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农村老汉的大肉吊 深山里的老汉的性事

农村老汉的大肉吊 深山里的老汉的性事/图文无关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叶肖麟随手的那一下抛沙正好撒进了其中一头狼头的眼中,顿时双头恶狼动作一滞,叶肖麟看准机会连滚带爬立刻朝着双头恶狼的身后飞速跑去。

虽说他的姿势有些狼狈和可笑,可是现在却是性命攸关的时刻,谁还管姿势好不好看?能逃命在说吧,叶肖麟疯狂的奔跑着,用尽所有力气,俗话说得好,人在危机关头总会爆发出与自身实力不符的力量,用科学的角度来说,那是自身激发了肾上腺素而导致的,现在的叶肖麟就是这种情况。

可是叶肖麟不是体力见长的人,他是靠脑子吃饭的,在逃跑的过程中,身后的狼吼也越来越近,叶肖麟心中顿时大喊不妙,按照声音的判断,自己似乎已经进入了那头怪物的视线范围之内,叶肖麟心中大急。

随即脑中思绪飞快旋转,他边跑边查看四周,想看看是否有什么断木,或者其他东西可以作为自己的武器,事到如今自己也没有其他办法,与其等死不如一搏,可谁想这片茂密的树林那有什么断木之类的武器,别说断木了,连树枝都没有一根,这让叶肖麟心中大骂一声“我靠,”

身后的狼吼声越来越近,叶肖麟急中生智心中开始默念起数字“10,9,8”当自己默念到1的时候,突然间叶肖麟急停脚步,一个漂亮的回身,手中紧握拳头就这么狠狠的朝着身后用力挥去,没错,之前他心中默念的数字就是根据身后双头恶狼疾跑的奔跑声在判断的彼此的距离。

身后的双头恶狼看着眼前的猎物越来越近,两只头已经露出了血盆大口准备好好享受一顿美餐,可是事发突然,双头恶狼怎么也不会想到眼前自己的猎物却会突然回头朝着自己攻击而来,这一时间也让双头恶狼惊诧了一下。

叶肖麟带着回身的冲击和用尽全部力量的一拳正好打中红色鬃毛狼头的鼻子,虽然这突如其来的一拳是一个巧合,可想不到的是,双头恶狼的鼻子也正是他身体中比较脆弱的一部分,这一拳下去顿时把双头恶狼锤了个踉跄。

叶肖麟一看自己这一拳似乎起到了效果,于是咬紧牙关趁着双头恶狼停顿的空隙,自己立刻一个飞扑,朝着双头恶狼身体扑去,叶肖麟一个跳跃顿时已经牢牢的骑在了双头恶狼的身上,叶肖麟双手也是紧紧缠绕着其中一只狼头上,双头恶狼见自己的猎物居然骑在自己的身上,更是怒不可遏,一声惊天的怒吼响彻整个树林,可现在的叶肖麟那还管的了那么多,眼下急中生智,慌乱中,自己双手的手指就是朝着一只狼头的眼睛狠狠插了进去,叶肖麟知道,不管任何生物,眼睛部位是最容易攻破的一个点,就算这只自己从没见过的怪物应该也差不多,这完全是一种赌博的心态。

此刻叶肖麟的手指已经插进了红色鬃毛狼头的眼中,顿时感觉自己的手指有股热气腾腾的液体流向自己的手指,见红了,那是鲜血,叶肖麟看见自己这一击有效,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感觉,是兴奋?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可还没等自己体验这种感觉的时候,双头恶狼却真正的怒了,只见受伤的双头恶狼狠狠朝着前方来了一个大跳跃,那股冲击力是一般人绝对无法抵挡的,叶肖麟也不例外,这个冲刺跳跃顿时就已经把叶肖麟从狼身上甩开,狠狠的把他摔在了地上。

事到如今自己已经没有退路,叶肖麟似乎也进入了某种状态,那是一种舍命一搏的状态,生死的恐惧至少在这一刻已经对他没有感觉,现在他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杀了眼前的这头怪物。

没等叶肖麟想到接下来该怎么做的时候,对面的双头恶狼又转身朝着自己扑来,叶肖麟身形往左边一个翻滚,看似只差零点几秒的时间,却侃侃躲过了这一击,双头恶狼虽然受伤,暴怒的它却也不是那么好惹的,当叶肖麟躲开这一击的一刹那,双头恶狼反手就是往叶肖麟的背后一拍,那尖锐无比的利爪顿时割开了叶肖麟的皮肉。

