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农民大叔荒坡地只种不收 笑言刨出“金疙瘩”

图片上这位农民大叔姓吴,今年71岁,家住山西省万荣县孤峰山脚下,他老有所乐在荒坡沟底种药材,因为干旱少雨,4年前种上后就弃之不管,听天由命,用他的话说就是只种不收,顺其自然,让人意想不到的是4年之后给他带来意外惊喜,一朝收获卖上高价钱,黄土沟里刨出了“金疙瘩”,我们看看这是怎么回事。

万荣县孤峰山南边黄土沟壑纵横,自古以来干旱少雨就是个旱垣,然而此地却生产一种叫做“白水杏”的特色水果,每年的春天杏花绽放季节,当地都要举办杏花节活动,成为美丽乡村游的一个品牌产业,今年的气温升得早,正月里杏花便漫山遍野竞相绽放,摄影师一行人也就近凑热闹,沿山拍摄美景,却不想与吴大叔不期而遇。

黄土山坳里吴大叔一个人挥动着䦆头全神贯注的刨着药材,我们一行人走到了跟前他才察觉,乐呵呵的笑了一笑,便和我们聊了起来。“别人都在村子里赏杏花看表演,您老一个人在山沟里刨啥呢?”“今年我要发财了,刨金疙瘩呢!”很随意一问一答的玩笑话中,我们便听出大叔的喜悦之情。

吴大叔说自己是个退休工人,返乡养老回了农村老家,闲着无所事事,承包了村子里无人种的10亩荒沟,在山坡上种植上了这种叫黄芩的中药材,原本2年一收的黄芩,因为干旱少雨一直长不大,后来他索性就不管了,任由它自然生长,今年听说黄芩收购价格不错,便到地里试着跑出来看一看,没想到让他很意外,4年生的黄芩长得硕大,客商给出了36元1斤的最高价格,因为黄芩根呈黄色疙疙瘩瘩,村民形象的比喻说黄土里刨出了“金疙瘩”。

大叔说第二年的黄芩刨出来一看小的实在可怜,不要说客商看不上就是自己都过不了自己这一关,索性把地弃之不管了,甚至都没有了有收获的念头,没有想到今年却有意外惊喜,这段时间刨黄芩劲头也上来了,人也精神了许多,聊天的话题自然越聊越多,大叔年轻的时候当过8年的兵,部队复员后娶了一个小他8岁的媳妇,在老丈人的帮扶下在邻县找了一个铁饭碗吃上了公家饭,后来家属也找上了工作,用当年的时髦话说就是“双职工”,小日子过得还是比较称心如意的。

婚后大叔和老伴响应国家号召,生下了一个独生女,工作生活家庭一直很如意,10年前他和老伴退了休,就回到了老家农村,身体健康,觉得整天在村子里转悠还不如干点啥,这便有了承包荒坡的事情,他在10亩大的荒坡上种上了核桃,杏树,小麦和油菜,想法就是收几个算几个,纯粹为了老有所乐,女儿一家都在外工作不需要他操心,老两口退休金每月7千多元,在农村花都花不完,种地就是图有事做和有一份好心情。

大叔说现在他和老伴生活很自然,住在农村花钱不多生活得很好,地里产的东西都是绿色食品,核桃杏树和庄稼也是收几个算几个,旱垣上靠天吃饭几千年了祖祖辈辈都是这样过来的,为了自己轻松快乐才种黄芩,它管理粗放基本不费什么劲,可以说就是只种不管,所以大多数的沟坡地都种的是黄芩,今年价格好能卖上好几万元呢,自己老了也没有花大钱的地方,赚下钱都是要给孙子用在上学,娶媳妇的正事上。

大叔说虽然今年价格好可是他也不着急,每天一个人在山沟里跑多少算多少,不能忘了自己图快乐的初心,每天刨出来的黄芩疙瘩装进塑料袋子里,用电动车就驮回家了,老伴在家里做饭干家务,她有自己的事情做,不需要她帮忙下地干活,他就这样一个人慢慢干着,今年卖不完明年接着干,高价低价随行就市,是“金疙瘩”也好,“银疙瘩”也罢,反正卖了都是钱。

吴大叔的退休养老生活和常人不同,他没有选择留在热闹繁华的城市,而是携妻回到故里,躬耕南山过起了田园生活,自由自在地生活在黄土地上,既是从地里刨出“金疙瘩”他也没有过度兴奋,依旧保持着自然乐观的精神状态,摄影师认为大叔已经超脱世俗,回归自然,他和老伴的晚年一定会很幸福,我们祝福两位老人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