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7岁帅气男童因高烧就医从此命运突变 请助他战胜最后一役

若人生如树,健康就是树根,根深才能叶茂,没有健康的身体,一切荣华富贵皆是浮云。但疾病和意外哪个先来,我们谁也预料不到。

近半年的时间里,帅气的小志海饱受白血病折磨之苦,父母带他辗转多家医院倾家荡产治疗后,可疾病依旧如影随形地侵蚀这个仅有7岁的小男孩幼小的生命。
父母说,如果一切可以重来,他们宁可倒下去的是自己,而不是孩子,没有哪个父母受得了眼睁睁地看着子女遭罪受苦而无动于衷的。 图为患病前阳光帅气的小志海。

2020年6月,小志海因脸色苍白、持续发烧、没有力气而到县医院就诊,医生说血象不正常,怀疑是白血病,建议立刻转院至省城大医院做骨穿确诊。
听到这个消息后,父亲金彦明吓坏了,妈妈更是哭得不省人事,小志海也吓得一直抱着妈妈哭,家里亲戚赶过来劝他们要坚强,先给孩子看病是最重要的。 图为确诊白血病前帅气的小志海。

当天夜里,小志海一家三口火速来到宁夏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医生紧急为其做了骨穿、腰穿等检查。
因为等待结果的时间较长,夜晚也显得格外漫长,当时妈妈脑海里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她默默地告诉自己不能胡思乱想。在彻夜难眠中,妈妈突然害怕黎明的来临,害怕天亮了会得到一个残酷的结果
第二天,骨穿结果总算出来了,听到医生叫孩子的名字,金彦明夫妇的心紧张得都提到嗓子眼上了。当他们看到诊断证明上清清楚楚地写着“急性髓系白血病”时,当场崩溃了,一瞬间感觉整个世界没了声音,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头“天塌了”。医生说因医院医疗条件有限,这种病例几乎没处理过,建议他们去天津血液研究所。

随后,他们一刻也不敢耽搁,一家人即刻启程赶赴天津。6月29日,小志海住进天津血液研究所急诊,此时他不但面色苍白,还无法走路了
不幸的是,经过骨穿、腰穿、融合基因和染色体等检查后,又传来一个噩耗,医生说孩子不但确诊急性髓系白血病,而且体内还有特别罕见的基因突变,会出现预后不良、容易复发等情况
另外,医生还告诉他们:像小志海这种病情,每年的发病率只有3%,化疗的治愈率只有30%,建议做骨髓移植,可以达到40%

7月6日,小志海开始了第一期化疗,治疗方案为大剂量强化疗。令金彦明和妻子没想到的是,化疗远比他们想象的要痛苦一百倍。
短短几天时间,小志海相继出现心包积液、肝脾肿大、全身性过敏等症状,身上的出血点也越来越多。由于化疗药的副作用,他还开始频繁呕吐、没有食欲、浑身无力、口腔感染、掉发,头疼难忍得水米未进。
同时,随着治疗的持续,小志海两只手臂被扎得全是密密麻麻的针孔,以致于护士都很难找到取血点。每次看到护士拿着针管过来,他眼里都充满了恐惧,开始歇斯底里地哭泣。金彦明说看着孩子遭罪心都碎了,真希望自己可以为孩子承担一切痛苦。

漏屋偏逢连夜雨的是,7月11日凌晨三点,小志海突然流鼻血不止,眼睛也开始出血,他被自己的状况吓得大哭,从未见过这种场面的父母也被吓呆了,一时间不知所措痛哭不止。
看到妈妈哭成了泪人,小志海不顾个人安危,反而搂着妈妈说:“妈妈,我们一起祈祷,我会好起来的,您不要害怕……
幸运的是,随后赶来的医护人员紧急给小志海开了凝血剂,注射了血和血小板,又打了增白针,才止住了出血。但由于各种药物输入到体内的缘故,小志海浑身疼痛,难受得断断续续哭了几天几夜。看着儿子难受的样子,妈妈的眼泪都哭干了,仿佛内心在滴血