只见叶肖麟身后明显的五条利爪印,伴随着鲜血狂涌而出,叶肖麟顿时知道自己这一下受伤不轻,可是那有能怎么办呢?自己一咬牙也不顾受的伤,又朝着前方拼命跑去。

农村老汉的大肉吊 深山里的老汉的性事/图文无关

现在的叶肖麟已经没有办法了,他不是小说里的男主角,什么虎躯一震,自己就变成奥特曼云云,现实就是那么的残酷,面对比自己强大的生物,体弱的叶肖麟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只像是待宰的羔羊任人鱼肉。

这一刻哪怕叶肖麟脑子在好,也已经找不到任何办法,于是在这一刻,叶肖麟终于使出了人类历史上成功率最低,也是唯一的办法,那就是“我靠,救命啊,有没有人啊?救命啊。”

没错了,就是喊救命,虽说不知道有没有用,不过那也没办法了,人就是这样,不到最后一刻总不能等死,不管是不是傻办法,用了再说,那怕心中明知道无用,却也要尝试一下。

叶肖麟已经差不多把嗓子都快喊破了,可是依旧没有人出来救他,这一次叶肖麟是真正的绝望了,背后刚才受伤的地方已经让自己疼的受不了,流血过多让自己为数不多的体力也消耗殆尽,脸色已经惨白一片。

此刻叶肖麟身体一下重心不稳,朝前方扑通一下摔了下去,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了一丝力气,看着朝自己越来越近的双头恶狼,叶肖麟看着那蔚蓝色的天空,心中嘲笑道

“难道我真要死在这里了?”

叶肖麟缓缓闭上双眼,已经在等待着死亡的来临,可是过了一会,似乎自己身周并没有动静,叶肖麟缓缓睁开双眼,这一睁眼顿时又把他吓了一跳,只见自己的身前居然站着一个庞然大物,而这个体型明显是人类的身体,这是谁?

叶肖麟心中给出了这样一个疑问,那是一个身高两米开外的巨人体型,身上似乎穿着绿色的长袍式的衣服,此时一个苍老的声音缓缓传来“小子,不错,我注意你很久了,居然在炎魔双狼眼皮底下挣扎那么久也着实不容易,今天也算你运气好,遇到老夫。”

叶肖麟听声音这明显就是一个老汉的声音,可是这体型算什么回事情?那身上充满暴力的肌肉,充斥着这个老汉全身,对面的炎魔双狼看见这个老汉,顿时感觉面前的这个老汉绝对是一个自己对付不了的敌人,于是开始慢慢的朝后方退去,这是一种生物的本能,面对无法战胜的敌人,连与其一搏的心都不会有,可炎魔双狼还没退后几步,那老汉却又开始说道“想走?有那么容易?你可是我们几个老家伙的晚饭。”

听到这话,叶肖麟感觉自己的思路已经快跟不上眼前的这个神秘老汉了?晚饭?这老汉居然把眼前的怪物当做自己的晚饭?

叶肖麟可是亲身经历过这头怪物的恐怖之处啊,还在自己胡思乱想之际,只见那老汉已经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来到了炎魔双狼的身后,老汉那双大手像是抓篮球那般,一手一个狠狠抓起炎魔双狼的两只头,此刻炎魔双狼已经害怕了,口中连连惨叫不断,身体不断的抖动挣扎着,和刚才追逐叶肖麟那嚣张的模样完全不一样。

可是那神秘老汉却管它这么多?只见他双手左右缓缓用力,炎魔双狼的两只头连着身体立刻就被一撕为二,炎魔双狼就那么被轻易的,像撕纸条那么轻松被分尸了,连半点反抗的痕迹都没有留给它。

叶肖麟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已经再也说不出什么话来了,有的只是惊恐和放松,惊恐是因为眼前这神秘老汉展露出来的实力,放松却是因为自己似乎得救了,消除危机感的叶肖麟顿时就那么昏了过去,失去了知觉。

那老汉双手各提着炎魔双狼的一半尸体,缓缓朝着叶肖麟走来,微微一笑道“有意思的小家伙,看来是失血过多了,不过这小子是怎么进来的?快一千多年了吧?居然还有人能进入这片区域,怪哉,怪哉啊。”

一番感叹后,这老汉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情一般,朝着叶肖麟的手腕抓去,心中更是疑惑了一下

“恩?这家伙怎么没有灵脉?这不可能啊,难道我那么多年没出去,外面的世界已经变样了?这不现实啊?”

