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儿童软色情表情包:难咽萌味糖果充满暗示 底线迷失


在模棱两可的试探中,边界逐渐消失,底线逐渐消褪。
近日,一条网友吐槽儿童软色情表情包的微博,引发网友热议。在此类表情包中,可爱纯真的小朋友形象,往往与成人向的文字相搭配。
“老公,我想跟你睡”“每次想多换几个姿势你却总不让”......这些充满性暗示与性挑逗的文字,被P在儿童的照片上,使其成为具有“软色情”指向的表情包,并在某互联网平台上广泛传播。


所谓“软色情”,指的是充满引诱、撩拨,给予接受者“性”联想的内容。儿童软色情表情包像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用可爱的孩童形象企图“萌”混过关,掩盖其色情引导与低级“趣味”的本质。作为一种网络失范现象,“软色情”正在对儿童心理健康、网络文化风气、社会公德建设与主流价值传播带来冲击。
针对该事件,许多网友在微博评论下表达了不满,认为p图者没有基本的道德底线,侵犯了小朋友的肖像权,这种“恶趣味”必须被严令禁止。


实际上,关于“儿童软色情表情包”的新闻在去年十二月初已见端倪,然而该事件却经过了将近一个月的发酵才引起重视。这与平台管理的疏忽、当事人咎责维权的困难、以及表情包创作的低门槛特性密切相关。


随着虚拟社交的普及与深入,表情包作为社交符号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除了红极一时的“熊猫头”表情包,儿童类表情包也备受青睐。表情包的日常使用本没有错,但以软色情形式打“擦边球”,披着纯真的儿童“外衣”言说“虎狼之词”,不仅触犯了照片里小朋友的肖像权,同时也在不断触碰互联网内容生产的底线。
被迫“开车”的儿童:
萌趣“糖衣”下的恶俗玩笑
尽管大部分网友表达了对该事件的愤慨,但还有不少网友表示在该问题被指摘之前,他们从未意识到此类表情包的违和,也从未在表情包的使用过程中思虑过多。他们看到的更多是孩子的“萌”态,而不是其所包含的色情意味。


网友所说的“萌”,现在泛指可爱、单纯的形象,可以用来形容宠物、孩童、虚拟卡通人物等。它作为一种诉诸视觉的亚文化产物,凌驾于文字语言之上,其形成的“萌文化”脱离了语言为主的理性与逻辑,持续推动了视觉文化的蓬勃发展。在不断被“萌”化的媒介生态中,以卖“萌”为核心的各类视觉图示表达在网络空间走红,形成了独特的网络视觉奇观。
在各类影视剧作品中,“萌物”不仅可以作为宣传噱头,还可以成为弥补剧情缺陷的“秘密武器”。在电影《大侦探皮卡丘》中,无论是预告宣传还是剧情设计,无不将“萌”字贯彻到底。一些观影者表示“光是听皮卡丘‘皮卡皮卡’就可以看两小时”,仿佛剧情的漏洞在“萌”物面前“不值一提”。


在“万物皆可萌”的生产逻辑下,除了动物、卡通人物可以被“萌”化,圆润可爱的人类“幼崽”也能成为被“萌”化的对象,一系列关于儿童的表情包应运而生。

儿童软色表情包作为“萌”系分支,被人们广泛用于虚拟聊天中,表情包代替文字的功能属性随着“云端”社交的普及而深化。而软色情本身带有的侵犯感,在与“萌”文化的“交手”中被再塑为一种对幽默的让步,一种渗透于亲密关系的轻松调侃,进而造成使用者注意力的偏移。
小朋友所特有的天真、无邪与烂漫的气质,在表情包文本的创作过程中,成为裹挟软色情的“糖衣”、粉饰媚俗不堪的“盾牌”,将两性关系中的性欲、情欲转化为“俏皮”、“可爱”的亲密互动,经过“修饰”的软色情内容隐匿在“萌”趣话语下更不易被人察觉。
此种基于社交互动对儿童可爱的畸形呈现不能单纯地视作“卖萌”,而是显而易见地扭曲与滥用。平台疏于管理以及萌趣表情包下的羞耻“蒙蔽”,成为了儿童软色情表情包传播的推手。打着“卖萌”的幌子制作表情包,并不能掩盖其内核的低俗龌龊,消解其背后的道德滑坡。
意外“闯入”的个人:
表情包制作的隐私界限
在一些儿童软色情表情包的介绍里,不乏有“撩汉/撩妹”的套路描述。这种表情包以“情感获得”与“关系建立”作为需求,使用者往往具有很强的目的性。照片中的儿童被配以软色情文字后,其神态与动作便具有了特殊意义,更契合使用者的期待。
法国哲学家利奥塔将表情包等图像视为后现代文化的表征,体现于感觉优于意义、直观优于概念、图像优于词语。
使用者在消费儿童软色情表情包的过程中,受到消费场景与消费意向的影响,往往更加注重表情包的消费价值,以及表情包呈现的视觉效果,而非道德层面上的合理性,这种消费心理又反过来作用于表情包的生产制作。

