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济南男子修牙引纠纷 只想修补两颗牙却被磨坏16颗

去口腔诊所修整两颗松动的牙齿,却没想到被医生磨掉16颗牙,还被索要4万多元?近日,济南市民靳先生向新时报记者反映,自己在济南市历下区守峰口腔诊所做牙齿矫正,在未被大夫告知具体诊疗方案情况下,稀里糊涂被磨掉了16颗牙齿,给自己造成“不可逆的伤害”,后续修复费用高达十几万元。守峰口腔诊所负责人李大夫则表示,诊疗方案是经患者同意才实施的,患者由于事后“反悔”中止治疗才造成损伤,与诊所没有任何关系。针对这起医疗纠纷,历下区卫计局医政科则表示,由于诊所拒绝出具当天视频监控,最终双方调解失败,患者可以通过法律诉讼来维权。

患者投诉
只想修好两颗牙,却被磨坏了16颗
“现在看着自己一口烂牙,想想后续的修复费用,真是想哭都哭不出来。”过去一个多月以来,靳先生对自己的遭遇痛苦不已。
因为左边上下各有一颗门牙松动,导致旁边牙缝过大,同时患有牙周炎,1月14日上午,靳先生在朋友刘某陪同下,来到位于历下区和平路的守峰口腔诊所,见到了诊所负责人李大夫。“因为是刘某介绍过来的,我还特意带了酒和茶叶送给李大夫,跟他说明了一下我的情况,前后聊了大概半小时。”靳先生回忆说,李大夫在检查完毕后,也没说明具体治疗方案,只是模糊地说咬合不齐相互凑凑就好了,也并未告知总共需花费多少钱,仅表示如果采用品牌全瓷牙需要2000多元。

由于是熟人介绍,本着放心和省钱的目的,靳先生称自己并未过多询问,便被李大夫推到了手术台上,其间双方并未签署任何书面协议,“手术期间我被打了好多针麻药,整个人都迷迷糊糊,就感觉大夫拿着磨牙工具在磨牙,等我反应过来已经被磨掉12颗牙齿,有一颗门牙还给磨断了。然后我就说感觉不太好,问大夫治疗得怎么样了,大夫说还有4颗咬合不齐得继续磨,最后一共给我磨了16颗,磨完后给我装上了临时牙套。”靳先生手术完成之后,询问李大夫具体费用问题,被告知如果使用品牌全瓷牙,一颗需要3680元,总共需要花费5万多元,熟人打完八折后需要花4万多元。
“当天我整个人都犯迷糊,半夜清醒过来后感觉不对劲,明明是只去修补两颗牙,怎么一下子磨掉16颗?”靳先生认为,李大夫为了获取经济利益,欺骗自己将原本正常的十几颗牙齿给磨掉了,给自己造成了极大痛苦和伤害。之后,靳先生多次找李大夫讨说法,但均遭到对方的强硬回绝。
诊所回应
诊疗方案已告知,患者术后“反悔了”
对于患者靳先生的说法,历下区守峰口腔诊所李大夫并不认可。李大夫告诉新时报记者,在靳先生当天手术之前,已经多次告知他完整的诊疗方案,包括要磨掉16颗牙齿等等。”因为他全口都有牙周炎,并且上下牙咬合不齐,不是一两颗牙齿的问题,所以需要做一套烤瓷牙,做烤瓷牙就一定得磨牙。经过这套诊疗方案治下来,一能让牙齿更加美观,二能解决牙缝过大问题,三能治疗牙周炎。当然,少磨几颗牙齿行不行?少磨几颗就达不到临床标准,治疗就没有意义。他既然术前选择相信我们,术后就不该有所质疑。”


李大夫向新时报记者出具一份正反页打印的口腔病历。在口腔病例正面“就诊内容”一栏里,“镶牙、牙齿美容、牙齿松动”这三项被打了勾,患者签名一栏也有靳先生的名字。病历反面则有完整的检查、诊断与初步治疗计划等内容,其中写有“建议16颗牙齿冠桥连续固定修复、制备牙体、制作临时冠”等字样。“这份口腔病历是当着他面填写的,上面也有他自己的签名,他不同意的话我们怎么可能做?”
在谈到收费问题时,李大夫则表示,诊所的收费也都是公开透明的,德国品牌威兰德烤瓷牙一颗就是三千多元,16颗牙齿加上治疗费大概需要五万多元,看在朋友面子上才给他打了八折。当然,这只是我们建议方案,还有1000多元一颗的,需要患者在两三天复诊时根据个人消费能力自己选,靳先生当天并没答应做什么材质的。“我不理解他为啥第二天就‘反悔了’,说我们骗了他,目前他一分钱都没交,还欠着诊所5968元的前期治疗费用。”
调解失败
诊所拒绝提供监控,病历真假成谜
关于带有个人签名的口腔病历,靳先生颇为肯定地表示,自己不记得签过这份病历,怀疑是诊所事后伪造的。“介绍我来的朋友跟我有生意往来,知道我的签名啥样,诊所应该是通过他伪造了我的签名。1月19日,历下区卫计局医政科前来调解时,李大夫才拿出来这份病历,之前我从来没见到过。”靳先生说,他事后想申请笔迹鉴定,但由于自己手里只有复印件,被鉴定中心告知无法受理,目前维权陷入僵局。新时报记者试图致电靳先生朋友刘某了解情况,对方拒绝回答问题,直接挂断了电话。
诊疗当天究竟发生了什么?新时报记者致电历下区卫计局医政科了解情况。医政科一位负责人表示,针对这起纠纷医政科已经调解过两次了,由于诊所拒绝提供事发当天的监控录像,无法证实术前有没有做好充分告知义务,因此调解未能成功。守峰口腔诊所跟医政科出具了一份《关于无法提供监控视频的说明》,上面写道:“患者靳先生就诊期间,在同一监控画面中有其他患者及他人人员出现,经与相关人员沟通,不同意视频资料外泄,要求保护个人隐私,故无法提供给贵单位。”靳先生则认为,守峰口腔诊所不敢拿出监控视频,是因为当时双方啥也没签,监控视频能证明谁在撒谎。

“术后第二天,我去了正规口腔医院检查,医生说我被过度治疗了,六颗牙神经坏死,整个咬合关系被磨坏了。”靳先生说,目前他仍在医院接受治疗,需要重新种植牙或做牙套,后期可能要花费十几万才能恢复。守峰口腔诊所李大夫则表示,靳先生私自更换诊疗机构治疗,摘除临时牙套时造成了损害,跟诊所没有任何关系,一切后果由他自己承担。
由于多次协商未果,靳先生正在搜集相关证据,准备通过法院起诉的方式进行维权。山东泉运律师事务所律师吕洪利表示,近年来口腔正畸纠纷不断攀升,消费者进行医疗消费时,应慎重选择医疗机构,在治疗前和医生认真沟通,对于不清楚的医学知识和诊疗内容要事先做好咨询并保留证据。如果遇到医疗侵权纠纷,在行政调解无效情况下,应及时维权以免正当权益受到损害。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