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四川一男子相亲娶妻后自认完美 不料几年后儿子一病老婆“跑”了

家是温馨的港湾,可是对于我来说,家早已经破败。儿子病了,妻子走了,这个家没有了以前的样子。我不明白作为一个母亲,怎么会在孩子最需要她的时候,那么轻易就抛下一切?我曾试图挽回,却终究还是走到了绝路。我想一个人为儿子撑起一片蓝天,为他遮风挡雨,怎奈我这个父亲当地也不称职。
四川一男子相亲娶妻后自认完美 没想到几年后儿子一病老婆“跑”了

我叫钟世波,今年35岁,家住四川省双流县。我和妻子是通过相亲后再步入婚姻的殿堂,由于没有感情基础,我们俩的婚后生活过得平平淡淡,但我的人生也算是完美了。2009年10月9日,儿子钟旺成出生,儿子的到来给这个家增添了很多欢声笑语。儿子一天天长大,活泼可爱,很快就到了上小学的年纪,对于儿子这次新的旅程,我是既担心又期待,可是所有的期许全都在儿子开学的第一天化为泡影。

2016年9月1日,开学的第一天家长会上,儿子说左手关节处疼,到了医院没有查出任何病因,给我们开了药缓解疼痛。此后,儿子的关节疼痛频繁发作,我们也带着他辗转了多家医院,但是治疗后始终没有痊愈。
2017年8月30日,在四川省人民医院得到确诊:急性淋巴白血病。尽管医生早已经交代自己做好心理准备,但我还是在结果出来的时候崩溃了。更让我不寒而栗的是当天妻子问了我一个问题,就是这个问题让我意识到这个家要散了。

“孩子治疗费达到多少以上,你会选择放弃?”妻子突然提问,让我不知所措。可是我还是告诉她:“我尽最大努力,但不可能不医。”其实我心里也是没底,因为当时我手里只有一万多块钱。妻子从开始就没有打算给孩子治病,刚刚确诊就说家里有急事要走,我拦不住她,就这样妻子走了。
2017年9月份,她把我告上法庭,要求离婚。我在法庭上说明了家庭现状,妻子的离婚诉求当场被驳回,但是这个家还是散了,妻子离家后再也没有回来过。当时的心情很压抑,感觉生活把自己逼到了绝境,为了孩子却又不得不硬撑着。

医生说,孩子必须做骨髓移植手术才有机会完全康复,为了孩子,我必须坚强起来。每个疗程的化疗都很痛苦,看着儿子不间断地呕吐和发烧,看着慢慢变成小光头、变得瘦骨嶙峋,我的心就像在滴血一样。
就这样熬了8个月,终于等到了进仓移植。儿子移植之前,我去找了妻子,希望她能够给孩子进行配型,给孩子多一份生存下去的希望。
妻子提出条件:只有签字离婚,她才肯去做配型救孩子。这个字我没签,我一个人去做了配型,好在配型是成功的,可是这个好结果并没有给孩子带来好运。

2018年6月12日,儿子回输了我的造血干细胞,我的母亲张孝琼一起进移植仓照顾他,我在外面照顾他们的饮食起居,每一个步骤都不敢出现差错。可是儿子移植之后出现的身体排异特别猛,短短的一个月时间里出现了急性肠道排、皮肤排异、眼睛排异,孩子被禁食禁水,只能打营养液维持生命。
治疗过程又因药物反应导致双眼失明,这给孩子带来了极大恐惧。我能做的就是鼓励、安慰他,虽然我心里也是怕极了。
排异在9月份开始慢慢好转,终于我们被通知可以出院回家了,那是两年多的时间里,第一次打心眼里感到开心。我们高高兴兴地庆祝着胜利,却不知道这场浩劫并没有结束。

孩子回家以后,我们依然要小心照顾,出现一点小毛病我都会特别紧张,就算普通的感冒发烧也要做一整套的检查,直到确定没问题才能安心。结疗将近两年了,孩子的病情慢慢稳定下来,我也有了时间和精力考虑婚姻生活,意识到我和妻子已经无法回到过去,再继续纠缠对于双方都没有好处,于是我签字离婚了。我打算一个人扛起这个家,却不曾想悲剧有一次上演。

2020年9月中旬,儿子感冒了,这一次不比往常,检查结果很不乐观,确诊“复发”。当时绝望感迎面扑来,一切都要重新来过,想想都难熬,可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医生说,孩子现在情况不需要移植,只需要坚持做化疗就能控制住。这是孩子复发之后我得到的最好的消息,也是我为之努力的动力。
我是孩子最后的依靠,只能硬着头皮去想办法解决一个又一个难题,我又开始了一遍一遍地向亲友借钱。可是,孩子之前借的钱大半都还没有还上,再借钱简直比登天还要难。望着孩子逐渐暗淡下去的眼神,我无比悲痛,我渴望他能活下去,继续做我的儿子。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