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男子多年没吃过一顿年夜饭:抗癌八年花销百万 父亲打工救子不敢休息

日前,在位于北京市的门头沟一处工地上,电焊工人蒙国安正在进行最后的收尾工作。眼下已是年关,很多工人都沉浸在即将放假回家过年的喜悦中,然而,蒙国安脸上却是化不开的忧愁。因为,这一年,他很可能仍不能和家人团聚。而实则,蒙国安并非不想回家过年,“过年就没活了,没活干就没钱,没钱孩子就没法治疗……”这个推理关系的最终落点是孩子的治疗费用。“过年就图个团圆,可自打孩子病了,这个家就再没有团聚过了……”谈及孩子的病,蒙国安忍不住的叹气。


图为工地工作中的蒙国安
蒙国安,甘肃省镇原县人。他和妻子育有两个孩子。大女儿小莉懂事乖巧,小儿子小博活泼听话。和众多父母一样,蒙国安和妻子将一双儿女视为掌中宝。尤其蒙国安,更是对孩子宠爱有加,每每看着俩孩子,他都在心里默默告诉自己一定要做世界上最好的爸爸,把所有最好的一切都给自己的孩子。然而却事与愿违,迫于生计,聚少离多的日子里,蒙国安没有能给予孩子更多的陪伴。而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工地上的蒙国安在干活
2007年,蒙国安5岁的小儿子小博因为一次患病被检查出血小板减少,随后的治疗中,症状虽有所缓解但并不彻底。然而这个细微的变化并没有引起夫妻俩过多的注意。直到2012年,小博再一次因为发烧住进了医院,且当时小博的各项检查都显示数据指标异常。而由于小博所在的区域医疗条件有限,蒙国安和妻子便带着孩子紧急去往北京儿童医院。最终,小博被确诊为重型再生障碍性贫血。


小博的诊断证明书
一纸诊断打破了既有的平静和温馨,也让夫妻俩犹如遭到当头一击,久久没有回过神来,用他们的话说:“感觉天塌了”。确诊之后,医生当时就建议尽快为孩子做骨髓移植,可因为一直找不到合适的骨髓,移植的方案也只能一再延迟,期间,小博也只能选择中西医结合治疗的方法进行保守治疗,定期进行输血小板。夫妻俩怎么也想不到,儿子的抗癌之路,一走就是八年。


图为患病中的小博
为儿子治疗期间,夫妻俩进行了明确的“分工”,妻子在医院陪护,负责照顾儿子日常的生活及配合治疗,蒙国安则负责在外打工挣钱。而当时,13岁的女儿则只能留在老家交由孩子的爷爷奶奶进行看护。时间到了2019年,小博病情开始加重,每隔半个月甚至最短一周时间内就得输一次血小板,而且经常性感染、发烧,那个时候,小博多半的时间都是在医院度过。而这些,也预示着小博不能再进行保守治疗,必须进行配型移植。不得已,蒙国安和儿子的配型虽只是半相合,最终还是做了骨髓移植。


工地上蒙国安在歇息的瞬间透过窗子向外望去
而于此同时,蒙国安的女儿小莉考上了政法大学,然而蒙国安内心腾起一丝宽慰瞬间被愧意浇灭。“这些年为了照顾儿子,给儿子治病挣钱,忙的根本没时间回家,都忽视了女儿”考虑到家庭的状况和弟弟的病情,懂事的小莉自己贷款上学,放假就去打工,基本上不让父母操心。谈及女儿的独立,蒙国安几度哽咽……

蒙国安谈及女儿的懂事眼中泛着泪花所幸,移植后的小博有了好转。而由于小博处于抗排异期不能有任何感染,只能待在北京的出租屋由母亲进行全天照顾。期间,很长一段时间里,由于疫情原因加上为避免去医院发生交差感染,小博的妈妈也靠自学学会了给孩子打针。“孩子血小板低的时候,需打一种极昂贵的针,一针1008元,一天一针,连续打14天。除了打针,还有吃药,其中的一种药艾曲博帕,一盒6000元,只能维持7天。”每天高额的花销,压得夫妻俩有些喘不过气。

图为小博的母亲小博后续还将一直吃药维持,每个月都要花费四五千块钱,鉴于小博的状况,当地政府为其办理了低保。“儿子今年十八岁了,由于生病初中便休学,期间再也没回过学校。每次和他姐姐打电话,他总爱问姐姐学校的事,他说他也想考大学……”小博妈妈看着儿子心疼地忍不住流泪。

工地上蒙国安在歇息患病期间,由于小博白细胞低极易感染,加上家里医疗条件有限,一家人只能租住在医院周边,而蒙国安夫妻俩通常也是交替着回老家,从孩子患病至今,蒙国安一家人已经八年没能聚在一起好好吃一顿年夜饭了。

工地上蒙国安在吃饭,为了省时省钱通常他会自备“干粮”为了给小博看病,小博的妈妈也辞去了饭店的工作,全身心照顾小博。如今,开销的压力全压在了蒙国安身上。蒙国安是个焊接工人,因为腰间盘突出,蒙国安只能接零工,一天收入能有300元。 “整个移植花了将近50万,这八年的治疗整整就用了100多万,借了亲戚朋友30多万,又贷了八万,可还是不够,想到之后的治疗费用,我就根本不敢休息。”每次蒙国安一个活干完之后就得马上找下一个活,根本不敢停歇。

不推荐的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