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让孩子过有仪式感和年味儿的春节 这些家长各有“高招儿”

“现在的孩子太幸福了,和我小时候相比,简直每一天都像是过年。真到了过年的时候反而没有那么强烈的感受了。”临近春节,80后妈妈小璐最发愁的事情是,如今的孩子吃穿不愁、玩具成堆,还经常抱着“电子屏幕”,如何让孩子过一个有年味儿的春节?新春的脚步越来越近,很多家长都和小璐一样,正在忙着和孩子一起寻找“年味儿”。

80后妈妈
带宝宝找回记忆里的年味儿
如何让自己4岁的宝宝过一个有年味儿的春节?
小璐回忆起上世纪80年代的春节,她说:“那时候,虽然物质并不丰富,但是穿件新衣服、吃块年糕、放串鞭炮,收到一份10元的红包,过年的喜悦感就能从心底溢出来。”腊月二十三小年当天,姥姥会在晚饭后贴上灶王爷画像,并摆上一盘子糖瓜,让灶王爷吃了糖瓜嘴巴甜,好上天去“汇报”点好话。不过,那一天小孩子最感兴趣的还是能吃到甜甜的糖瓜。接下来的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磨豆腐,二十六割年肉……按照民俗老礼儿,几乎每一天,都有着不同的内容。妈妈做年夜饭时炸鱼炖肉散发的香气,爸爸带着孩子贴窗花、贴春联,都是回忆里浓浓的年味儿。“过年,过的就是一种仪式感。”
小璐决定,今年也要带着孩子找回旧时的年味儿。腊月二十三这一天,她带着孩子,手工制作了一张灶王爷的画像,一边用画笔上色,一边给宝宝讲了灶王爷的传说故事。看“小猪佩琪”动画片长大的宝宝听到这个民间传说,居然专注到目不转睛,还拿起一块糖瓜往灶王爷嘴里送。
写福字也是传统新年必不可少的项目。小璐准备好毛笔、墨汁和红色宣纸,用毛笔蘸好墨水,手把手带着孩子在纸上一笔一画地写上福字。孩子顽皮,非要自己拿着笔写,结果弄得满手满脸全是墨汁。这个开心的过程,她相信会在宝宝的头脑中形成对新年的记忆。这个福字,她也准备在大年三十一早,让孩子亲手贴在大门上,并告诉孩子,这代表着新一年要开始了……
小时候,过年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情是蒸年糕。“平时都是从老字号买年糕,今年过年自己带孩子做一个。”小璐买来了糯米、豆馅、果脯、芝麻,按照传统做法先蒸好糯米,再层层迭迭摆好豆馅。最后是让宝宝自己参与的环节——摆上各色果脯,并一一告诉孩子每种果脯的名称。山楂脯有点酸、梨脯甜甜的、瓜条的味道有点怪……孩子觉得制作年糕特别有意思,尝到了“妈妈小时候的年夜饭”,还知道了过年吃年糕寓意着“年年高”。
“带孩子体验旧年礼,既教了宝宝传统民俗,也让我自己重温了记忆里幸福的时刻……”小璐说,传统需要这样一代代传承下去。
留京过年的南方家长
带孩子体验北方的年味儿
距离除夕还有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依依和妹妹悠悠已经开始每天掰着手指头倒计时。姐妹俩出生在一个南方家庭,不过今年,响应疫情防控需要,留京过年的父母将为她们送上一个北方味儿的春节。
放寒假前,依依学校的老师问孩子们如何过大年,大家七嘴八舌地介绍起自己的春节记忆:包饺子、贴窗花、挂年画……轮到依依时,她有些茫然,她告诉老师和同学:“我们除夕就是吃年夜饭,不包饺子”,班里不少同学露出惊讶的表情。
一回到家,依依就向爸爸妈妈提出了心愿:想过一个和同学们一样的北方年。这让家长犯了愁。张先生和爱人从浙江来北京15年,虽然早已适应北方的生活,但对于春节,依旧还保留了南方的习惯:除夕夜烧一桌丰盛的晚餐,开一坛上好的黄酒,大家举杯相庆。“在老家农村,还会有人家写春联、磨年糕,但在城市里,现在过得比较简单了。”张先生说。
今年,为了响应就地过年的号召,张先生一家决定留在北京过年。如何让这个年有滋有味,他一直在琢磨。女儿的心愿顿时让他找到了方向:那就让孩子们感受一下北方的年味儿吧。他把想法和妻子、老人分享,大家一致赞同。

