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老头趴在我两腿之间 浪妇伺候老头

2021年02月23日40百度已收录

老头趴在我两腿之间 浪妇伺候老头/图文无关

“杨哥你不厚道啊,居然临时给我加题?”

刘丙天跟着杨顶天走进大办公室,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一下别人羡慕的目光,进门就看见那沙发上坐着个银发中山装老头。

掐指一算,握愺,竟然是同行冤家!

趁侄女杨思雪起来打招呼的空档,杨顶天手背一挡嘴,压着声音解释道:“不是给老弟你加题,而是我怀疑给我下套的是他。”

刘丙天闻言刚想选择原谅,谁知杨顶天却直接无视银发老头的招呼,一边引着刘丙天走向办公桌,一边‘虚心’的请教:“刘大师你给看看,我这办公室的风水布局哪里出了问题。”

得,还真把贫道往刀口上推。

刘丙天搓了下鼻子,既然杨顶天诚心要考自己,那自己也没必要认怂,就不信自己一双混沌神眼,加继承的风水学识会干不过银发地理先生。

运用天干地支、奇门八封,刘丙天仔细的在办公室里看了一圈。

刚继承异世高人记忆的时候就有看到介绍,高人的混沌神功可以‘察气观运、逆天改命’,刘丙天现在虽然还没有修炼混沌神功,但右眼已经察觉到这办公室的气运走势。

刘丙天点了点头,“嗯,这里确实有问……”

“年轻人。”

话还没说完,一声阴阳怪气的声音已经响起,正是穿着中山装的银发老头,“老夫安宅定穴、驱祸聚福已有五十余载,你来这里挑老夫的毛病,怕是班门弄斧选错地方了吧?”

银发老头此话一出,杨顶天已经带着两个秘书闪到了一边,俨然是准备看‘神仙’打架的阵势,要他们打圆场那基本是不可能的了。

刘丙天本来是打算说出有问题,就将话语权给这个老头,哪里知道这老头没看出问题也就罢了,还一副鼻孔朝天打压后辈的架式,这不摆明了是来找茬的吗?

刘丙天心中一气,开口接招,“学术之境,不以年龄排字论辈,你如果有真材实学,我叫你一声前辈也无妨,只可惜你只会死记硬背地理先生,这声前辈请恕贫道叫不出来。”

“老夫只会死记硬背?”

银发老头一指自己要被气歪的鼻子,恨得将手里古董级别的风水罗盘当飞镖使,“老夫给看风水的时候,你爸可能都还在别人娘胎里!”

刘丙天直接无视银发老头的挑衅,自顾自的往下说:“古语有云,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故,祸之唯有避也。而你刚才却说成是‘驱祸聚福’,你连祸只能避都不知道,你不死记硬背谁死记硬背?还驱祸,你想驱到哪里去?驱到你家去吗?”

“你!你!”

银发老头气得面红耳亦,他自从干了这一行就整天老夫长老夫短的,为的就是增加自己学者大佬的气派,可哪里想得到今天随便碰到个黄毛小子,开口闭口就是之乎者也,比自己玩得溜了好几条街。

“老夫给杨家定了两栋别墅的风水,这栋大楼的布局也全是老夫一手规划,你这黄毛小儿会懂什么?!”

“我啥也不会,就是看出这办公室气运有问题,而你啥也没看出来。”

老头趴在我两腿之间 浪妇伺候老头/图文无关

刘丙天耸肩摊手,气死老头不偿命,“这事怪我喽。”

当然,他那句啥也不会是说给杨顶天听的,提醒他到底是谁有真材实料帮他拔了阴魂十八针。

“老夫再三审踱,老夫给这房间布的风水摆设完全没有问题,今天你要不给老夫说出个子丑寅卯来,老夫看你怎么走出这栋楼!”

