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女子反抗强奸勒死六旬施暴者 获无罪后家中窗户被砸不敢回家

周芳家的院子杂草丛生。图/九派新闻记者 肖洁

左言斌,是村干部。其称,他们村里有五个大队,每个大队都有自己的群,“我们多次在群里给村民普法,告诉他们什么是正当防卫,当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时可以采取合理措施。”
他这么说,是因为村上发生过一起正当防卫案件,即“反抗强奸致施暴男死亡案”,在今年“两会”期间,被最高检察院再度提及。
在村上,有人觉得许武(化名)作为一个六旬老人,“搞这事,丢人!”
也有人说,这是两个家庭的悲剧,“周芳(化名)现在有家不敢回,许武的妻子中风,行动不便,和儿媳相处也不是很融洽。”
本是同村人
村庄位于安徽铜陵市,伴随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油菜花竞相开放,遮住深褐色的土地,也遮住了靠近马路的田埂。
2018年中秋前夜,许武把周芳推倒在田埂上,意图强行发生关系,后被用软管勒颈致窒息死亡。在看守所关押一段时间后,周芳被判定依法不负刑事责任。
现在,对于案子,村上有人讳莫如深,也有人十分同情周芳遭遇, “她人很老实,干活勤奋,平时主要在临近的村子打小工,很少有闲着没事在家待着的时候。如果是农忙季节,一般都白天打工,晚上回来干农活。”
村干部左言斌称,他们村下辖五个片区,整个地区有四千多人,许祠组算是人口比较密集的片区,有一千多人口。许武和周芳不仅是同村人,也同是许祠组的,两家相隔不算远。
其称,“许武是当爷爷的人了,跟周芳没闹过矛盾,他开车在田里做事,晚上八九点钟回来,骑着三轮车路过看到周芳,估计是喝了酒(心生歹念)。”
或许是雨天的缘故,村道上空旷无人,田边回荡着鸭子叫声。问及案发地,左言斌抬手一指,“有点远,在两公里外的田里,下雨都是泥路,不好走,现在去也被挡着看不到了。”
玻璃窗被砸坏