第一个疗程结束在出租屋休息一周后,小志海又紧急开始了第二次化疗。此时,医生说他体内那要命的基因并没有缓解,建议尽早骨髓移植,不能再耽误了
无奈之下,金彦明只好让妻子照顾儿子,而他却要筹借下一步儿子的治疗费。金彦明说来天津前带来的钱都是找亲朋好友借的,医保报销比例只有30%,好多进口药根本不报,全部自费,眼看着要没钱了,断了费用就是断了儿子的命。与此同时,他还要四处打听哪家医院骨髓移植效果最好。


在咨询了天津和北京的医院后,金彦明得知以儿子目前的情况,光移植费至少得35万,如果再加上后期排异,费用至少得五六十万。这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他和妻子愁眉不展。
经过四处打听得知北京博仁医院治疗儿子的病很有权威后,金彦明一家于9月13日拿着东拼西凑的钱来到北京。在做了骨穿、腰穿等检查后,医生为小志海制定了骨髓移植的治疗方案,一周后他就进移植仓了。

进仓前,妈妈反复叮嘱小志海:“儿子,进去听医生话,不舒服了就叫护士阿姨,妈爸在外面等你……”小志海被推进隔离仓后,金彦明夫妇脸上的平静和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紧张和不舍
一星期后,小志海的清髓疗程结束后开始回输干细胞。不幸的是,随后他就感染了病菌,拉肚子10多天,吃不下饭,只能输营养液维持生命
然而,年仅七岁的小志海异常坚强,不到一个月体内的细胞就达到出仓标准。10月21日,小志海出仓了,金彦明夫妇看到儿子坐在轮椅上相安无事的样子,高兴得喜极而泣

本以为出仓就是胜利,可天不遂人愿。出仓后,小志海出现了皮肤排异,医生使用免疫抑制剂控制住后,又查出病毒感染了。
随着治疗的持续,每天大几千元的费用很快就让金彦明夫妇顶不住了。没钱交费后,很快他们就收到了医院的催费通知单。对此,他们愁得不知所措,只好四处打电话借钱,因为之前借的钱还没还,再借几乎借不到了。
来北京治疗后,为了节约每一分钱给儿子看病用,年仅28岁的妈妈坚持每天吃两顿饭,常常下午饿得心慌,本来身体就不好的她变得更虚弱了。 图为妈妈和小志海在一起。

金志海2013年5月出生于宁夏回族自治区吴忠市同心县的一个普通家庭。爸爸金彦明早年是一名煤矿工人,2014年下井过程中不幸受伤,只好辞职在家养病
为补贴家用,2015年他和妻子外出打零工挣钱,虽然收入微薄,但一家人将日子过得也有滋有味。
最令他们骄傲的是,儿子不但阳光帅气,还非常聪明,酷爱学习。自小志海患病后,父母已为其花费了80多万元,其中大部分钱都是借来的。
值得一提的是,小志海患病并见证了许多白血病患儿的遭遇后,他信誓旦旦地告诉爸妈将来要当一名医生,要救更多的孩子,不再让他们被疾病折磨。图为患病前,小志海和爸爸在一起。

目前,小志海移植后两个月,皮排已得到基本控制,但病毒感染依然存在,后续还需定期复查和抗感染抗排异治疗,费用预估需要20万元,而父母却再也没有办法了。
由于小志海从小是由奶奶带大,当奶奶了解情况后,着急得茶不思饭不想,老泪纵横地说愿用她的寿命换取孙子的健康
对父母而言,他们说儿子眼看着就要胜利了,这个时候他们更要想尽一切办法筹钱继续医治,没有哪个父母舍得放弃自己孩子
助人是美德,行善得福报。让我们一起帮助孩子,愿他早日康复回归校园和家庭。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