随着除夕临近,过“北方年”的准备已经开始。依依妈妈买回一迭红纸、几幅“牛气冲天”主题的年画,张先生扛回了5斤面粉,“就是用来包饺子的,以前从来没买过这么多面粉。”他笑道。这几天,依依在妈妈的指导下,正在练习用红纸剪出各种漂亮的窗花,“家里的每一扇窗户都要贴上我剪的窗花。”她说。妹妹则喊着要在除夕夜帮外婆擀饺子皮。

到底这个年够不够北方味儿?张先生还没有把握。他们从来没包过饺子,会不会露馅儿,能不能熟,他也没信心。但这都无妨,给孩子一段开心的别样记忆,这就足够了。
过了腊月二十五,好消息传来,张先生的朋友一家今年也放弃了去海南过春节的计划。这位朋友是地道的老北京,听说张先生家要体验“过北方年”,当即提出除夕带着家人一起来张先生家,“合伙”过年。“这下不担心年味儿跑偏了,他们还会准备灯谜,除了不放鞭炮,都按照小时候在胡同里过年的模样来。”张先生说。
当然,到了正月初一,张先生家还是会煮一锅热腾腾的汤圆。“这寄托着对故乡的思念。”他说。
疫情下的“新年礼”
家人“云团聚”隔空传心意
“亲爱的姥姥姥爷,见字如面。今年春节,我们不能像以往一样回东北老家陪您过年了,但是距离阻隔不了亲情,您寄的包裹已经送到了,都是我最爱吃的家乡美食,除夕那天,妈妈会把它们做成美味的年夜饭!”腊月二十三小年这一天,小学五年级学生小毅和爸爸妈妈收到了一箱“沉沉的快递”,他便拿起纸笔,向远在吉林的姥姥姥爷寄去全家人的思念和祝福。
“每年这个时候,我们一家都会带着大包小包的年货回老家,返回北京时,爸妈给我们准备的年货更是塞满了旅行箱。”小毅妈说,今年因为疫情,一家人留京过年,往年春节假期结束时“塞满的旅行箱”,变成了“沉沉的快递箱”,“隔空传送的包裹里,是家乡的味道,塞满了冰箱,更暖了儿女的心。”
作为“回礼”,小毅和爸爸妈妈也采购了一整箱北京特色年货,随包裹附上了一封小毅主笔的“拜年信”。
“写信在我们这代人的眼里是一种有点‘过时’的交流方式,很久没接触了。但对孩子来说,写信格式是什么样的、字句如何斟酌、用什么信纸等等,这些都是新鲜事。”小毅妈说,因为疫情,让书信这种独特的情感交流方式回归生活,给人与人之间的情感表达增添了一份醇厚,同时也被赋予了更多新的内涵,“写信拜年,有心意,也有新意。”
少串门,少聚集,见面拱手相迎……疫情之下的春节,孩子们自觉形成了不少“新年礼”。小毅在信中提醒姥姥姥爷:“出门一定做好防护,勤洗手,家里常通风。姥姥爱打麻将,今年过春节,就别上朋友家串门了,现在流行和朋友打电话、发微信拜年,在线上相约送祝福。”
除了要“见字如面”,小毅还和姥姥姥爷约好在大年三十“见屏如面”。“我们全家都期待着和姥姥姥爷‘云团聚’。”小毅说,不仅是他们一家三口,舅舅、小姨各家都会赴约,大家一起打开视频,互道祝福、抢红包,在线同屏包饺子,“共享”年夜饭。
“我们一家每年都要把孩子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都接过来,再叫上兄弟姐妹,选一家不错的餐馆,一大家人聚在一起过年,这才有年味儿。”语涵的妈妈郭女士说,今年春节,小学六年级的女儿主动提出,年夜饭要换个形式。“咱家人多,应该避免在外聚餐,不如亲自下厨,有家的味道,年味儿更浓。”
一家人都很赞同语涵的想法,腊月二十四“扫尘日”,语涵帮助爸爸妈妈把家里全部打扫了一遍,接下来,他们就要为除夕的年夜饭做准备了。由郭女士当“总管”,一家人集思广益,分别认领了各自的任务。郭女士说:“这几天,我已经陆续收到家人报的菜单,除夕当天,各家都准备一道拿手菜,孩子她舅负责炖牛肉,她小姨烧鱼和虾,我负责准备主食、擀饺子皮,老人带着孩子们一起包饺子……一家人其乐融融。”

不推荐的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