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留守女孩和爷爷遇火灾致一死一伤 病房哭喊:妈妈别走我害怕


图为医生给杨梦洁换药,妈妈爸爸得把孩子的手抓住才行
“妈妈你回来了,就别走了,爷爷烧死了,家里再也没有人陪我,也没有人给我煮饭吃,我一个人好害怕。”在贵州贵钢医院,袁花玲说起躺在医院病床上双腿被截肢掉的女儿,泣不成声。一个不到3岁的娃忍受着剧痛,独自在那个漆黑的夜晚呆了4个小时,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每每想到这些,她都心痛不已。


图为袁花玲和女儿杨梦洁
袁花玲是贵州省凯里市凯棠镇凯哨村人。女儿杨梦洁出生于2018年1月22日。因一直是靠丈夫杨发千一个人打工维持生活。2020年4月,袁花玲提出跟着丈夫一起去打工。杨发千兄弟三人,都分别有自己的孩子,70岁的婆婆负责去小叔子家照顾孩子,73岁的爷爷则在杨发千家照顾杨梦洁。
袁花玲说,孩子的爷爷是一名退伍老兵,身体还算硬朗。平时在家里,爷爷和梦洁的感情也比较好。可让袁花玲万万没有想到,出门打工才8个月,家里突发火灾,不仅让公公丢掉了性命,还让女儿失去了双腿。


图中的老人为此次火灾中遇难的爷爷,戴蓝色帽子的为杨梦洁
2020年12月16日,在宁波工厂打工的袁花玲照常在下班的时候,给远在贵州的老家父母打去电话。她说,虽自己出门在外,但还是比较牵挂家里的一老一小,每天打个电话,知道他们安好,她自己也放心。然而,当袁花玲从晚上五点到九点一直往家中打电话时,电话都无法接听,她的心一下子慌了,她连忙给隔壁的亲戚杨洪打了电话,希望他帮忙去看看怎么回事。


图为袁花玲在照顾杨梦洁
当杨洪赶到杨发千的家里时,屋里阵阵烧焦的味道扑鼻而来,杨洪感觉到情况不对劲,他赶紧冲了进去,发现孩子爷爷就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身上衣服烧焦了,已经没有生命体征,在离老人家不远一米的地方,小梦洁也被严重地烧伤,奄奄一息。他赶紧报警,并且拨打了120急救电话。很快,小梦洁被救护车送到凯里418医院进行抢救。


图为杨梦洁
因烧伤严重,梦洁从凯里418医院又被转入了贵州省贵阳市贵钢医院。2020年12月17日下午,从宁波连夜赶回来的袁花玲和杨发千被医生喊去了办公室。“孩子双腿保不住了,必须截肢,否则有生命危险。”医生刚说完,舟车劳顿再加上一路担心女儿病情的袁花玲一下子瘫坐在地,嚎啕大哭起来。她一个劲对着医生说:“她才两岁十一个月啊,没有腿,她该怎么办啊,求您救救她。”


图为截肢后的杨梦洁和爸爸妈妈
袁花玲的哭诉,让在场的医生也纷纷落泪,可小梦洁被送到医院时,双腿大部分已经被烧焦,并且出现了坏死迹象。如果不截肢,后期感染的话,会危及生命。为了保住女儿的性命,袁花玲和杨发千考虑再三,最终含泪在截肢手术上签下了字。
三个小时后,杨梦洁被推出了手术室。至今,梦洁已经经历了四次手术,截肢、植皮,每一次手术对她来说都是一次挑战。术后,一旦感染,她随时可能丧命,可坚强的小梦洁都挺了过来。


图为孩子父亲杨发千手机里存的女儿照片
“因为这次火灾,孩子心里已经留下阴影,有时候在睡梦中,她都会喊‘爷爷救我’。”袁花玲和杨发千说,梦洁截肢手术后,醒来的第一句就是:“妈妈别哭,我会坚强。”有时候,他们也会问梦洁,为什么起火不知道跑。梦洁说:“屋里都是黑黑的,我不敢啊。”女儿幼稚的话语,让夫妻俩心里难受到极点,特别是杨发千,他只要一翻起手机里曾为女儿录下的视频,看着女儿以前的模样就更难受了。


图为杨梦洁在做治疗
虽然梦洁的命暂时保住了,但医生表示,她至少还是需要2-3次手术。截肢处的创面愈合后,后期还要进行功能性的恢复,比如安装假肢和肛门处的疤痕修复等,预估费用在50万左右。前期袁花玲和杨发千已经为女儿的治疗花去了10万多,亲戚朋友们都已经伸出了援手。可这后期的费用至今还没有着落,夫妻俩比较担忧,治疗如果不能及时跟上,孩子的恢复肯定会受到影响。失去双腿,孩子已经非常不幸,如果再丢掉性命,他们夫妻俩会悔恨终身。

不推荐的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