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村长跪着舔寡妇 寡妇,快点好大好爽

村长跪着舔寡妇 寡妇,快点好大好爽/图文无关

这是一个古老的村子,村民与世隔绝,自力更生,村子面朝大海,其余三面被高山环绕。

不得不说这样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能够在此终老病死,也是件不错的事,然而不尽然……。

如果有外来人不小心来到这里,那么你就不用再出去了,因为只有俩条路给你走。一:被村民们打死。二:一辈子留在这个村子。

昌黎平就是一个外来者,今年三十有四,来到这个村子已经三年,不想死亡的他选择了一辈子留在这个村里,更何况如果有机会,他还是可以逃跑掉的。

想法往往是天真的,三年来他跑过俩次,第一次的代价是:断了一条腿。第二次的代价是:坏了一只手,同时被装进笼子闷在水里俩天,不吃不喝,如果不死,你可以继续留下来。

昌黎平奇迹般的活了下来,犹如一摊面泥被人拉了上来,送往他那间茅草屋。

这个村子里,只有真真正正得到认可的人,才会被村长赋予一间好点的木头搭载的房子。

刘二彩三十有一,丈夫在一次打渔时遇到暴雨,迷失了方向,葬身在了大海之中,至今尸骨未找到,所以她成为一个寡妇。

三十一岁的刘寡妇拥有着非常不错的美貌。

村长几次来找她说合,村里那么多未结婚的男子,你看上哪个了,我给你们搭个桥,反正你还小着呢,但都被她一一拒绝了。

村长只能无奈摇头叹息着离开。

不是说村里没高大壮硕的男子,只因刘寡妇心里放不下她那死去尸骨未果的男人。

昌黎平作为一个外来人,在村里是相当不受欢迎,自己能守着自己那块地,不至于饿死就算好的了,奢望那些村里能对自己好点那简直就是做梦。

昌黎平记得第一次逃跑的时候被打断了腿的他,躺在床上硬生生没人照顾,当他爬着到门口的时候,发现门口放着半碗菜和俩个馒头。

也不管是谁放的,狼吞虎咽先吃了再说,吃完以后,才转过脑袋想,谁会好心给自己送饭菜?

这仅仅是第一次,第二次手被打坏的时候,门口多了一堆艾叶草,昌黎平知道那是止血的药草,搓揉碎了,敷在伤口,可以迅速止血。

这个人明明对他好,关心他,却从来都不现身,只会偷偷的去做。

直到……有一次经过刘寡妇的门,看到院子里堆满早已枯萎烂掉的艾叶草,昌黎平才知道一切。

看着枯萎的艾叶草,刘寡妇的眼中一丝慌乱闪过。

昌黎平看着慌乱了的刘寡妇问道:“一直以来都是你在暗中帮我,是吗?”

刘寡妇听闻昌黎平直白的问话,更加惊慌,站在那里不敢说话。

“为什么要帮我?”她依然不说话。

昌黎平决定吓唬吓唬她,“你不告诉我,我就把你帮我的事,告诉村长了哦?相信村长肯定会狠狠惩罚你的!”

村长跪着舔寡妇 寡妇,快点好大好爽/图文无关

刘寡妇眼神流露出害怕的神色,村长的威严和可怕,村里人都是见识过得,谁也不愿意得罪他,“我只是不想看到你被村里的人欺负。”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昌黎平和死去的丈夫,真的很像!

昌黎平眼神放光,面带惊讶,一直以为,村里的所有人都是自私顾己的人,没想到还有如此之人。

看来是自己错怪她了,赶紧向她解释,自己只是吓唬她,不会告诉村长的,不然就成了忘恩负义之人。

此后,俩人走动的更加频繁,时不时刘寡妇就会给他送上吃的,俩人的关系也急剧升温,不过这一切都是在暗中进行。

村长明令说过,外来人永远不得和村子里的人关系走的太近,更别提和村里的人结合了,可能是怕外来人把这里的安逸生活打断吧!

清晨,昌黎平醒来,准备去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看看,路过刘寡妇的家门,看到许多人对着刘寡妇指指点点,“你没发现刘寡妇的肚子最近越来越大了吗?”

另一个村民面带嘲讽的回道:“是啊,村长一直给我家那二狗子说合,她就是不同意,现在好了,还没有找到另一半的时候,肚子就被弄大,真是不知羞耻!”

闻讯赶来的村长,确定了刘寡妇就是怀孕后,狠狠抽了她一巴掌,指着刘寡妇,“你这个贱女人,我给你说合人,你不同意,私底下做出这般闹剧,真是给村里人丢人!”

按照规矩,这种情况是要投石进猪笼沉海的。

夜晚,全村人聚集在海边,刘寡妇被装进猪笼加上石头,村长大声喊道:“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说出来那个人是谁,我可以饶你不死。”

刘寡妇凄惨的笑了笑,没有说话,村长彻底愤怒,感觉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衅,大吼道:“将这个女人给我丢进海里。”

村民们渐渐散了去,刚才还热闹非凡的海边,此刻有着一个黑影猫着腰而来,仔细一看,竟然是去而复返的昌黎平。

这时候的他竟然笑了。

刘二彩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大全,是你吗?真的是你吗?”刘二彩哭着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大全就是昌黎平,昌黎平就是大全,那个打渔一去不回的男人。

大全笑着,紧紧拥着刘二彩,“我知道你不喜欢村里的生活,向往外面的世界,我答应你的,现在做到了!”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