“贫道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刘丙天走到杨顶天的高级转椅前,右手暗中运劲,直接在真皮座上划出一个大口子,没怎么费劲的就从里面拿出一块灰布。

那灰布因为被杨顶天长年坐压的原因,有些结块,上边污渍斑斑,隐隐还有一股让人作呕的臭味。

除了能清晰的看出一个圆领,最显眼的就是上面连贴着一张字迹发黑的纸符,阴气阵阵恐怖狰狞,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的玩意。

杨顶天看清了桌的东西,牙根鼓了鼓,但还是忍不住想进一步确认,于是问刘丙天:“这是什么东西?”

刘丙天将上头的鬼气净化,然后吸到左眼里,揭开符,展开那块灰布,“一件好东西,从一具女尸身上剥下的殓衣。”

刘丙天的话刚说完,好动的杨思雪就轻呼一声缩回手,害怕的躲到了叶盼秋身后去,看她那表情,似乎还有些责怪刘丙天为什么不早点的说的意思。

刘丙天翻过那纸符,“如果贫道没有猜错的话,这上头写的是杨总你的生辰八字,只可惜这时辰没写对。”

“你怎么知道这是杨叔的生辰八字?”

杨思雪现在完全忘了自己的秘书身份,抢在银发老头开口前问了个问题。

刘丙天嘿嘿一笑,将纸符递到杨思雪的面前,指着三面写的三个大字,卖弄道:“这上头不写着你杨叔的名字嘛。”

“切!”

杨思雪生气的瞪了刘丙天一眼,伸手推了下眼镜,刚想翻白眼才发现气氛不对,忙又缩回了叶盼秋的身后。

“贫道的子丑寅卯已经在这了,我现在就知道老先生你的服字在哪。”

因为刚被林慧云甩的原因,现在刘丙天痛恨欺骗,更恨这种明明有问题却说没问题的态度,所以将鬼符拍在银发老头面前,张嘴就是一顿挑衅。

“不是我做的。”

一句解释出口,银发老头脑子转得飞快,接着就恢复了身正不怕影斜的势头,人也恢复了口头禅,“老夫今年才第一次来这里,这桌子跟椅子早就不是当年那套,老夫怎么可能知道是谁动了手脚?而且……”

过虑掉杨顶天怀疑的目光,银发老头拼死一搏的反挑衅,“往椅子下塞死人殓衣这属于邪术,无关老夫所看的风水布局,你今天要是说不出老夫看的风水哪有问题,老夫跟你没完!”

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

谁都看得出银发老头是真的急了,杨顶天的转椅皮下被了下了这么狠的阴招他没看出来,往后已经不可能再从杨氏集团的风水活,所以他现在拼死也保全自己在金陵市地理先生的大好名头。

刘丙天闻言却是有些犹豫了。

见过嘴硬的,没见过银发老头这种镶假牙的,刘丙天就想不明白了,老头这么跟自己死嗑有意思吗?

最重要的是这老头是真有两把刷子,这办公室的布局确实可圈可点。这没有问题的布局,自己强行瞎掰极可能圆不过来这个坑啊。

“别怕这个老流氓。”

正苦想接下来要怎么办,话多的杨思雪意外跳出来给刘丙天加油打气,“他去年来的时候就乱开玩笑占我便宜,刚才还是这样,本小姐已经忍这个老流氓很久了。看出什么问题你尽管说,不用给本小姐面子,更不用给这个老流氓面子!”

杨思雪急着想教训银发老头的模样给了刘丙天新思路,认真的往杨思雪及叶盼秋的嘴唇上看了两眼,掐了个指卦,心中大定有了计较。

坏笑着看住了杨思雪,“小雪姑娘你答应晚上请我吃烛光晚餐,我就帮你教训这个为老不尊的流氓,怎么样?”

杨思雪想也没想,立时说:“好,我答应你,反正我本来就次你一顿饭。”

得到杨思雪小秘书的明确回复,刘丙天信心大增,那搓手准备宰羊的表情,吓得银发老头直接后退了一步……

不推荐的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