时间似乎过去很久,当叶肖麟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早已经黑了,一股肉香顿时传进自己的鼻子里,肚子早已经咕咕乱叫起来,叶肖麟想坐起身子,可是刚一动,却感觉身后撕裂搬的疼痛,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自己的耳朵

“你背后的伤不轻,不要急着动,炎魔双狼的肉还没烤好,你稍等一会,马上就能开饭了。”叶肖麟立刻反应过来,转头看向身边坐在石头上的一个老者,此刻叶肖麟才清楚看见这个老者的面容,一头白色长发披肩,国字脸,脸上充满着岁月流失的褶皱,可是那给人的感觉却一点都没有那种老迈感,配合这老汉那庞大却又充满力量的肌肉,那种违和感顿时而来,叶肖麟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谢谢你,老爷爷。”

老汉见叶肖麟说话,也是微微一笑开始问道“小子,看你穿的很古怪,你从那里进入这里的?”叶肖麟也是实话实说道“我从H市来,不知道怎么了就到了这里,还有请问老爷爷,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有没有出路可以去市中心?”

农村老汉的大肉吊 深山里的老汉的性事/图文无关

老汉被叶肖麟的话给说愣了一下,心想这小子是不是摔坏脑袋了?什么H市?市中心是什么?这什么乱七八糟的回答?一时之间这两人的答非所问都让彼此开始沉默起来,神秘老汉也是随即反应过来问道

“小子,我不知道你说的H市市什么,不过你告诉我,你出生在那里?是不是霸图大陆?”叶肖麟也是心中奇怪回道

“H市啊?天朝共和国啊?你不知道吗?霸图大陆是什么?游戏地图?”

听着叶肖麟的回答,老汉更是不可思议起来,似乎心情有些激动道

“不可能,你居然不是霸图大陆来的?难道你是从天之境来的?这怎么可能,天之境的所在无人能知,更没听说有人能够从里面出来或者进去。”

叶肖麟听得也是迷迷糊糊,什么大陆?什么天之境?这是神话故事吗?神秘老汉见叶肖麟的这幅表情,也知道眼前的这个小家伙似乎没有欺骗自己的意思,可是刚才自己探查他身体时候却发现这孩子身上没有灵脉,这似乎已经超出了这个世界认知的范畴之外。

顿时神秘老汉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哈哈,算了,不管从那里来,先吃东西把,小子你也饿了把?今天你可是有口服了,这炎魔双狼也是及其稀少的物种,肉质鲜美无比,而且对你的伤势也有疗效,来吧。”

随即老汉很粗鲁的撕下了烤架上炎魔双狼的一只狼腿朝叶肖麟丢了过去,叶肖麟缓缓爬起接过狼腿,那肉香实在是让人忍受不了,当下没有犹豫,先吃饱了再说,一口下去,狼肉鲜嫩多汁,那肉质烤得酥脆嫩滑,入口即化。

当狼肉下肚的一瞬间,叶肖麟感觉自己腹中缓缓升起一股热浪,那种感觉很好,好像自己背后的伤势也不那么疼了,这感觉太美妙了,看着手中的狼腿肉,对面的老汉似乎也有些得意的笑道

“怎么样?老夫的手艺还可以吧?”

叶肖麟那顾得上老汉洋洋得意的话,闷头开始狂啃狼腿起来,由于吃的太快,顿时把自己噎住了,不停的狂拍的胸口,老汉一看,手中葫芦一样的东西朝着叶肖麟丢了过去“喝吧”接过葫芦,叶肖麟也顾不上葫芦里是什么了,咕噜咕噜就喝了下去,顿时觉得腹中又是一暖,这种大快淋漓的感觉真好。

老汉一看叶肖麟拿着葫芦喝的爽快,似乎还没打算还给他了,顿时大急道“喂,我说你这小子也不给老夫留点,你知道你喝的是什么嘛?真是浪费。”

被老汉这么一说,叶肖麟也是不好意思起来,又似乎想到什么,好像到现在,自己还不知道眼前这个老爷爷叫什么名字,于是开口问道

“老爷爷,我叫叶肖麟,请问我应该怎么称呼你?”

叶肖麟问的很又礼貌,对面的老汉也是微微点了点头道

“小子不错,还懂点规矩,知道问别人姓名前先自报姓名,老夫活了那么久,名字什么都已经忘记的差不多了,你就喊我长老吧,那群老家伙都是那么喊我的。”

长老?这名字有意思,叶肖麟也不多说什么,至于这老汉说什么那么久名字忘记云云,叶肖麟也不去理会,心想估计长老也不愿意透露自己姓名,奇奇怪怪的,不过至少目前为止,这位奇怪的长老似乎对自己并没有恶意,这种感觉在叶肖麟心中五味杂陈,一次救命之恩,一个烤狼腿,那个看自己噎住抛葫芦给自己的举动,叶肖麟自己似乎觉得很久没有这种被人待好的感觉了。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