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单亲爸爸在厦独自抚养孩子 如今身患重病希望找到孩子妈妈

▲孩子窝在床边做作业蜗居4平方米的出租房常常只吃1块钱的荤菜
母亲多年失去联系10岁男孩与重病父亲相依为命
父母等亲人都早逝,全家仅剩两口人,独自一人抚养孩子的单亲爸爸陈召林,多年来在厦门靠打工撑起一个小家。近年来,他又患上双侧股骨头坏死,痛得无法工作才凑钱治疗做了一侧的手术,尚在恢复期的他,为了孩子,又忍受病痛,坚强地回到工作单位,继续打工赚钱。
幸运的是,这个遭受多番风雨的家庭,一路上也得到不少爱心人士的关怀,有人献爱心让他治病,有人帮他介绍工作,有人给孩子送衣服、零食和盒饭……
“最近我的病越来越严重,都快无法下地。我儿子今年才10岁,如果我无法去上班了,甚至不在了,谁能来照顾他呢?”陈召林非常忧心,一方面想要尝试再次做手术,让自己恢复正常劳动能力,靠自己继续抚养孩子;另一方面又寄希望于失去联系已久的孩子妈妈,希望她能够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忙照顾孩子。
1
4平方米出租房里炒1块钱的猪胰吃
“我2017年2月腿部开始疼痛,本以为忍一忍就好了,后面却疼得难以下地,查出患有双侧股骨头坏死,直到去年六月份,我才凑钱动了一侧的手术……”陈召林的遭遇令人感慨,作为一个10岁孩子的单亲爸爸,家中的父母、弟弟和妹妹都早逝的他,在手术不久后就咬牙开始找工作,以维持生计。在好心人的帮助下,他找到一份坐椅子上控制大门开关的活儿,靠此维持一个小家,一个月2100元的工资,大部分都花在孩子身上。
儿子陈奕源在老家读小学四年级,上学期间是个无人照料的留守儿童,陈召林只能把他托管在每月1000元的私人全托班,寒暑假再把他接到厦门照看,连上班都带着。“他小时候在厦门经常调皮走失,我都报了好几次的警,不敢让他一个人待着。”

▲简单的晚餐思明区中山路附近一个月300元的出租房是怎样的?楼房老旧不堪,楼梯道只有半米宽,房间不到4平方米大,下雨时还会漏水……但就是这样的出租房,已是陈召林父子唯一租得起的房子,是他们温馨的小家。
近日,导报记者走访这对父子的小家时,他们正要开始准备晚饭,小小的出租房里连切菜的空间都没有,陈召林只能拿着一个颜色有点像猪肝的猪内脏,一瘸一拐地走到过道上,在一处昏暗的小平台上,把猪内脏切成细条。“这个东西很便宜,早上去八市买的,不按斤卖,一个只要1块钱,能吃两三顿。”陈召林手上切的东西叫做猪胰,大部分人都不喜欢,所以价格低廉,但这却是他平时给自己和儿子补充营养的肉食。
除了炒猪胰,父子两人还一起动手做了拍黄瓜和紫菜蛋汤。一盆米饭,两菜一汤,这就是他们的晚餐。食材简单廉价,房间狭小破旧,但父子两人吃得很可口。
2
煮汤刷盆洗衣服他是爸爸的好帮手
陈召林是个好爸爸。平时他吃得很节俭,孩子回来厦门,他尽可能地买一点鸡蛋和鸭肉,让孩子补充营养;孩子老师交代需要购买课外书,他二话不说就带着孩子把书买回来;孩子生活和教育花销大,他忍着病痛也要上班供他读书。
而已经10岁的陈奕源,已经不像小时候那般调皮,懂事的他又是切菜又是煮汤,吃完饭后,担心爸爸的腿被公共洗手间的门槛绊到,他揽起了所有刷盆洗碗的活儿。“爸爸病了……这些我本来也都会。”陈奕源眼神炯炯,并不太爱说话,在狭小的洗手间里,他手脚麻利地接水、洗碗,已是一个家务小能手,不到十分钟就把所有的碗盆筷子洗好了。

▲孩子包揽了所有刷盆洗碗的活儿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导报记者在这对父子的小家中待了两个小时,可以感受到陈奕源比同龄儿童高出许多的自理能力。陈召林感慨说,他们父子目前是互相照顾,有儿子在,作为一名残疾病人,他的生活轻松许多。“我一直都在做底层工作,孩子的入学积分少,我不得不让孩子回三明老家读书,自己留在厦门工作赚钱养家,如今情况不好,但孩子是我最大的安慰,他很懂事。”陈召林看着身边的儿子,若有所思地说着。他打从心里希望孩子能够读好书,以后找到一个好工作,不要像他一样,只能靠体力劳动。
令他欣慰的是,孩子读书挺认真的,他上班期间,孩子就在旁边的小板凳上坐着看看书或做作业。每次看到老师在微信上发的作业达标小红花,他都非常开心。
“我的孩子挺聪明的,刚读小学的时候,他的成绩非常好,现在成绩有所下降,我知道其实他读书很认真,只是因为身边缺乏人照顾等原因才会这样。”陈召林有些内疚,从医生的口中,他知道了自己的一些病因,他后悔早年没有照顾保养好自己的身体,以至于现在无法给孩子提供一个很好的成长环境甚至基本保障。
3
感谢好心人帮助希望找到孩子妈妈
在出租房的墙壁上,挂着几个颜色各异的大塑料袋子,有些袋子里装了满满的衣服。陈召林说,除了衣服鞋子,还有一些袋子里装的是饼干糖果等食品和课外书,他在一家给医院做物业等配套服务的公司上班,这些东西都是医院里那些好心的护士们送的。“她们知道我家的情况,都很热心地想要帮忙,有时候她们还会把盒饭给孩子吃,孩子现在身上穿的鞋子和衣服,也都是医院里的人送的。”陈召林说,他在厦门定居多年,独自抚养孩子,从多年前到现在,都得到了许多人的帮助,特别是在自己查出患有双侧股骨头坏死等病之后,一些以前的同事和不少陌生人都伸出了援手。去年六月份他做的手术需要不少费用,他东拼西凑向人借钱,一些好心人也献出了爱心,这才凑足了费用,对此他表示非常感激。“最近我病情加重了,感觉走路越来越吃力,我担心有一天我连走到菜市场和工作地点都办不到。我就在想,要是我倒下了,孩子怎么办?”陈召林想要治好自己的骨疾,重新恢复工作能力,坚强起来,靠自己把孩子养大培养好,不想以后成为孩子的累赘,但身体的疼痛和虚弱,第二次手术治疗费用目前还没有着落,都让他忧心忡忡。
同时,他也想起了一个人——孩子的妈妈。

▲陈召林展示孩子妈妈和孩子小时候的合照因为某些原因,陈召林与孩子的妈妈早年就分开了,双方断了联系已多年,不过几年前陈召林曾在厦门偶遇孩子的姥姥,他猜测孩子的妈妈可能在厦门。“我们没有领结婚证,孩子妈妈离开后应该已经另组家庭,有了自己的生活,可能也有自己的难处,但我的其他亲人都去世了,家里就剩我们这一对父子,我的情况要是不能改善,要是倒下了,希望孩子的妈妈能在能力范围内帮忙照顾孩子。”陈召林希望通过导报寻找孩子妈妈。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