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高一女生遭学长强奸后自杀 嫌疑人未成年拘15天后保释

8月10日,15岁的湖北荆门钟祥市高一女生萧雅(化名)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那日下午,萧雅服下大量晕车药,昏倒在床上,不能动弹的身躯旁有一封绝笔信,上面写着:“找不到昔日热爱生活的感觉,找不到继续面对自己的理由,找不到硬撑下去的意义。我累了、倦了、痛了、放弃了,这一次就让我真正的解脱吧……”

“解脱”之前,萧雅掉进了持续八月有余的痛苦泥潭,不能自拔。

去年12月29日,她在QQ上告诉小塔:“爱你,把第一次给你。”小塔(化名)是萧雅喜欢的学长、同校的一名高二男生。

令萧雅不能接受的是,自己喜欢的人把“两人发生关系”的事告诉给了同学。“如果他爱我,怎么会把这事说出去?”萧雅认为感情被骗了。雪上加霜的是,“两人发生关系”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萧雅忍受各种流言蜚语。

萧雅用刀在胳膊上划了一刀又一刀。她告诉妈妈,身体上的痛苦能让她忘掉精神上的痛苦。经诊断,萧雅系创伤后应急障碍、抑郁症的症状。

8月10日晚,医生宣布萧雅死讯时,走廊里全是亲人的哭声。

8月17日,是萧雅的头七。萧雅的妈妈再次哭起来。她说,她没能走进女儿的内心。

自责的还有小塔的父亲。他告诉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他的心情很难受,实在没有办法冷静地接受采访。

荆门市宣传系统相关负责人接受采访时表示,萧雅死亡事件,引发了该市教育系统的反思。

▲萧雅用刀子在手臂上划了一道道伤痕。图片/上游新闻记者牛泰翻拍

强奸疑云

萧雅走进派出所时,已两度自残。

萧雅的妈妈向上游新闻记者介绍,1月3日,她发现女儿手臂上被小刀划出多道伤痕。萧雅说是自己割的,因为心里不爽。

1月5日晚,下晚自习回家后,萧雅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一边哭一边用头撞墙。女儿如此异常状况,母亲的追问没有停下。

萧雅断断续续地说,2018年12月29日下午5时,她应小塔之邀去了酒店。小塔在房间里抱住了她。她咬了他,但他力气太大,两人发生了关系。傍晚6时,她离开了酒店。小塔嘱咐她不要告诉家人。12月31日,小塔再次提出让她去酒店。她又去了,但两人没有发生关系。

今年1月6日一大早,萧雅父母带着萧雅去派出所报警:女儿被小塔强奸了。1月8日,民警从学校带走了小塔。旋即,他因涉嫌强奸罪被刑拘。

在看守所呆了一段时日后,小塔被取保候审。走出看守所后,小塔发了一条QQ日志:别来无恙!失踪人口回归。日志还配发了一段视频,视频中的他叼着烟。

取保候审没多久,小塔父母将其送去一所武术学校就读。临行之前,小塔发了一条微信朋友圈:自己选择的路自己走。到武术学校后,小塔站在校门口又发了一条朋友圈。

小塔被刑拘后又能上学,这令萧雅的妈妈感到疑惑。

8月16日,萧雅的妈妈再次来到派出所。民警告诉她,侦办此案时,他们调出了两人的聊天记录。记录显示,两人是情侣关系,萧雅说她愿意与小塔发生关系。他们将案卷移交到了检察院。检察院认为小塔涉嫌强奸罪证据不足,要求警方补充侦查。目前,该案仍在侦办之中。

“之前一直没告诉你,他俩是情侣,是怕你接受不了。”民警对萧雅的妈妈说。

▲“发生关系”消息在校园中扩散。图片/上游新闻记者牛泰翻拍

流言蜚语

“两人发生关系”的消息,在报警之前已在校园里传开。

8月16日,上游新闻记者在萧雅所在学校附近采访时,多名同学称老师不允许再议论萧雅和小塔之事。

萧雅的妈妈介绍,她曾找到与小塔关系要好的同学。这名学生告诉她,2018年12月29日和萧雅发生关系后,小塔请同学吃饭,在饭桌上说了此事。

上游新闻记者获得了多份萧雅校友之间的QQ聊天记录显示:“为什么那么多人晓得了?”“小塔怎么这么张扬?”“一楼的都知道了。”“你知道萧雅的事吗?现在全校都传开了。”“我说啥事,她就说是床上的事。”

这段聊天发生的时间是2018年12月30日至2019年1月5日。

消息传开后,萧雅不再相信小塔是爱她的。

萧雅的妈妈介绍,女儿多次喃喃自语:一个男人如果爱一个女人,会把发生关系这么隐私的事对外说吗?不会的,不会的。

流言蜚语压垮了萧雅。萧雅曾用红笔在纸上写到,心里影响实在太大,小塔实在让她犯悚。

“发生关系的事只有女儿和小塔知道,萧雅自己没有对外说,是小塔说的。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消息在校园里扩散开来后,女儿无脸见人。”萧雅的妈妈说。

小塔为何要说出去?小塔的父亲接受上游新闻记者采访时称,孩子早恋的事情说不清。

小塔与好友的聊天记录显示,流言蜚语在扩散时,小塔不以为然:“传到她妈妈去了又能怎样?她妈妈会砍我?”

