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广西男子赴广州打工失踪二十年 儿女从小就以为爸爸已经去世

在看到头条寻人发出的寻亲消息之前,朱家所有人都以为朱雷已经死了,甚至在老家广西贵港派出所的户籍档案中,朱雷也以“死亡”的原因,被销了户。

图片来自网络一去不回的广漂路2000年,开放初期的珠三角发展强劲,大大小小的工厂在广州遍地开花,城市边缘破落的城中村50块就能租到一个床位,吸引着周边城市大量的务工人员。
这一年,朱雷的女儿出生不过一年,大儿子四岁,正是用钱的时候。朱雷眼瞅着村子里有越来越多的人去外地打工,开着小轿车拎着公文包派头十足地回家,他心动了。庄稼人一身的力气,何愁在大城市找不到工作?不顾妻子和父母的阻拦,朱雷最后抱了抱还在咿呀学语的女儿,离开了广西贵港的小村落,去到了广州。
刚开始时,朱雷还会辗转往家里打电话报个平安,渐渐地,家里不再收到他的来电。妻子不以为意,那个时候,通讯工具匮乏,离开了村子,联系不上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等到了过年都会回家了。

但是整整一年过去了,再也没有朱雷的消息,同去打工的老乡都相继返家,都说已经很长时间没见过他了。妻子和父母这下彻底慌了,他们连忙去广东报了案,但是这样一个人流量超千万的城市,找人如同大海捞针一般。
就这样找了一个多月,一无所获,甚至连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妻子回到了贵港老家,面对着一双儿女稚嫩的面庞,满心凄凉。
“死”而复生
朱雷的父母一直不忍心小儿子的血脉断绝,一直用“他只是失踪,还没有死”的理由拘着儿媳和孙子。2006年,再也受不了丈夫就这样凭空消失的妻子决定带着两个孩子改嫁,朱雷的父母已经年迈,他们逐渐接受了儿子可能已经不在人世的事实,也无力负担养育两个孙子孙女,也就不再阻拦儿媳。
2012年5月,村里进行户籍核查,在朱家人的默许之下,朱雷的户口页上,被盖上了“已死亡”的红章。

朱雷在这个世界上留存的印记,正在一点点消退。
直到2021年1月11日,正在外地打工的朱雷的堂哥,在今日头条上看到了一则寻亲消息,一位五旬男子现在在吴川救助站,希望寻得家属线索。而照片中那个双眼茫然满脸皱纹的男人,正是已经“死亡”的朱雷。

看到消息的堂哥立刻联系了吴川救助站,证实了朱雷的身份。救助站的工作人员告诉堂哥,朱雷是在2020年8月的时候,在广东湛江吴川市覃巴镇疑似因精神发作与群众打架,后被公安护送医院医治,这才被救助的。
之前二十年是为什么失踪,他们也不得而知。
现在朱雷的神智依然不清醒,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还在医院接受治疗当中。医生判断他的病情应该持续了很长时间,这也可能就是当年他无故失踪的原因。

朱雷兄弟姐妹一共五个,三个姐姐一个哥哥。父母和大哥都已经在两年之前相继过世,老家现在还有三个已经出嫁的大姐和大哥的遗孀,以及一些旁支的堂兄弟姐妹。
朱雷的一双儿女随母亲改嫁,女儿今年刚中专毕业工作,他们都只在爷爷奶奶去世的时候回过贵港老家,对父亲几乎没有任何印象。在他们的认知中,这个爸爸早已经去世
朱雷的堂兄现在还在外地打工,并没有把找到朱雷的信息告诉其他家人,他决定等到过年回家人都到齐的时候,再来商量这件事情。“我也很震惊,一个我们都以为已经死掉的人,突然回了家,我们也不敢轻易告诉他妻儿,这个消息一定会打乱他们现在的生活”。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