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办公室和老师.啊 慢点 超级yin荡的女教师小说

办公室和老师.啊 慢点 超级yin荡的女教师小说/图文无关

简笙是一名光荣的祖国园丁,简言之就是人民教师,虽然教的是体育。她所在的学校是私人创办的贵族学校,分为小学和初中部,她是小学部的体育老师,负责的年级是三年级。

虽然说贵族学校师资力量雄厚,工资和福利各方面也比普通学校好,但是拿人家的工资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能来上他们学校的小孩都是非富即贵,一个个镶金戴玉的,哪一个不是父母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就是跑步跌一跤家长都会找上门来,仿佛受了多大的罪一样。

所以她这个体育老师尤为紧张,因为上体育课免不了要跑要跳的,这一不小心伤到这些金贵的小身子,她恐怕会被校方和家长扒层皮。

不过即便如此学校也是非常重视体育这方便,毕竟现在提倡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当当德智上去了,身体素质上不去有什么用,所以校方也极其重视这方面,所以每年都会展开校运会,美其名曰要让孩子们多运动运动,在运动和比赛中体会比赛和友谊的互助关系。

简笙刚放下包包就被叫到了校长办公室,一起来的还有小学部体育组的组长罗峰,也就是她的直系上司,男人穿着运动服,一米八八的身材高大无比,国字脸上的眉毛很浓,他的脸不属于传统美男型,但是锋利的眉形给人一种刚毅的感觉。

他这么一站,一米六七的简笙和一米七的校长立马就显的小鸟依人了,校长大人恐怕也是觉得他这身高是在太迫人了,招招手让两人坐下来。

“我今天找你们来主要是商量一下校运会的事情,校方已经决定在这个月底举办,还有半个月的时间,你跟罗峰就负责小学部的一切事宜,能完成任务吗。”

“放心吧郝校长。”两人回答。

两人走到门口的时候又被郝校长叫住,他挺着啤酒肚过来,左右看了看才说:“一定要完成任务啊,我才不想输给初中部那个老不修。”

二人:“……”校长大人真是太调皮了。

简笙早上没有课,罗峰便将各个班级报名的任务交给她,她应了声就去忙了,差不多一圈下来,她准备拿着名单回办公室整理一下,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就响了。

是容晓打来了。

“阿笙啊,今晚腾出空来,我请你吃饭。”

“好啊,我要山珍海味。”

“不好意思,只有粗茶淡饭。”

“你家男人那么有钱,请客还这么寒酸,那我还不如吃食堂,我听说今晚食堂还有卤猪蹄呢。”

那头哈哈大笑,最后总结:“行了啊,今晚盛世酒店,七点,不见不散,啊对了记得穿着打扮好看一点啊,至少收拾收拾,别给我整一身运动装来,否则我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简笙骂了一句凶残就挂了,随后哼着歌开始整理名单,一旁没上课的小陈老师探头过来:“阿笙,什么事情那么高兴呢。

办公室和老师.啊 慢点 超级yin荡的女教师小说/图文无关

“哦,没什么,今晚要去盛世酒店吃饭而已。”

小陈老师眼睛一亮:“那啥,我能以你的家属身份去吗?”

简笙毫不客气的拿开他的胳膊,斜眼:“什么身份,智障儿童?”

被无情打击的小陈老师捂着心脏去角落画圈圈了。

因为某人说的不能穿的太寒碜去赴约,所以她等不及罗峰回来了,把名单一把塞到小陈手里:“待会记得帮我交给罗组长啊,谢谢了。”

“哼,说我是智障儿童,你前脚走我后脚就撕。”

简笙回眸威胁一笑:“你敢,乖啊,姐姐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小陈心满意足了,剩菜就剩菜呗,那可是盛世酒店的剩菜,怎么的也是镶金戴银的,值了。

她不太爱化妆,而且当老师的整天浓妆艳抹也不太好,她放下包包跑到卫生间洗了一把脸,镜子中的女人眉眼修长,鼻子虽然不是非常挺,但胜在小巧,她摸了摸自己的脸,嗯,一点都不油腻。所以也压根不用化妆了吧。

容晓就很嫉妒她皮肤,这真的不是吹牛皮,她的脸真的可以用吹弹可破四个字来形容,她不像别的女孩一样一大堆瓶瓶罐罐的保养,最多一周敷两三次面膜,睡前好好洗脸,爽肤水和润肤霜都还是买超市最平价的。

对于容晓的羡慕嫉妒恨她只有一句真言,那就是吃好睡好,作息规律,并且经常运动,这可是比什么高级护肤品都来得强。

挑了一件怎么穿都不会错的大衣,围上百搭的白色围巾,她在容晓的连环夺命扣之下飞奔出门。

今天是星期五又是下班时间,二三环之内塞满了车,这些甲壳虫前后挨着,时不时有司机不耐烦的按着喇叭,简笙端端正正的坐着,倒是前头的司机一直叹气,一叹气来了一首打油诗:“喇叭声声响,车子不挪窝,轿车司机烦,回家骑单车,掉头难上难,不如听听歌。”

司机大叔一边唱还一边打节奏,简笙噗嗤一声就笑了:“哈哈大叔你真逗。”

“不能不逗啊,我这是自娱自乐啊。”他摇头晃脑,还真的开了广播开始听,听得竟然不是电台还是京剧,简笙乐了:“司机大叔你的爱好真广泛。”

“那可不是,姑娘,要不要我给你唱一段。”

在这拥堵的让人心烦意乱的塞车大军中,简笙却觉得心头暖窝窝的。

司机大叔还真的开始唱京剧,她一边听着一边探头看看外头的堵车情况,不经意之间看到右手边一辆黑色的奥迪,车里的男人慢慢的摇下车窗,他侧着脸,简笙看不太清楚他的面容。大冷天他就穿着一件棉质衬衫,袖子还挽到了小臂,露出白皙的皮肤,面对这样让人烦躁的堵车他也不心烦,而是一只手支着额头,另一只手有节奏的轻轻敲打着方向盘。

她继续往外探了探头,目光落在了他的手上。

那双手十指修长,骨节分明却不突兀,手上的皮肤也是非常白皙,像是玉一般泛着光泽,简笙慢慢看着,就在这个时候,男人不经意之间一回头,就这么对上了她痴汉一般的目光。

竟然是他!

简笙一时之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她刚刚目不转睛的盯着人家的手看,跟个偷窥狂一样,现在还能若无其事的打招呼吗,会不会让人觉得她是个女神经病。

就在简笙纠结的空档,对方已经朝她挥了挥手,笑容浅浅:“这么巧。”

既然人家主动跟她打招呼了,她如果再不说点什么那就有些过了,于是她也傻傻的挥了挥手,咧出小白牙:“是很巧啊。”

巧的一起被堵在了这里。

而且他们昨晚才见的面,这还没过二十四小时呢又见了,这何止是巧,简直是巧的不行。

“那个,你的车拿去维修了吗,有没有赔偿?”她看他开的是新车了,昨晚那辆车应该被送去拯救了。

“你放心,一点小钱而已,你不用一直挂在心上。”他又笑了笑,这个时候前面的堵车大军动了动,后头的司机按了按喇叭,他顿了下,随后打了一个手势。

“那我先走了,再见。”

“再见再见啊,开车慢点啊。”她跟老妈子一样吩咐着,其实这种路上车速还真的快不到哪里去。

“小姑娘,我们终于可以走了。”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