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老头手在我内裤里摸摸 老头疯狂的要我的身子

老头手在我内裤里摸摸 老头疯狂的要我的身子 /图文无关

凌云村,中土之地蜀国境内一个小村庄,主要靠着打造兵器供活全村人,也因村子所造兵器提供给各大城兵府所以村子里村民日子过得也算安逸,可惜在一年前一场瘟疫在村子里盛行,本几千人的大村一下变成了百来号人,以至于器无可造,本各家的造器炉也熄了火,兵府也断了和凌云村的所有交易往来,而这本来兴盛村子虽然瘟疫得到了控制可也成了孤村

“阿牛啊,早些离开村子吧,这村子是没希望了,唉,都怪那天灾,真是害人”身穿黑布衣的白发大娘眼角含泪的看着眼前蓬头盖发的少年语重心长的说道

“李阿娘,我这造剑的本事还没学会呢,不走”

“你这傻孩子,这村里的会打剑的,都死了,你跟谁学呢?去找其他本事活,你还年轻,学个其他的本事早点娶个漂亮媳妇,早点抱个大胖小子不好嘛?真是个傻子”李阿娘摇着头有些生气的看着阿牛

“没事的,张师傅都说了,我这造剑打器的本事都学差不多了,就差个力气了,等我力气有了,自然就会了”阿牛摇着头手里拖着个大锤一边自言自语的向着巷子里走去

“真是个傻孩子”看着阿牛单薄的身体李阿娘又摇了摇头嘴角动了动也没再说什么

“就差个力气了,嗯,我一定会打造一把让师傅们都瞧得上的剑”阿牛咬着牙赤着脚冻得发青的脸上露出一丝坚定“下雪了?!”

阿牛看着漫天的雪花神色变得惊奇起来,阿牛是个流浪的孤儿,自己的亲身父母也是死在瘟疫里,可自己的村子不像凌云村这么有本钱,靠着给官家打造兵器而人人富裕,就算是瘟疫了,官家也出手给治了,而自己村子不一样一场瘟疫几乎给死得没人了,也是自己命大没死,在天寒地冻下来到了这个不会有寒冷的村子靠着各家施舍在这个村子里活着,阿牛本名叫刘景皓,可这个村子里的人都觉得这名字太过雅气不适合他这苦叫花的模样,后来也就人人叫他阿牛了,阿牛喜欢这个村子,至少在这村子里他不会感觉到冷,家家炉火旺盛,使得冬雪不落地,夜里不点灯

“就差力气了”阿牛嘴角微动拖着大铁锤竟然跑了起来,他来凌云村已经有五年了,是一位姓王的师傅收留了他,而王师傅每天说他的就是差个力气,所以王师傅便在村子各家要来数把打废了的剑打造了一柄大铁锤给阿牛锻炼力气,阿牛的任务就是拉着大铁锤在村子里走或者跑

“嘿,阿牛,你怎么还没离开这鬼村子呢?”身穿棉袄长袍的少年手里捏着雪球一下砸向阿牛看着阿牛愣愣的表情笑出了声

“我还没打造出一把合格的剑呢!不会走的”阿牛看着少年甩了甩头,少年叫李相在五年前和自己一起进的村子,不同的是少年是被一群人抬着轿子送进村的而且还是跟着村长一起的

“就你!”李相大笑了起来“连个铁锤都抡不起还要造剑?简直笑死人了”

“总有一天我能抡得动的”

“那你就慢慢等那一天吧,本少爷再有两天就走了,看在我们也相识一场,以后没个吃穿的到邺城来找本少爷”李相细长的眉毛动了动扭着脑袋摆了摆手

“好的”阿牛点了点头拉着铁锤向家里走去

阿牛的家是以前王师傅的造剑炉,阿牛来后,王师傅便在造剑炉一边搭了个床给阿牛住,阿牛看着眼前炉子里的一缕火苗眼睛不由的湿润起来,这才一年的时间,所有的一切都物是人非了

“王师傅……”阿牛双手抬起大铁锤放在炉子上,蹲下身拉着风箱

“李相要走了,村子里活着的几乎都要走了,这村子也终于有雪下来了,师傅你说过,剑炉的火不能灭我也没让让它灭过,可这冬天不再像以前的冬天不冷了”阿牛脸色渐渐红润起来,看着炉子里火焰越来越旺,阿牛捡起一边的铁块便放入了炉火之中,不一会铁块被烧得通红,阿牛夹起铁块放在打铁台上深吸了口气双手握着大铁锤猛的敲了下去,一声脆响在整个村子里回荡不绝

“唉,这个大傻子”李阿娘摇着头看了眼阿牛家的方向轻叹了口气,又看向村子口只见两名青年背着背包回过头看了眼面露哀色摇着头离开了村子

而在剑炉依旧是每三息传出一阵阵打铁声,阿牛双手握着大黑锤每一次敲打必是用尽全力,如果有外人在场见此模样必定会惊奇万分,只见阿牛露着的胳膊上竟然有丝丝流光流动,打铁声直到深夜才停熄

