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强行挺进岳身体 岳下面要高潮了

强行挺进岳身体 岳下面要高潮了/图文无关

城市的冬天,总是来的特别晚,天气已经冷了,树上的黄叶绿叶依然在枝头上悠闲的晃动。

妈妈的电话,早早地打来,说着家乡的大雪,已经盖满了院子,盖满了山野。

孩子抢走了电话,叫着奶奶要看雪,奶奶像个孩子一样,拿着手机到屋外,将摄像头对准了厚厚的积雪。

孩子兴奋地看着,可没一会儿就跑了,嘴里嘟囔着,我们这里为什么不下雪,我要这里也下雪。

雪是冰冷的,却寄托着思念与温情,雪是遥远的,却承载着孩子的期许,漫天飞舞的雪花,飘落在心头,铺展成,四季中最圣洁美丽的童话。

12月13日,岳母过生日(原本生日还要晚几天,不是周末,姐妹几个一商量,提前到周日过,大家都有时间,能凑在一起热闹热闹。),姐妹三个三家都回来了。

早晨的时候,天气晴朗,阳光懒洋洋地在院子里照着。姐妹几个轮流擀了手擀面,一锅一锅地煮出来,完成了岳母生日的第一道工序。

十点左右,女儿喊了声外面下雪了,便带头跑了出去。向外面看看,太阳依然在,却凭空飘起了雪花。过了一会儿,云层遮住了阳光,雪渐渐大了起来,柳絮般飞舞的雪花在微微的风中,下的很急,像是也要赶来凑热闹一样。

听到消息的二姨和她妹妹一家,舅舅和他的大女儿一家,还有三姨,把屋里挤的满满的,原本有点冷的屋子,一下子暖和起来了。

大人们忙忙碌碌地一边准备饭菜,一边聊着天。孩子们也热闹起来了,从三岁到十岁,大大小小六个孩子跑进跑出,一会儿出去玩雪,一会儿出去抓冰,弄得手上湿漉漉的沾满了泥巴,被大人拉过来领着去洗了手,一会又跑出去。

小妹夫今天露了一手厨艺,做了个可乐鸡翅,刚上桌,孩子桌的那一盘就被一扫而空,大人们把另一桌的可乐鸡翅也给端了过去,五分钟不到再次清盘。这道菜无疑是最受欢迎的一道菜了。小妹夫说,多亏我在做菜的时候就吃了一块。

岳父亲自上手做了一个辣子炒鸡,因为比较辣,引不起孩子们的关注,倒是让大人们一饱口福了。

其余的炒菜被二姨一手包了,其他人负责打下手。很快,丰盛的宴席在外面雪花盛开的日子,在炉子和空调一起烘烤的暖烘烘的屋里开始了。

吃的差不多了,一群孩子在大人的帮助下,准备好了点燃蜡烛的蛋糕,端到岳母面前,大家一起唱起来生日歌。唱完之后,岳母一口气将蜡烛吹灭。年纪最小的大壮在一边嘟着嘴,也想吹蜡烛,可还没开始,蜡烛已经全灭了,惹得大家一阵大笑。

如今,生活在快节奏的时代,孩子们天南海北,留下空巢老人守着那处永远的家,这么多人能聚在一起的日子越来越少了。

小时候,最喜欢的季节是冬天,因为冬天里有太多值得期待的事情。可以有很多好吃的,可以穿新衣服,可以自由玩耍,可以放鞭炮,这一切都源于过年。在村里,冬天到了也就预示着年关要到了,需要准备很多东西,蒸豆包和年糕,做豆腐,杀猪杀鸡,扫房子等等很多事,似乎整个冬天都在为过年做准备。

强行挺进岳身体 岳下面要高潮了/图文无关

小时候,冬天的雪特别多,每个冬天都要下几场。每当早晨醒来,看到外面一片白茫茫的世界,都会很兴奋。下雪后的第一件是扫雪,用笤帚先把门口扫出来,然后用扫把把院子通向大门口、厢房、后院的路扫出来,最后在把雪扫到一块,堆成一个大雪堆。如果下雪正赶上放假,几个小伙伴凑到一起,便又是一个欢乐的游戏时光,堆雪人,打雪仗,玩到手和脸冻的通红也不在意。村子四面环山,冬天的风很冷,手脚经常被冻的裂开口子。不过这样无法阻止孩子们玩雪的热情。

冬天里,最喜欢吃的是铜火锅,火锅是烧炭的,最底下有一个托盘,托盘用来接住上面掉下来的碳灰。托盘上是火锅底座,除了用来点火外,还有个很重要的作用是的通风,保证火锅炉子内炭火的充分燃烧。中间外围是火锅,火锅外壁上有两个提火锅的把手,中心的向上收缩的圆柱形是烧炭的炉子,也可以说是可以烧火的烟囱。再向上便是有两个提手的盖子了。

