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教官,好疼,轻点儿 教官不可以轻一点好痛

2021年03月11日40百度已收录

教官,好疼,轻点儿 教官不可以轻一点好痛/图文无关

楞严咒格外的长,为了让大家都听得清楚。简妮拿着大喇叭一字一顿的念着,已经花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还没念完。可是就这么念一遍,大家也不可能记得住啊,这是要把嗓子练哑吗?还是因为淋了雨,嗓子已经有点隐隐作痛了。

“报告!”这时候宋元汐突然出声,打断了简妮的念诵。

“出列!说吧,什么事?”圆眼教官应到。

“报告教官,我想上厕所!”

“哈哈哈哈哈哈”学生们爆发出一阵哄笑。圆眼教官狠狠的瞪了宋元汐一眼,然后说道:“先憋着。”众人又是一阵哄笑。

宋元汐看了沈简妮一眼,只好又退回到队伍里。

简妮无奈的清了清嗓子,本打算接着刚才继续念,教官挥了挥手,“你入列吧”。

如蒙大赦!

等简妮回到了队伍,教官站在队伍正中拿起来了,用极快的速度念完了楞严咒。“3分钟?”有人惊呼道,简妮注意到,这个人是用手在掐算时间。

教官念的是楞严心咒,虽说是愣严咒的咒心,比完整的咒精简许多,但一般来说5分钟念完已经是极限速度了。竟然能在3分钟之内念完,确实是很厉害!就是不知道这个时间掐的准不准。

不对啊,重点好像应该是对付野人这回事,这几天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啊?我的天!总感觉还在做梦。哎,轮回中没有真相,都是做梦。就像我曾经梦到那些稀奇古怪的场景一样,梦里的疼也是真疼啊。哪里就分得清真实虚假了?

就算是我们也能在3分钟念完咒,就可以对付野人吗?3分钟!野人跑过来,人都已经被打晕了,还念什么咒啊?

仿佛是看到了学生的脑子里的疑惑。圆眼教官说:“佛家慈悲,此咒只为救渡,你们每个人都必须牢记此咒,可保平安。”说着话呢,从怀里掏出一个瓶子,里面装满的好像是萤火虫。打开瓶子后,萤火虫四散飞出。几乎每个人身上都停留了一只。简妮比较害怕虫子,但是萤火虫是她少数不怕的几种虫子之一,因为这种飞虫线条长得比较大方吧?这样想着把自己给逗笑了。

“这个萤火虫相当于一个小型的复读机,你能把它放在耳边,就可以反复听刚才所念的那段楞严咒,一定要背会。”什么?这难道不是个虫啊?同学生们议论纷纷的检查着小小的飞虫。

解散之后,简妮把虫子别在耳后,正在反身回帐篷的途中,“你怕不怕?”,一个声音幽幽的在背后响起,简妮吓了一跳,原来班长宋元汐跟了过来。“有什么可怕的,倒是你比较吓人。”简妮嗔怪道。宋元汐忍不住笑了笑,说:“虫子呀,你们女生不是都怕虫子吗?”

“也还好吧!你不回帐篷吗?跟到我搞么斯?”简妮说着,顺了下耳后的头发,萤火虫还乖乖待在那。那一瞬间,突然想起之前梦里那位皇兄,如果那个是前世梦的话,那么班长对自己的照顾可以理解成习惯了。外婆曾经说过:奈何缠缚,因缘前定。说的是六道之中所有的因缘际会、相遇分离都是由于宿世以来的因果导致的。

解散前,圆眼教官说由于情况现在不分明,要求所有的同学不要离开营地,尽量待在帐篷里。所以所有同学都以最快的速度返回帐篷。这位教官的讲话风格就是没头没脑的,从来不把一件事情的前因后果讲清楚,似乎大家本来就应该明白是怎么回事。

“哎,小心!”,宋元汐瞪着简妮的背后,有些慌张的说。

简妮的右手被宋元汐给抓住了,还没看来得及看清楚,宋元汐从左侧绕到她的背后。简妮从小打坐站桩,武术基本功也是练过一些的,身手还算灵敏。不知道是不是背后有什么,他想带自己躲过去,但是本能的反应就是远离。所以左肩向后旋,手虽然没办法松开,但是不想别人在自己背后,她想面对面看看宋元汐想干嘛,是不是自己背后真的有什么东西?

本来简妮所设想的状况,应该是两个人虽手拉着手,但是正面相对,可是宋元汐比她动作还要快。趁她转身的时候,用右手抓住了她的左手,从她头上绕过,把她死死箍在怀中。宋元汐力气真大,简妮没法抬手,于是干脆往下蹲,想从自己手臂的束缚中解脱开来。可是宋元汐往后一仰,两个人一起做了个下腰,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唰的一声,空中一个飞盘,正好从两人眼前飞过去。再慢一点就会打到人了。

惊魂甫定,宋元汐松开了手,不好意思的摸着头,对着简妮的背影说:“你没事吧?刚才来不及解释。”

简妮往前了走一步,向远处望去,刚刚那个是个飞盘吗?银色的,发着光,但是转速太快了,那么快的速度,就是澳洲土著所使用V型木质飞弩,看起来也能像个圆盘。可是金属光泽就不一般了,真的有点像个小型飞碟呀。也没看到有人丢啊?

