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老师和学生边上课边做h 边走边动受不了高H

老师和学生边上课边做h 边走边动受不了高H/图文无关

那夜,说是曹女士也好,曹老师也罢,反正,那个女人一夜无眠。她在想些什么呢?无人知晓,这辈子恐怕只有她一人能听到自己的心声了。

其实,她是有名字的,她叫曹云烟。她是那个一中里远近闻名的老女人,且还是一个始终未能将自己嫁了的美丽老女人。她,长得漂亮,性格又温柔,还有一纸大学文凭握于手中。书教得出类拔萃,话说得慢条斯理。总之,学校里的领导和同事,老人和小孩都说,这个女人是个十足的靓丽女人。可就是一直弄不明白:她为什么就嫁不出去的呢?或者说怎么就一直没有一个男人娶她的呢?

曹云烟心里全明白,也了解别人的议论。有时候,她也在心里反复地问自己:到底是咋的了,为什么就不能将自己嫁了的呢?

想着想着,于迷迷糊糊里,曹云烟也就小睡了那么一会儿。晨起,她推开房间的门,柳春阳已在小院里打扫了起来。昨晚来得迟,天已黑透,她仅知道旅社里有个小小的院落,至于这个院落有多大,她没有细瞧。此时,站在门口一瞧,这院落虽小,可看上去方方正正,利利索索的。院子里还有一棵栀子花树呢,树旁有几小盆葱蒜,长势如栀子花树一样茂盛而翠绿着。

洗漱完毕,曹云烟匆匆走下楼来,她刚要从随身携带的一小包包里拿钱的时候,柳春阳说,她表哥的客人,住一晚上,哪有收钱的道理。再三推辞,柳春阳说什么都不要曹云烟的房钱。她还说,收钱了,她将如何跟表哥交代?实在要给,她让曹云烟给她的表哥戚先生好了。

临别,柳春阳还为曹云烟准备了两个包子,说早饭还没有做好,等吃了稀饭,怕是早班车就赶不上了。两个包子热乎着,她让曹云烟将就一下。

曹云烟接过那两个包子,连声说非常谢谢春阳的热情,让她下次去县城,一定找她。只要到了一中,一问便就能问到的。

老师和学生边上课边做h 边走边动受不了高H/图文无关

曹云烟走了,去了她该去的地方,上班去了。戚先生也去了他的小学校,他到学校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九仙的教室看看,九仙来没来学校上课。

那天,九仙很早就来了,且一到学校,她就开始找同学们要作业本,看看这些天里自己落下来的作业。班主任老师很是不错,他让九仙放学后,去他的办公室,他要让任课老师给九仙补补落下来的课程。九仙说,晚上放学的时候,她可以迟点回家,补完课再走也没事的。

话说这种日子,眨眼之间就过去了几个月,曹云烟偶尔来学校一下,了解了解九仙的情况。当然,曹云烟接触最多的便是戚先生。戚先生说,自从有了曹老师的资助,他也就没出钱帮助九仙了。只是在九仙的学习上,他时不时地像关照自己的孩子一样,关照着九仙。

九仙的学习成绩一直处于班级里的前五名,母亲吴月婵也还算坚强,病病歪歪的身子始终坚持着。可能,正是因为自己觉得肩上的担子太重了,她是一刻都不敢懈怠的。按照柳素英的话说,那就是弯扁担不容易折断的道理。

是呀,吴月婵这条弯扁担,她又怎敢折断呢?有老有小,有病有灾的,一家人都等着她,她不死撑着不行呀!

又到了秋天,九仙家所在的那个村庄,突然开始分产到户了。人家有劳动力,九仙家没有;人家有老黄牛,九仙家没有;人家有手扶拖拉机,九仙家更是没有。那些耕地耙田,那些抗旱灌溉,那些收割栽插,那些除草施肥等等农田里的事儿,九仙家只有母亲吴月婵在操持着。她既是男人,又是女人。那些年里,还是多亏了舅舅们的帮助,一些重体力活儿,大多数由舅舅们来完成。

九仙说,舅舅也只有大舅了。二舅身体有恙,重活儿已经不能再做,三舅和三舅妈离婚后,各奔东西,连自个儿的闺女都撂给了外婆。而外婆自从父亲戚槐云去世后,一病不起。于医院里住了近两个月的院,母亲吴月婵将家里的一些积蓄全部贴补了进去,最后还是因为没钱治疗,舅舅们便将外婆拖回了家。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