火锅的做法有点特别,母亲负责装火锅,先把菜一层层的菜铺好,最下面一层是自家腌制的酸菜(整棵的白菜用开水烫过,装在大缸里,装一层白菜撒一层盐,装满后用大石头压住,一个月以后就差不多腌好了。),然后是一层冻豆腐(自家做的豆腐,切成块,晚上放到院子里冻透,吃之前先放到水缸里化开。),再铺一层粉条(当地的土豆粉,用开水提前烫软),再上面是煮好的猪骨头上拆下来的瘦肉,然后撒上火锅专用调料(小海米小章鱼之类的东西),没有调料也可以放几个虾仁进去,最上面一层是煮熟切好的白肉片,到这里菜就装好了,浇上提前煮好的肉汤,盖好盖,开始生火锅。

第一次生火锅是爸爸一边教我一边做。先把干透的转莲杆(向日葵的枝干)踩碎,掰的短短的,放在火锅的炉子里,用玉米皮引燃,然后放上敲碎的玉米瓤,一会儿火便烧起来了,等存住底火后,就可以加入用木头烧好的碳,让它自己烧,不用再一直盯着了。有时为了让菜熟的快些,会用玉米瓤烧到开锅再放碳。熟好的酸菜,呈现绿油油的颜色,连汤带菜捞上一碗,又热乎又美味。在寒冷的冬天,一家人围在一起吃着热气腾腾的火锅,无比温馨。

冬天还有一个最大的期盼,就是在城里的老叔回来过年,老叔每次回来都会带回很多好吃的,尤其是各种各样的糖,比村里卖的硬硬的糖块好吃一万倍。

小时候期盼的各种物品,在今天已不足为奇,即使在农村,也到处可见。但在30多年前的农村那个依然贫瘠的时代的孩子眼中,确是充满了诱惑力。

我问女儿:“你最喜欢哪个季节?”

女儿说:“我最喜欢夏天和冬天,因为冬天可以玩雪,夏天可以吃冰糕。我也喜欢春天和秋天,春天开满鲜花,秋天天气凉爽。”

现在人们的生活中,物质极其丰富,小孩子所拥有的期待越来越少。反而被电子产品,各种味道很重颜色鲜艳的零食,成套的塑料玩具所吸引,自由的时间越来越少,大部分校外时间都宅在家里与作业作斗争。

在冬天,如果能下雪,便会引起孩子极大的兴趣。记得有一年的冬天,下的雪很大,孩子们要出去玩,便跑到楼下,在楼前玩雪。孩子对喜欢玩的东西,总是会投入极大的热情,玩起来从来想不起来要回去。当我们喊着要回家的时候,他们还没玩尽兴。女儿跑到储藏室拿了一个塑料桶和一把小铲子。我问她拿桶干什么。她说,要把雪装回家。我说,家里那么热,拿回去一会儿就化了。她说,没事。最后装了一桶雪回家了。虽然雪带回家后很快就化了,但在孩子的心里却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冬天里,孩子心里还有一个期待,就是过年回奶奶家或姥姥家过年。奶奶家或姥姥家都在农村,房子都带着院子,家里养着一些小动物。以前家里养过的小鸡,兔子,最后都送回姥姥家了,孩子每次回去都要先去看看自己的小伙伴。奶奶家的养的动物更多,一群鸡和一群鹅,一只大肥猫,四只小狗,还有一只别人家的狗常住这里,在这混吃混喝。

冬天里,后院的庄家都收割完了,后院便成了一大片空地,成了孩子的游乐场。一次,孩子们发现几只大白鹅在后院里悠闲的散步,想和大鹅一起玩,便一起跑到后面去追大鹅。大鹅看有人过来,还隔着很远,就开始跑。三个孩子一看大鹅开始跑,追的更来劲了,一人拿着一根柴火杆子,就像是挥舞着长剑的侠客,在为了正义追杀敌人。而前面逃脱的大鹅敌人,则使开浑身解数,扑腾着双翅,撒开两腿,在一片烟尘中落荒而逃。最后,孩子们跑累了,依然没能靠近大鹅,一边呼哧呼哧地喘气,一边不甘心地盯着大鹅。

在城里,孩子们大部分时间在作业和兴趣班中度过。而回到村里,便成了出笼的鸟,可以自由自在地飞翔。

我很幸运,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如今还能经常带着孩子回到农村。回农村老家的时间往往是在冬季,就像远游的孩子,虽然成了家,虽然有了自己的孩子,在每到年关的时候,总有着回家的渴望。

远方的冬天,在千里之外,宽敞的院子,红砖红瓦的老屋,热乎乎的大炕,有些苍老的父母,一念之间,都在眼前浮现。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