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杭州“患狂犬病”女孩抢救两月后过世 “病源犬”经确认无病毒

津云新闻讯 2020年12月,杭州市萧山区13岁小女孩姜某某疑似患狂犬病疑似脑死亡的事件引发世人关注。
日前,津云记者从小女孩父亲姜先生处获悉:姜某某已于2021年1月初在医院过世;家属对其是否得狂犬病仍表示怀疑;疾控中心简报泄密责任人已经调查清楚;家属对当地疾控中心简报泄露自家多项个人隐私表示不满。
2月20日凌晨,姜先生告诉津云记者,卫健委工作人员表示将在两天后登门商讨相关事宜。
疑似病源犬经确认无狂犬病毒
此事件被外界得知,最早源自2020年12月中旬杭州市萧山区“萧山发布”的一则通报和萧山区疾控中心2020年11月26日的一则简报。
其中,疾控中心简报上称:“经调查,患者家今年3月曾从外捡回一只流浪狗,因4月该犬出现乱咬犬笼等异常情况,持续约2天后,将该犬丢弃,不知去向。家属否认患者曾被该犬致伤。今年5月患者家从朋友处带回一只小狗饲养,9月该犬曾咬伤患者弟弟(及时注射狂犬病疫苗),患者曾向家长说起自己在7月也曾被该犬伤过,但未予重视,故未处理伤口,未就诊,未注射狂犬病疫苗。家属诉该犬未注射过狂犬病疫苗,无异常表现,在患者发病后该犬已被丢弃,现不知去向。”
采访中,姜先生则表示,第二只狗即2020年5月份带回来的那只狗叫多多,女儿自诉在2020年7月份她手指指甲处有倒刺被多多舔了一下,没有出血,没有伤口。

姜先生领养的第二只狗——多多姜某某于2020年11月6日突然不适,8日有呕吐、头痛、头晕等症状并住进医院,13日开始逐渐昏迷。当时因为全家人都被女儿住院抢救这事搞得焦头烂额,没功夫喂养多多,就把它放在亲戚家那边的一块空地上,每天有人去喂它。11月18日左右去喂时,多多就不见了。
姜先生称,有爱狗人士曾告诉他,狗如果有狂犬病而且发作,按照“十日观察法”,十天之内肯定会病死。他等女儿患病后,发现连续十天,狗都很正常,所以姜先生才认为女儿患的不是狂犬病。
2020年12月29日半夜,姜先生的微信朋友圈突然发了一条消息:“亲爱的多多,全家感谢你为姐姐证明了你是没有狂犬病毒的。”

姜先生发朋友圈给多多洗冤姜先生告诉津云记者:“这个检测结果是萧山区畜牧局工作人员告诉我的,(关于多多没有狂犬病的材料)畜牧局应该有的。”
作为家属,姜先生一直怀疑自己女儿患的到底是不是狂犬病,一直到女儿最后过世,他仍表示怀疑。
事实上,还是姜先生自己自费找国内三家基因公司对女儿的基因样本进行了狂犬病病毒项目的基因检测。前期,上海、杭州的基因公司都没有查到什么明显病毒。后来,南京的华大抽了患者的脑脊液、血和唾液三个标本,最后给姜先生开了4份报告,前面3份报告都没有提及狂犬病病毒,第4份即补充报告上面说从唾液中检测到了微量的狂犬病毒。相关疾控部门和医院据此将姜某某确诊为“狂犬病”。
负责收治抢救姜某某的浙江省儿童医院开出的诊断书上总共写了18种病,除了狂犬病,还有病毒性脑膜炎、血容量不足性休克、呼吸衰竭等。
姜先生认为,他女儿的重度昏迷乃至最后的死亡,也可能是由病毒性脑膜炎、血容量不足性休克、呼吸衰竭等引起的。
津云记者查询相关资料后发现,国内多位权威专家也关注了姜某某的这个“狂犬病”病例,并怀疑可能与狂犬病无关。
国家《卫生行业标准:狂犬病诊断标准(2008)》主要起草人之一严家新博士于2020年12月15日在个人微信公号和博客发表《关于杭州女孩狂犬病脑死亡疑似病例的讨论》一文,他怀疑此病例不是狂犬病最重要的依据主要是3条:1.狂犬病毒的来源:此病例违背了狂犬病的十日观察法的原理;2.狂犬病的诊断,此病例的确诊证据尚不充分;3.狂犬病的预后:狂犬病发病后通常在半月内死亡,从无引起脑死亡并长期成活的先例。
无端挨批“重男轻女”向卫健委“讨说法”
萧山区疾控中心简报上的内容无意中将姜某某的患病及治疗经过与其弟弟的情况放在一起形成了对比,许多网友给姜先生夫妻俩戴上了“重男轻女”的“帽子”。
姜先生告诉津云记者:“有人说我重男轻女,前期看到很气愤,但到后来已经麻木了,觉得无所谓,我们自认为对女儿问心无愧。我们家小孩从小就懂事,她妈也好我也好,一直把她当心肝宝贝,就跟公主一样养着。女儿要什么东西我们都会尽量满足她,同样买个电话手表,给女儿买的都是最新的,一千多块钱。儿子的话不会说很富养他,手表也买了,买的就是299元的。我们光给女儿花的补课费,一年就有好几万。”
事实上,津云记者在跟踪采访时也发现,对小女孩姜某某的抢救治疗,姜先生几乎是在不惜一切代价地努力。住院抢救期间,每天的花费都是在五六千元。2020年12月17日,医院方面正式通知他女儿是脑死亡状态。
2021年2月9日,记者从姜先生处获悉,他女儿已于2021年1月初过世,“女儿走了一个多月了”。姜某某从到医院救治到最终过世,时间有2个月左右。
由于萧山区疾控中心的那份简报上清楚标明了患者姜某某的姓名、身份证号、家庭住址、就读学校班级、父亲姓名及手机号等十分详细、具体的个人信息,这份简报在网络上流传开后,许多网友给姜先生打电话、发信息,批评、指责、谩骂。
姜先生称,这份简报里面涉及他和女儿的许多个人隐私信息,还都没有打码,给他们带来很大的困扰,但他要忙于抢救女儿,没有时间、精力去想这件事。
萧山区卫健委和疾控中心当时回复媒体称,文件被泄露这件事还在调查当中。

网络上流传的简报2月9日,姜先生告诉津云记者:“今天,卫健委打电话给我信息了,说外泄人员找到了,而且已经做了批评教育及扣除奖金。我要求卫健委通过当地《萧山日报》通报此事情并公开道歉,我还要求他们就此事作出合法赔偿。”
20日凌晨,姜先生告诉津云记者,萧山区卫健委工作人员打算两天后来他家里。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