案资金,抓获嫌疑人109名。

吸垮的人生

在看守所里,因为吸食“笑气”而走上犯罪道路的梁某告诉记者,她学了十几年的画画,大学学的是自己很喜欢的广告设计专业,毕业后曾有很美好的计划,但因好奇而吸食“笑气”上瘾,生活轨迹被完全改变。

梁某24岁,最严重时她一天至少要吸十几箱的“笑气”,被抓时她还央求民警多留几瓶。为了赚钱买“笑气”,梁某做过微商,但赚到的钱显然不够花,后来她开始以贩养吸,随着吸食的气量越来越大,她甚至做起了介绍卖淫的勾当。

林某是被抓捕到案的年纪最小的人,现年16岁。因为吸食“笑气”,他初中毕业就辍学了,每天的生活就是吸食“笑气”,贩卖“笑气”。

林某回忆,沉迷“笑气”的那段时间,他对任何东西都不感兴趣,每天起床就找“笑气”,一瓶接着一瓶,停不下来。没过多久,他就发现手脚不听使唤了,还大量脱发,浑身浮肿,他开始下决心要远离“笑气”,但想戒掉却没那么简单。

在采访中,记者也了解到,这些年轻人吸食“笑气”,基本上都是出于好奇,觉得有趣、时髦。目前,杭州警方对“笑气”专案的侦办还在继续,而对此类案件的定性也还在讨论当中。

普法时间
Q:如何看待此类“笑气”案件的定性?
A:在我国现行法律规定中,一氧化二氮,也就是“笑气”,被归为危险化学品进行管制,并不在毒品的种类之列。一般情况下,警方在处理相关案件时都会以非法经营罪作为执法依据,但这往往造成对“笑气”生产者和贩卖者量刑偏轻的问题。理论上,大家所公认的毒品清单并不是封闭的,只要能够归到精神和麻醉药品当中,并且能够使人成瘾,对人体身心健康造成损害的,就可以作为毒品对待。所以在这里也要呼吁立法机关和上级管理部门,正视笑气对社会的危害性,尽早出台相关法律法规和规范性文件来帮助彻底整治打击此类问题。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