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老师灌满浓精上课h 教室撩开老师的裙子和丝袜

2021年02月05日20百度未收录

老师灌满浓精上课h 教室撩开老师的裙子和丝袜/图文无关

“徐组长,你和马老的大儿子也熟悉?”范局长突然问道。

“马大哥帮了我一次,谈不上熟悉。”我摇了摇头道。

“马老的最出息的就是这个大儿子。”范局长赞叹道。

“马大哥是做什么工作的?”我疑惑道。

“还是让马家的人给你说吧,我就不便多嘴了。”范局长哈哈一笑道。

范局长把我送到了店门口,还亲自去店里坐了一会,和我约定时间具体交换一下意见,过了一会才离开。

黄丽丽问我刚刚那个是谁,我告诉她说,是教育局长。

“我的天啊,教育局长竟然来我们店里,是不是我们店可以开业了?”黄丽丽兴奋道。

“差不多吧。”我笑了笑,范局长能过来自然也是给我示好,至于工商局的查封,只是走个样子,自然有范局长去解决。

“那太好了,我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赵老师他们。”黄丽丽高兴道。

我笑了笑。

这才想到冯晓莹的短信我还没有回的,干脆直接给她打了一个电话,简单的沟通了一下,不过她也不清楚情况,只是这样的事情,政府系统肯定第一时间知道,才提前告诉我的。

我突然有个感觉,新闻报被查,会不会和赵丽莎有关系。

她一离开就是三五天不见消息。

我想到了教育局这边的事情解决的差不多了,配合韩书记在市委领导班子上的讲话,我的事情,应该问题不大,就主动给赵丽莎打了一个电话。

我电话打不过去,等了许久她才接通,我听声音像是感冒,问她在哪里的,她给我说在家的。

我挂了电话,原来这几天她是感冒了,才没联系我。

“徐老师,赵老师他们说这个事情肯定要庆祝一下,说晚上大家一起吃个饭。”黄丽丽看我从楼下下来,就是高兴道。

“改天吧,我先出去一趟。”我打了一辆车,在临近的大药房买了一些感冒药,就急匆匆的去了环球广场。

大概二十多分钟后,我到了公寓门前,打开门进去,发现客厅没人,我换了鞋拎着药走进卧室,果然赵丽莎正躺在床上的。

“生病了,吃药了吗?我给你买了药。”我把药放到床头柜前,想着她肯定记不得买药吃,走到外面看到饮水机里水都没有。

我从冰箱里拿出两瓶矿泉水,烧开倒了一杯端了过来,放到柜子前。

老师灌满浓精上课h 教室撩开老师的裙子和丝袜/图文无关

赵丽莎一直背对着我,没有吭声,我还以为她睡着了,就扭过头看看,别烧晕了。

我伸过头的时候,赵丽莎突然蒙着头了。

“怎么?还蒙着头,不闷啊。”我愣了一下,伸手拉了拉被子却拉不动,苦笑一声,就告诉她药和水放这里了,等下记得喝。

“你要走吗?”赵丽莎突然蒙着被子说了一句。

“不走,给你收拾一下,外面搞的像是垃圾场一样。”我笑着道,看着她还蒙着被子,有些哭笑不得,什么时候赵丽莎也喜欢这个调调。

我在外面收拾了一下房间,等忙好看了一眼床头柜,药也吃了,我就放心了,看她侧着睡觉没有打扰她,就在外面沙发上坐着,抽了一根烟。

我突然看到沙发旁边的柜子下,放着一张飞机票。

我看了一眼,赵丽莎竟然是昨天才从京州飞回来的,原来她这几天去了京州。

“还真的不会照顾自己,刚从京州回来,就生病了。”我低喃道,想到她单独一个人去京州是做什么,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我的事。

我心里一暖,叹息了一声。

这一次去马老家,和范局长的碰面,是一个好的开始,有了教委的支持,最起码可以帮我正了名,接下来配合冯仑的宣传部。

我之前安排的一些事情,这个时候也可以揭晓。

还好有了上一次的未雨绸缪,本以为用在王副校长以及升职系主任上,现在看来,这个时候才是最恰当的时机。

我相信马老和我的见面,冯仑,刘科长背后的家族,应该已经知道消息,接下来就是尽快和他们碰头,开始妥善的布局。

给陈倩打了一个电话,到时候大家约一下地方。

安排好明天晚上,大家也就晚上有空。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下午五点多,看了一眼赵丽莎还在睡觉,我就悄悄的换上鞋走了出去,我这边刚走,那边赵丽莎就发了一个信息过来。

“你走了吗?”赵丽莎问道。

“你醒了啊,那刚好,我去给你买点菜做饭,你收拾一下也赶紧起床吧。”我发了一个信息,问她想吃什么。

“你先回去吧,我今天不想吃饭。”赵丽莎回了一个信息。

“不吃点怎么行。”我问道。

“你烦不烦,不吃。”赵丽莎直接回了一个信息,然后我再发信息,她就干脆不回了。

我愣了一下,这个女人难道大姨妈来了,怎么又莫名其妙的发火。

即然不让我去做饭,我就打了一个车直接回到店里,刚走到店门口的时候,手机一个信息跳了出来,赵丽莎问我到家了吗?

我给她说,已经到店里了,嘱托她饿了记得点外卖。

“刚刚不好意思。”赵丽莎回复了一个信息。

“嗯,没事,我不会和病人计较的,桌子上有药你看清楚了,白色的吃一个,蓝色的吃两个,别吃多了。”我怕她马虎,吃多了,一个人照顾不好自己。

“嗯,你也别忘记吃饭。”赵丽莎回了一条。

我然后就没回了,想着她应该也累了,没再打扰她。

“徐老师你回来了?事情忙完了吗?”黄丽丽看我从外面回来,惊讶道。

“是啊,忙完了。”我点了点头。

“对了,徐老师你的快递到了。”黄丽丽哦了一声。

“哪里的?”我问道。

“同城寄过来的,好像是从市委寄过来的。”黄丽丽走过去找了一下,递给我,还真是市委寄过来的,不会是市委领导回信了吧?

“应该是吧。”我嗯了一声,打开外包袋从里面掏出来一个薄薄的红色本子,我心跳瞬间加快了,好似想到了什么东西。

“徐老师这是什么东西?”黄丽丽凑过来有些不解。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