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女子抛弃公务员老公 深圳做小姐染上毒瘾

【本文节选自《她身之欲:珠三角流动人口社群特殊职业研究》,作者丁瑜。经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授权在网易新闻平台连载发布,欢迎关注,禁止随意转载。】

阿雅是湖南人。在到深圳之前她是个小学老师,父母在学校和政府工作,家里条件还不错。30岁的时候她嫁给了县上的一个公务员,他为人“老实、平淡”,阿雅自己并不是很喜欢他,但父母说这个人是老公的好人选,所以她就跟他结了婚,在访谈的时候他们的孩子已经7岁了。婚后生活很平静,但阿雅嫌它“太平静了”以至于“很闷”,她很想看看县城之外的世界是怎样的,但丈夫对于外面并不感兴趣,阿雅觉得很不甘心。
他每天上班就是坐办公室,下班就回家看看电视,11点左右就睡觉,第二天起来又上班,每天都这样一成不变的。他就是喜欢这样按部就班地过日子。开始的时候我觉得他挺老实的,应该很容易相处,但每天这样,每年这样,我就觉得他太闷了!他一点变化都接受不了,有时候我把桌子椅子挪挪地方他都不愿意!神经病!像这种事也不止一次了。他一点激情、一点热情都没有,反正就要过他那种日子才行。
为此这两口子常常闹别扭,而问题的核心就在于阿雅想要出去看看的想法。她想要到大一点的城市里尝试一下不同的生活,不想一天到晚在照顾儿子和做家务中度过,但老公批评她“只想着自己、不负责任”,不像一个“妻子和妈妈应该做的”。最终阿雅选择了逃离,跑到深圳,成为一个站街小姐。
当我第一次见到阿雅的时候她39岁,皮肤较白,遮掩了年龄。她觉得自己像一个小姑娘那样生活,几乎忘记了自己的年龄。她说这是因为自己交了个比她年轻20岁的小男友,他俩在一起有两年多了。男友是个瘾君子,跟着他阿雅也染上了毒瘾,实际上阿雅与他的结识也源于毒品。阿雅说男友很“可爱”,而他对待她的方式让阿雅觉得自己就像初堕爱河的少女,比如说常拉着她在街上瞎逛,走累了买一根雪糕给她吃,互相用昵称称呼对方,跟她说“我爱你”、“我好喜欢你”这样的情话,于是他们很快就住在一起了,阿雅也觉得自己渐渐离不开他了。在邻居小红的眼里,他俩就是一对“小夫妻”。当然,“小夫妻”也是经常吵架的,为了钱,为了“粮食”。没钱的时候,自然就没有“粮”吃,阿雅就要出去站街挣钱,但她不喜欢,觉得又累又闷,可也没办法,小男友靠的是她的钱过活。
毒瘾不断,麻烦不断。阿雅已经三进戒毒所,痛苦的疗程之后出来却依然如故。访谈的时候,她一根接一根地抽烟,牙也被烟熏黄了,说话间不停地清理喉咙,仿佛总有吐不出的痰。她说自己也很痛苦,染上了毒瘾就是一切烦恼的开始,发作的时候要死要活的,所以吃完这一顿就要赶紧想办法弄下一顿,需要钱就只能上街,每日的生活都很不安定,跟以前的日子比起来,这简直就是另一个极端。在深圳的这些年里,她也想过好几回,自己这么把儿子和丈夫抛在一边不管不顾的是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心里非常矛盾。一方面,她觉得婚姻就是一团迷雾,不知道应往哪个方向去,丈夫跟她不是一路的,那种生活方式让她觉得失望和压抑,总有种想要逃离的感觉;另一方面,儿子还小,就这么离开他,自己是不是太任性?她喜爱城市里自由的生活,但又后悔自己“太贪玩”。她喜欢小男友,喜欢他们在一起的生活,但同时深知他的毒瘾和懒惰已给自己带来不可逆转的影响。阿雅把自己的一切选择归结于自己的“贪玩”,导致无法拒绝与男友同居、玩乐的诱惑。这一切就像深渊,但又让阿雅觉得刺激有趣,甘愿像个小女孩一样去“冒险”。
她已经不再确定婚姻是否为适合自己的一条路:
我想就这样算了,除非什么时候我能想到更好的生活方式。我自己也搞不清楚,但也不想去想那么多。深圳这个地方还是挺好的,又没什么人认识我,我做什么都可以。有时我都忘了自己已经是结过婚的人了。唉,生活就是这样的啦,一下就过了那么多年。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怎样,总之呢就是自自由由就好了。
就这样她在深圳一待就是近10年,也不想回家。阿雅说自己“老牛吃嫩草”,起码尝试了一下不同的生活。
有什么不好呢!反正他也看得上我,我也算喜欢他,就完了。很多人都说不觉得我已经要40岁了,跟年轻人在一起大概就是会觉得自己也年轻很多吧。这跟以前的生活完全不一样了,要是还像以前那样我大概早就不想动了!

这个女人诉说了对丈夫的不满和对婚姻的失望,她决心要靠自己过上不一样的生活,想多赚钱,想要更多选择,以及更开放和更大的个人空间。为了实现这些她来到城市,当了小姐,交男朋友,花钱消费,婚外情和性减却了压力,释放了不快,还是潜在的获取经济利益和建立社会关系的途径。
有些人也许认为婚姻不愉快是他们离开家庭、离开农村、搞婚外情的原因。确实,婚姻一向是迁移研究中的重要议题,尤其是对于妇女来说。研究表明,中国农村到城市的人口迁移很大程度上与婚姻有密切的关联。Beynon和Tan and Short等学者的研究指出从农村到城市的迁移支成了异族通婚/外嫁外娶的习俗,而中国农村很多地区原来就有把女儿嫁到外面去的习惯。
妇女利用迁移寻求向社会上层的流动机会,以获得更大的经济利益、更高的社会地位以及稳定生活。对于一些女性来说,迁移和工作是“将自己从不愉快的境况中赎买出来”的途径,它关乎女性自主,尤其是在父权主义强烈的农村环境中。
学者们同时也看到了女性在这个过程中面临的两难局面:很多人到城市之后婚姻择偶出现“高不成低不就”的状况,而对于未来是否仍打算留在城市也比较迷茫,存在不确定因素。而已迁移出去的女性很不愿意嫁回农村,即便在城市里要面对诸多困难和逆境,她们也不想再回到原来的生活环境了。
但在本研究中我们可以看到,受访的已婚小姐中也有婚姻似乎没有出现什么问题的,她们与丈夫之间的关系也是良好的,那为什么还会有婚外情的情况出现?婚外情除了弥补不愉快婚姻的缺憾外,还能给女性带来什么?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