8月17日,荆门市宣传系统相关负责人接受上游新闻时表示,目前,警方还在调查流言蜚语的传播路径。

▲萧雅留下的遗书。图片/上游新闻记者牛泰翻拍

服药自杀

4月4日,萧雅被确诊患上抑郁症。萧雅的多名邻居介绍,在事发之前,萧雅是一个性格开朗的孩子,喜欢文艺,弹得一手好琵琶。

病例记载,萧雅问话少答、表情茫然、有反复自伤行为、孤僻、回避与人交往接触、创伤应激障碍。

萧雅的妈妈提供的多段视频显示,萧雅在睡梦中哭泣,边哭边不停地重复念叨着:“救救我,救救我。”萧雅在睡梦中身体不停地哆嗦、头一直摇来摇去……

萧雅的妈妈介绍,住院治疗期间,有一次饭后,她陪着女儿在医院附近散步。突然,女儿挣脱她的看管,朝一辆行驶中的汽车奔去。司机急踩刹车,才没撞上萧雅。此事发生后,医生强烈建议将萧雅转至强制看管病房,但遭到萧雅极力反对。没多久,萧雅的妈妈选择了出院。

回家之后,夜晚是萧雅的妈妈最难熬的时间。6月中旬,萧雅的妈妈被“砰”的一声惊醒。她冲到厨房看见,萧雅摔碎了一个碗,正捡起碎片往嘴里塞,嘴角已被割破。

“我心疼女儿,我认为可以看得住她,可我没看住,应该听医生的,追悔莫及。”8月15日,谈及女儿自杀时,萧雅的妈妈满是悔恨。

萧雅的妈妈介绍,8月10日下午,萧雅和亲戚下楼买了一袋零食。回家后,她坐在沙发上吃完薯片,接着回房躺下。一会儿她走进房间查看,发现萧雅昏睡不醒。她轻轻拍打萧雅头部,白沫从其口中流出。

萧雅的妈妈急忙将其送医,终因抢救无效身亡。医生告诉她,萧雅服用了大量晕车药。萧雅的妈妈这时才明白,萧雅买零食时,路过药店购买了晕车药,并偷偷服用了。

萧雅服药之前,在绝笔信中流露出了愧意,她写道:“那些爱我的关心我的人啊,谢谢你在我过去的日子里,给予我的,我也不想辜负你们让你们失望的,可我真的好难过,让你们失望了,对不起。”

▲病例显示萧雅患上抑郁症。图片/上游新闻记者牛泰翻拍

教育之失

痛失独女,悲伤之余,萧雅的妈妈时常反思,她是名合格的老师,能教好学生,但没能教好女儿如何面对恋爱。

“关心她的学习,关心她的生活,却没能走进女儿的内心。女儿出事之前,谈到恋爱这个话题时,没法和她说到一个频道上去。如果知道好的方法,女儿可能不会与小塔有交集。”萧雅的妈妈说。

熟识小塔父亲的人士向上游新闻记者介绍,小塔的父亲是一名商人,家境殷实,对小塔很溺爱,“举个例子,今年过年,小塔在日志上晒出了多条名贵香烟,说过年要多抽点,这些烟都是他父亲的。”

8月16日晚,上游新闻记者拨通了萧雅所在学校一名领导的电话,想咨询该校“针对早恋如何开展教育”的话题。但是,电话那头的打麻将、洗麻将之声一直没停下。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陈晨介绍,青春期少年少女喜欢异性,这是成长过程中的正常表现。长期以来,爱情教育是教育中一块缺失的阵地,学校应该开设恋爱观教育讲座及男女生关于性的心理课程。家长要注意引导,不能一味地去堵,“情窦初开是天然的东西,但他们获得成年人的引导是十分匮乏的,爱情教育进校园迫在眉睫。”

陈晨认为,流言蜚语也是一种校园欺凌,这种软暴力比一般的校园欺凌还可怕。在刚出现的时候,校方就应及时制止。防范这种校园欺凌,最好的办法就是脱离当下的环境,再施于心理疏导。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