在虚拟社交中,表情包不仅可以作为一种宣泄情绪、表达情感的手段,其承载的社会文化、群体意志与社交情境,也构成了表情包传达的多义性。它突破了地域、阶层与文化的门槛,凭借其实用性、直观性、易得性风靡赛博空间。
某app上基于社交需求的表情包层出不穷,“王者荣耀表情包”、“可以给父母发的表情包”、“给男朋友撒娇表情包”等,用户可以复制粘贴链接或者添加好友获得原图,从而满足不同社交语境下的消费需求。作为社交必备的“快消品”,表情包制作也正在成为一条亚文化产业链,随着社会热点的迁移而推陈出新。

伴随表情包制作从PGC转向UGC,表情包创作的素材对象无所不包,其创作的风格走向也趋于多元化、甚至有“剑走偏锋”的态势。
2014年,宋民国小朋友参加韩综《超人回来了》后迅速走红,获得了许多中国网友的喜爱。凭借憨态可掬的动作、充满“肉感”的圆脸和激萌的表情神态,民国咕咕成为行走的表情包“收割机”。在微信、微博等社交平台中,随处可见宋民国小朋友的表情包。

然而,除了卖萌、撒娇的表情,其中也不乏猎奇、搞怪,甚至丑化的内容,其画风诡异程度让人有些不忍直视。

创作者通过文字对静态的照片二次加工,给予创作对象动态的行为意义,进而广泛传播,这在网络环境中被默认是常规之事。但是恶意配以文字曲解照片含义、甚至丑化、贬低当事人形象,不仅会带来数字肖像权的隐忧,同时会侵犯他人人格,对他人的生活造成困扰。
“混蛋Steve”表情包原型Blake Boston本是一个怀揣说唱梦想的普通青年,却因自己的一张照片被上传至互联网,在Reddit平台上掀起了一场P文案大赛。“捐献器官”、“自己吸烟”等侮辱性词汇出现在他的照片上,不仅对他的日常生活造成困扰,同时也损及他的人格尊严。

从2016年的“葛优瘫”上诉,到周杰痛批媒体使用表情包造成人格侮辱,表情包制作的伦理规范一直未能引起足够的重视。在娱乐消遣的虚拟社交里,用户极易被简单、轻松的氛围蒙蔽,把表情包对他人的“物化”、人格的侵犯淡化,忽略了表情包使用的人道主义坚守。
在表情包的生产与创作中,每一个用户都需要尊重表情包创作对象的人格权,切忌在搞笑、戏谑的群体氛围中,失去判别对他人权利侵犯的能力。
底线应允回归:
莫让软色情侵蚀赛博空间
相比于露骨刺激的“硬色情”图片,儿童软色情表情包的色情意味相对内敛,主观判断的臆想空间更大,责任归属难以界定。过于严苛会被指摘“上纲上线”、“小题大做”,过于松懈会使软色情内容泛滥成灾。因此,软色情内容常常无孔不入、防不胜防,严防死守下也常有“漏网之鱼”。
通过“软包装”,软色情成为了轻质“口味”的色情文化,以另类的呈现方式登上赛博“大舞台”,但这种自欺欺人的粉饰难以全然遮掩其低俗内核。为了迎合用户的视觉刺激与猎奇心理,越来越多的商家和用户大打软色情“擦边球”进行产品营销与内容生产。
2019年,杜蕾斯与喜茶的419联合营销引人诟病。在微博文案中,杜蕾斯沿用了一贯的“内涵”风格,配文道:“Hi,还记得第二次约会,我对你说‘你的第一口最珍贵’?”而喜茶方则回应:“Hi杜杜,我记得那次约会。说好了从那天起,你唇上始终有我的芝士。”本想“抖机灵”、“扔包袱”的杜蕾斯和喜茶,却因为这些暗示性极强的文字,引起大多数网友的心理不适,并在第二天发表道歉声明。

由此也可以看到,将下流视为风流,将低俗视为创意的软色情营销,不仅受众不买账,还令品牌形象大打折扣。为了能够将羞于启齿的性信息表达出来,为了能够满足受众的好奇心理,发布在网络平台上的软色情营销,往往以不可明说的文字“游戏”,将低俗转变成一种趣味调侃,以此作为“卖点”博人眼球。
这种自以为“趣”的营销方式未能体现出品牌的接地气,亦未能传达出正确的价值观,甚至助长了软色情内容生产的不正之风,拉低了网络内容生产的媚俗底线。
软色情内容如同“精神鸦片”,带给用户短期的精神快感的同时,又不会让人明显地感到不舒服。儿童软色情表情包将这种朦胧暧昧的表达发展到极致,也让软色情产品的生产底线再次展现在大众面前。
如何把握一个度,需要内容生产者自己掌控,也需要人们客观辨别并监督。尽管“软色情”与“淫秽”的界限往往难以摸清,但是显而易见的低俗恶劣应予以拒绝。
除了批判儿童软色情表情包所带来的数字肖像权、人格权的侵犯,更应该呼唤良性的网络内容生产。软色情之外,更需谨防其他越轨的文化产品对我们日常的侵蚀,莫要等到冒犯于己时,才能做到感同身受。
参考资料
[1]反成名《“变成表情包是我噩梦的开始”》公路商店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