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小荡货你夹的老师好紧 阿 啊 啊 好深啊 再深点小说

小荡货你夹的老师好紧 阿 啊 啊 好深啊 再深点小说/图文无关

“哇,果然和小女孩完全不同!”秦海顿时口干舌燥,暗道。

至于一旁的张余胜,再怎样的拼命拉扯,也根本拉不动沉寂在画面当中的秦海,只是脸上的苦涩更加的浓烈。

“臭小子,难道说我的威严已经不管用了吗?”柳瑶忍不住轻咬着嘴唇,皱着眉头暗道。

可不应该呀,虽然她才当了两个月的班导,但灭绝师太的名号,她也是从不少同学的耳中听到,传出去简直是让人闻风丧胆,

怎么平常比较听话的秦海还敢正面直视她,还表现的云淡风轻!

“柳老师,秦海他……他身体不太舒服!”苏哲满头汗水的站起来道。

“是吗?可我怎么看觉得他还挺健康!”见到有人接茬,柳瑶的颜色好看了一些。

此话一出,苏哲望着站得笔直的秦海,顿时便支支吾吾的道:“身体不舒服,也不是外表能够看得出来的。”

望着正和柳瑶唇枪舌战的苏哲,秦海顿时心中一暖。

不愧是好兄弟呀,他顿时觉得没有拿苏哲当成任务目标,还真是特别对的决定!

“既然身体不舒服,那张余胜打扫七天卫生,秦海抄写十遍校规下星期给我!”

柳瑶轻挑弯眉,明亮的眼眸中凸显出笑意,妖艳的红唇微微一勾,尽显妩媚姿态。

“不是,老师能不能给我换一个?”秦海紧皱的眉头,嘴角上流露出一丝苦笑。

上一辈子都没好好写过字,要是抄这么多校规他简直就是生不如死,还是打扫卫生比较适合他。

“哪来的这么多要求?赶紧回去坐好。”柳瑶看到秦海反驳她的意思,便忍不住呵斥道。

如果不趁现在树立起威严,那她以后还怎么管教这群青春期脾气又暴躁的学生?

“老师你是不是大姨妈来了?脾气这么暴。”秦海又开了两秒透视眼,嘴角微微一勾。

反正只要时间不超过十秒钟,对于他的影响微乎其微,不用看的太多,一点就够了!

“胡说八道什么呢?”柳瑶俏脸微红,美目死死的瞪着秦海。

同时心中也满是震惊,秦海怎么就知道她大姨妈来了?

这么隐私的问题,除了她老妈之外,还有最好的闺蜜,其余的人根本就不可能会知道呀。

“老秦别说了,赶紧走吧!”张余胜望着柳瑶在想事情,便一把拉着秦海快速朝着苏哲的方向跑去。

见状,秦海也满是无奈,就算是老师又能怎么样?该骂还得骂。

但现在没有办法,只能跟在张余胜里的身后,坐到了苏哲的身边。

小荡货你夹的老师好紧 阿 啊 啊 好深啊 再深点小说/图文无关

“老秦别担心,校规交给我两小时就能搞定!”苏哲拍着胸脯保证道。

“那就谢了兄弟!”秦海感动的说道。

写字对于他现在是真的头疼,而且事成之后肯定也不会亏待苏哲!

然而柳瑶看到秦海和苏哲聊天的场景,嘴角露出一抹冷笑,还想找人帮忙,真当她这两个月的班主任是白当的是吧!

“对了,提醒大家一句,别想找人帮忙写,我这里可是有着你们每个人的笔迹呢,如果不一样那就再写十遍!”

柳瑶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狡猾的笑容,前面有人代写她知道,但秦海居然敢对她出言不逊,这也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而已。

“我……”秦海正准备骂出口,脑海当中却又传来系统的提示。

“叮,书法大师养成一,亲手写十篇校规!”

“任务奖励,书法初级!”

“任务失败,躺在床上一星期不能动弹!”

我的天啊,你是要玩死我吧?

秦海将脏话收了回来,眼中的泪水正在酝酿。

“老秦,这我就帮不到你了!”苏哲的话语又宛如一道暴击。

苏哲的笔迹别说是柳瑶能够察觉出来,就连一个班的同学百分之八十以上的都认的出来,实在是有点特别。

“没关系,我能搞定!”秦海深吸了一口气,拍了拍苏哲的肩膀以示安慰。

如果没有任务或许听到苏哲的话他会伤心,当然也不会责怪对方,只是觉得写字对他来说太过于困难。

“说的也是,反正也不难!”苏哲脸上露出了放松的笑意,随后耸了耸肩。

他两个小时能搞定,秦海只要愿意花上五六个小时肯定也没问题,反正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

怎么算都够了!

对此,秦海只能强忍住苦笑,挤出了一丝善意的微笑。

“别在下面交头接耳,已经开始上课了!”柳瑶黛眉微皱,望着还在说话的秦海和苏哲,冷声道。

已经提醒过,如果还敢说话,那她也不介意把惩罚继续加重!

老实的苏哲吓了一跳,浑身抖了一抖,翻开课文仔细的阅读起来。

至于秦海也是用手摸着下巴,认真的思考着。

小荡货你夹的老师好紧 阿 啊 啊 好深啊 再深点小说/图文无关

“书法任务完不成,就要躺一个礼拜,那骑摩托车带人的任务,还是抓紧点搞定为好!”

望着班级一片寂静,全部都沉醉在学习当中,柳瑶则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来按照她的办法来树立威严还是比较有作用的吗?

随后柳瑶在看到新冒出来的刺头秦海,正望着桌面发呆时,恨得牙痒痒!

“算了,等这一次惩罚过后,再让他好看。”柳瑶吐出一口浊气,心中暗道。

反正她也知道秦海的英语差到了极点,而她又是英语老师,这一次抄写校规,下一次就抄单词。

柳瑶的脸上便露出了奸计得逞的笑容。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的时间,反正在考虑好后,秦海便趴在桌面香甜的睡了起来。

至于柳瑶那边他根本就不担心,再怎么嚣张还不是一个女人,有什么大不了的。

“老秦,走了!”

听到苏哲的催促,秦海迷糊的摆了摆手说道:“你们先回去,我再睡一会儿,要出去办事去了。”

“那好,我们就先走了!”苏哲没有过问太多,也明白秦海应该是要去将高利贷全部还清。

在打了一声招呼过后,便全部离开!

空荡的教室,只剩秦海一人还趴着睡觉!

突然,一个高挑的身影,从门外跌跌撞撞的走了进来,径直的坐在讲台前的椅子上!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