“其实你带着我,往旁边挪一步也能躲过去,你在哪里练的这种花里胡哨的功夫?”简妮边揉手腕边说。

“对不起!刚刚太快了,我来不及想。我只想着……想着可以帮你挡下来,可是你往下蹲的时候,我也不好把你护在身下,所以就只有……”

简妮看着宋元汐垂下肩头,又耷拉着脑袋,有些垂头丧气的样子,心下有些不忍。叹了口气道:“不过,还是要谢谢你。刚刚那到底是什么?是不是飞盘之类的?你看到有人扔了吗?”

“没有啊,那边好像都没有人,不过我正在跟你讲话,也没有太注意。”宋元汐又像见了水的鱼一样活了。

“简妮,你们没事吧?”谢小梦边喊边跑过来。“教官让我叫你们去他那。我刚刚在帐篷里面,看到那个圆盘的影子飞过去了。还以为是只鸟,也没在意。没想到你们还在外面,还差点被打到,教官说有两个军人过去追了。”

教官,好疼,轻点儿 教官不可以轻一点好痛/图文无关

我和宋元汐互相对了一下眼色,这事情越来越古怪了。

大家来的那天搭了帐篷,每个人所分到的帐篷据说是随机的,但是女生的帐篷大概都在营地的中间部分,男女比例大概是二比一的样子,这样刚好女生就被完全围在中间了。往帐篷走的时候,大家四散分开,虽然距离也不算远,但是一般不会注意到相隔三四个帐篷以外的事情。而且刚才飞过去那个飞盘声音并不太大。

还没等简妮有所动作,宋元汐一个擒拿手,把谢小梦给制住了。“说!为什么撒谎?”

简妮有些有点看不下去,都是同学,不至于这么暴力吧?感觉这个班长,最近一两天一次次的刷新印象。刚想过去劝一下。为还没等挪开步子,三个人就被平地起来的一阵浓雾,给笼罩了。

“人咧?”是宋元汐惊慌失措的声音!简妮也惊在当下,因为在浓雾还没有完全遮挡视线的时候,她也看到谢小梦凭空消失了。而当时宋元汐正紧紧的把她的手扣在她背后。

简妮开始怀疑,当下所经历的一切并不真实。耳边的萤火虫还在不断循环楞严咒,想起刚刚圆眼教官所说的话,于是马上手起无畏印,默默吟诵起来。

宋元汐看到简妮开始念经,感到有些讶异,“你在干什么?”“别问为什么啦,赶紧的跟着你的萤火虫一起念。”宋元汐可能感觉简妮疯了,但是仍然半信半疑的跟着念,念了才没几句,毕竟是梵语,说的很不利索,干脆念起了阿弥陀佛。

一段咒文即将念完的时候,雾气开始慢慢消散。念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空气变得清澈,而且结界外面的雨也已经停了。

不知道是不是咒语的作用,反正简妮和宋元汐两人当下是震惊的不行。于是两人决定先去找教官报告情况。

教官和其他军人的帐篷,在宿营地的四个东南西北四个角上,从外观看起来和大家的帐篷一样大小。圆眼教官的帐篷,在宿营地的北面,再往北是一片坡地,连接着远处的密不透风的树林。两人过去的途中经过了谢小梦的帐篷,帐篷从外面拉上了。但是为了确认,简妮还是把拉链拉开,往里瞄了一眼,确实没有人。

两人打过报告,进了帐篷就震惊了。帐篷里面比外面看起来大了十倍都不止。似乎是把整个家都搬过去了,地板家具,天花板。厨房,卫生间,客厅,卧室一应俱全。而且谢小梦正坐在圆眼教官对面的沙发上。

“既然来了就请坐吧,教官指了指身旁的两个沙发。”简妮和宋元汐两人满腹疑惑的坐了下来。

“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确实是我叫谢小梦让你们过来的。”简妮和宋元汐飞快的互相对视了一眼。

“你们一定想知道,谢小梦怎么可能突然消失。还有圆盘是怎么回事,那我一件件的讲给你们听吧!”

一旁的谢小梦垂下头,不好意思的笑笑。

圆眼教官继续说: “知道我为什么让你们熟背楞严咒吗?不管是想了解什么宗教,从经典入手都是最方便的做法。佛学所说不光是劝人为善,更是讲究求真。 打个比方:轮回是个游戏,对于玩家有因果业力的牵引,其中善恶和时空只对玩家有意义。对不玩这个游戏的没有任何意义,而学佛可以理解为戒除游戏瘾的方式。 佛说万法由心造,大概是我们这些玩家的共同的业创造了我们所在世界的物理法则。没有这种共业的,可以不受其约束。从这个角度说佛学和现代科学是可以相互印证的。”

说到这儿,圆眼教官停了下来,微笑着看着简妮,像是等待着发问。而宋元汐一头雾水的瞪大眼睛。一个唯物主义国家的军队领导在这里讨论佛学也就罢了,怎么还大谈游戏?而且这与今天的事件有什么关系呢?

“难道您是说……”简妮转头看了一眼谢小梦,发现后者正用一种很真诚的眼神注视着她。简妮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您的意思是——谢小梦不受我们这个时空的物理法则所约束?”谢小梦发出了噗嗤的一声轻笑。

圆眼教官看了看简妮和宋元汐二人,微笑着说:“是,也不是。”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