老头手在我内裤里摸摸 老头疯狂的要我的身子 /图文无关

第二日,阿牛早早便起床给炉子里加碳,望着白花花的一片积雪他笑了笑从一边的包裹里拿出一个发硬的馒头便啃了起来,接着把大黑锤背在背上走出了剑炉

天凌村后山,阿牛背着大黑锤腿几乎陷进了雪里,他埋着头有些吃力的跨着步子,当到达山顶时已是中午时分,整个后山山顶堆满了石碑,如今全被大雪覆盖

“李相?”阿牛看着远处站着的两人轻声呼唤了下

“阿牛你来啦”李相笑着转过头向阿牛走了过去,他身边一位身着黑衣腰间挎剑的中年男子也跟了上去

“嗯,来看看师傅”阿牛点了点头看了眼黑衣人伸手抹去了石碑上的雪

“我一会便要回邺城了,我的兄弟,一定要来邺城找我,我罩着你”李相一把将阿牛搂在怀中“我等你,保重”

“嗯,保重”阿牛微微点头神色有些失落,在天凌村的五年李相算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了

“走吧,何海,出来五年了,也该回去看看了”

“是的,少爷”何海看了神色怪异地眼阿牛冲着阿牛微微点头跟在李相身后向山下走去

“等我打造好一把合格的剑我就来找你”阿牛看着渐渐远去的背影眼神里透着一丝不舍,等到彻底看不见李相两人后阿牛便开始一个一个石碑打扫起积雪来,最后在王师傅石碑前磕了三个响头才下了山去

村子里,人越来越少,瘟疫之后除了死了的人大部分人都离开了村子,而剩下的村民也聚集到了村中心一带,村中心有一柄高达数十米刻的黑色巨剑,也算是凌云村的标志了,以前这里是村子里最热闹的地方现在也只有七八个人坐在这巨剑下时不时的自言自语脸上挂着哀容而阿牛也会每天来到这巨剑下,他对这巨剑有种莫名的熟悉感觉

“你们可知道这巨剑可是来自天上,我凌云村为何造剑如此厉害,出了这么多造剑大师,可为整个蜀国造剑?那就是因为这巨剑的剑锋感染了整个凌云村也正是如此整个村子受了诅咒所有人都得死所以此剑非凡啊,非凡啊……”一位身穿破洞大棉衣浑身邋遢的驼背老头露着大黄牙扯着嗓子大声自语着,周边的人不免都露出一副嫌弃愤怒之色,但一看是这老头倒也没人较真毕竟这人是个疯子

“我说的话你可信?”老头一下窜到阿牛身边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阿牛

“不信”阿牛看着老头摇了摇头,在阿牛看来此剑定然不凡但绝对不是诅咒之剑,毕竟村子里的造剑师没一个能搞清楚这剑的材质

“为何不信?你不信也会遭到诅咒,你也会死”老头一把抓住阿牛的胳膊满眼血丝的盯着阿牛

“为何要信”阿牛一把甩掉老头的手转身便要离开

“跑不了的,跑不了的,所有人都会因为这把剑而死”老头先是一愣接着手舞足蹈起来

“真是个疯老头”

“就是,至从五年前这老头来到村子,村子都没安生过”

“我看就是这老头给村子带来了瘟疫”

巨剑下的几个女人和老太对着老头指指点点一阵奚落

远处阿牛拖着大黑锤转过头看了一眼巨剑又看向老头微微摇了摇头接着一把将大黑锤抗在肩上跑了起来

而此时村子外,一队骑着骏马身着长衣腰间挎着长刀的人马正在远处看着那柄巨剑

“天凌村,巨大黑剑,看来便是这了”为首之人戴着一顶黑色帽子眼神冰冷的看着远处的巨大黑剑“一年前人都该死绝了,如有活口就给我杀了,那件东西一定要给我取回来,等到手了我再好好跟他们算算账!”

“是,大人”众人抽出长刀架着马向村子里冲去

“等等,大人,此事会不会有蹊跷?”

“什么意思”男子眉头微皱看着身边干瘦猴脸嘴的男子,这猴脸男子叫张测为人极为谨慎甚至有几次还救过自己的命,不然换做他人敢这般,男子早就动怒了

“一年前的事大人是知道的,什么瘟疫的不过是瞒人的幌子,为的就是那件东西,可这都一年过去了,邺城几大家族都没个动静,我们现在……”

“嘭……”

还没等男子说完话一声巨响直接打断了男子,只见那冲向天凌村的数骑变成了一团团血雾,更让人惊奇的是那些血雾竟然被天凌村外的光暮给吸收了

“这是,阵法结界?”中年男子神色一下变得难看起来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