周芳家的玻璃被砸坏。图/九派新闻记者 肖洁

晌午,雨势稍弱,村里人开始出来活动,村庄似乎从沉睡中苏醒。村委会人来人往,阅览室被改装成了一个布料加工场所,里面传来缝纫机的声音。
一个上了年纪的妇女走过来打扫村委会大厅,她不是许祠组的人,却也知道周芳的事情。她记得,案发第二天,也就是中秋节当天,周芳被拘留,此后她家就再也无人居住。
村口开小卖部的村民介绍,周芳已两三年没回家了。她指了指小卖部背后的方向说:“就是背后那个红瓦房,窗户好像碎掉了。”
那是一栋矮小的红砖平房,没有粉刷,房顶一半铺着红瓦,一半铺着黑瓦。村民介绍,这是周芳家的老房子,平时她住在这里,后面还有一排新建的小房子,是厨房和杂物间。
两栋房子的玻璃基本都被砖头砸碎,有一个砖头还卡在窗口。透过窗口破旧的窗帘可以看到,房间里面凌乱地摆着家具和衣服等,都落了一层灰。院子里杂草丛生,更加萧条。
村民称,周芳在家的时候,家里收拾得挺干净的。
周芳告诉九派新闻记者,玻璃是许家人砸的,他们兴许是不服判决。因为怕被报复,她从看守所出来后直接投奔在太原做木工的丈夫,除了母亲过世的时候回过家,就再也没回来。
邻居介绍,当初村里分田地的时候,周芳家大概分了六七亩,平日里都是周芳一个人侍弄。现在她不在家,田地给别人种了。
怪误人的酒
“没想到是他们俩。”认识他们的人谈及这件事,第一反应是惊讶。
案发后,多位村民听说出事了,但不知道具体情况,以为是两个人打架,但又难以置信,“他们两个人都很老实。”
因为丈夫常年在外,周芳一个人将两个女儿拉扯大,很辛苦。村干部左言斌称,出事前几年周芳经常在他那里打零工,帮忙养鱼或者割鱼草,一天80块钱。
“她很能干,干活也认真。因为打零工,她就没那么多时间照顾庄稼,以前我们种棉花,其他人都收完了,就她田里还没割。”
因为打零工的缘故,周芳经常利用早晚的时间去田里干活,比如早上7点钟上班,她5点就起床。这似乎也解释了为什么案发当晚周芳仍在田里干活。
靠种地和打零工的钱,周芳供两个孩子上学也是捉襟见肘,她家里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连代步车都是一辆破旧的自行车。
村民普遍觉得周芳虽然家庭条件不好,但是她供两个孩子读了大学,很能干。
反观许武,村民在谈笑之余觉得,“怪酒,那晚要是没喝酒,可能也没这回事。平时许武话不多,人也老实,此前两家没有什么过节。”
许武死后,其家人按照村里习俗给他举办了葬礼,请了自家亲戚们吃饭。
恩人检察官
村子已划至铜陵市,目前村里的案件、诉讼等,归属铜陵市检察院、法院管辖,已不属枞阳县管理。
但这个案子发生在此前,所以即便是今年2月,枞阳县检察院也组织人员多次进村调研。
左言斌回忆,“方检察官是负责提审周芳的,今年2月份,他还和省里的同事到村里来,当时带着无人机拍了案发地。”
谈及本次事件,枞阳县检察院的检察官方文兵表示,“让人们在我办理的案件里感受到公平正义,对我办的案件满意,这是我作为检察官应尽的职责。”
他记得,提审的时候,周芳看起来很紧张,感觉十分拘谨和惶恐,她只是很朴素地认为由于自己的行为造成了对方死亡,就感觉到很自责、内疚,甚至精神都快要崩溃。
“在办理这个案件过程中,我就感觉到,像周芳这样的广大农村地区的妇女儿童对于正当防卫的概念、制度并不了解,不知道在面对不法侵害的时候还可以实施正当防卫,甚至不知道在面对强奸、抢劫、杀人等等严重暴力侵害的时候还可以无限防卫。”
他认为通过该案,让更多人了解了正当防卫制度,让正义“挺直了腰杆”,加深了人们对“法不能向不法让步”这个理念的认同。
周芳最近告诉九派新闻记者,已得知此案写入了今年“两会”最高检工作报告,方检察官是她的恩人,很感谢他。
搞这事丢人
“这场悲剧给两家人都带来了不同程度的打击。”村民说,周芳现在有家不敢回,许武家的生活也不算过得很好。目前,许武的妻子中风,行动不便,和儿媳相处也不是很融洽。
周芳曾向九派新闻记者表达过自己的困境:她想回村里,但是怕村民议论。如果情况允许,她想回家干农活赚钱,同时把房子重新收拾一下,这样孩子想回家也方便。
多位村民表示,她们不会议论她的,她们相信公检法,相信周芳是对的。
左言斌亦表示,村民都能理解这件事,虽然一开始也有极个别人不能理解,对于许武,“也不是什么小年轻了,搞这事,丢人。”
关于周芳想回来怕被报复的担忧,左言斌称,到时候他亲自去做许家的思想工作,“我觉得她现在是可以回来的。一开始对方家是闹过,但也过去有一段时间了,我说话他们还是听得进去的。”
其介绍,案发后,裕丰村加强了法制宣传。
让他感到满意的是,村民对正当防卫的接纳度很高,几乎没有人对法院的判决提出异议,村里人都知道周芳的案子。近些年,他们也在逐步加强法制建设,从孩子开始普法。
村里的围墙上,刷着“加强法制保障”几个大字。村委会的公告栏上张贴着《裕丰村村民规范》,上面写着“团结友爱,相互尊重,相互理解,相互帮助,和睦共处,不打架斗殴,不诽谤他人,不造谣惑众,不仗势欺人,建立良好的邻里关系。”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