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少爷不要放樱桃 少爷好大含不住

2019年10月09日5830百度已收录

沐茹歌敛起心中的情绪,往前一步,微扬起干净的小脸,眼神冰刀一般,落在说话的女佣身上:“你说是出了内贼,既然你可以怀疑我,那同样的,我是不是也可以怀疑你?”

女佣立马变了脸:“你胡说什么,我在老爷家里干了几年活了,从未拿过老爷家里一样东西。”

沐茹歌一挑眉,淡定道:“以前没拿过不代表现在不会拿,我出门的时候就是看见你拿了什么东西鬼鬼祟祟的进房去了,你怎么解释?”

女佣瞳孔一缩,大声道:“你、你血口喷人!满嘴胡说八道!老爷跟太太再清楚不过了,我从来没有偷过东西,肯定是你,你才是贼,从你进门后,不是少这个就是少那个,你是穷鬼所以什么好东西你都要偷……”

女佣正激动地辩解着,忽然被一声低醇冷冽的声音打断:“干什么这么吵!”

三个女佣一见来人,立刻双眼冒桃心,恭敬地叫了声:“少爷。”

少爷!

沐茹歌心头剧痛,缓缓回头,看着走进来的男人。

俊美的容颜,如天神之手精心描绘,一身剪裁得体的纯黑色高定西装完美贴合着他修长的身体,举手投足间都是难掩的熠熠尊贵。

但那双眼,是深邃而冰凉的,如同深不见底的渊,让人忍不住探究沉溺,却又觉得遥不可及。

这便是夜家的少爷,夜宸,华美尊贵,却又厚重冰凉。

沐茹歌的眼底一片深幽,就是这个男人,前世她爱得死去活来的男人,也是认定她怀了野种,亲眼看着她坠楼死去的男人。

这一刻,愤恨,委屈,还有无尽的悲凉像一张密集大网,将她牢牢地覆住,让她的心,痛到无法呼吸。

“你那是什么眼神?”

不知何时,夜宸已经走到了茹歌身边,正微眯着一双凤眼,冷冷的看着她。

沐茹歌瞬间回过神来,迅速垂下眼睑,掩盖眼中的情绪,淡淡回道:“没什么。”

夜宸微微皱了眉头,却没有深究,越过她径直坐到了沙发上。

他的贴身助理夏维紧跟着走上来,礼貌的打招呼,“老爷,太太,少奶奶。”然后端起沐茹歌泡的茉莉花茶,给他的BOSS倒了一杯。

夜宸端起杯子,眼尾冷冷扫过那个女佣:“你刚才,是在跟少奶奶说话?”

女佣瞬间全身僵直,脊背上冷汗直冒,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少爷在问你话!”夏维神情严肃的喝道。

女佣一个激灵,竟瑟瑟发抖起来了,完全没了刚才在沐茹歌面前的嚣张样子,结结巴巴地回道:“少……少爷,太太的戒指丢了,少奶奶,少奶奶她竟说是我偷的。”

说着,竟像是真的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哭诉起来,“少爷您也知道,我在夜家几年了,一直兢兢业业,从没动过家里一分一毫,少奶奶一来,竟、竟如此诬陷我!呜……明明是少奶奶来了之后,家里才经常丢东西……呜……”

好一个狡猾的女佣,不仅完全不提她诬陷茹歌,还暗示,茹歌经常偷东西,在瞬间把茹歌变成了偷东西还栽赃他人的恶妇,而她自己则成了受害人。

夜宸没有说话,低垂了眼睑品茶,让人看不出喜怒,倒是夏维皱了眉头,“放肆,你是什么东西,竟敢怀疑少奶奶!”

在这个家里很少有人为她说话,沐茹歌感激地看了夏维一眼。

她记得前世,夏维就一直对她很恭敬,有一次夜宸带她去参加一个宴会,宴会上她被几个上流千金各种语言攻击,沐茹歌气不过与她们争辩还差点打了起来,夜宸也不帮她,气得她一个人大半夜跑了出去,蹲在大街上冻得瑟瑟发抖。

是夏维开着车出来找她,脱了外套给她披上,还坐在大街上安慰开导她,凌晨三点把她送回夜家。

这是她在这个家,感受到的为数不多的尊重与温暖,她一直记得。

至于这几个女佣,呵,沐茹歌禁不住冷笑,估计打她进门开始,就从没当过她是少奶奶。

沐茹歌眼底有些泛红,一步一步走近那个女佣,她记得,就是张尖酸刻薄的脸,在前世她大肚子的时候,故意把厨房所有的食材都藏了起来,只留给她一点碎碎的面条,各种辱骂她,还用脚踩她的手。

那种鲜血淋淋的疼,沐茹歌一辈子都记得。

沐茹歌仇恨愤怒的眼神,像是尖锐的钢刺,刺得女佣后退了两步。

这个又蠢又笨的女人怎么会有这样可怕的眼神。

沐茹歌见她退缩,讥嘲的一笑,说:“既然我怀疑你,你也怀疑我,而且大家都认为出了内贼,那报警好了,让警察来查。”

这一次沐茹歌看得很清楚,在她说要报警的时候,那个女佣眼底露出了明显的惊慌。

夜峻本不想将事情闹大,但现在事情又牵扯到了茹歌,不查清楚怕是不能善了,而且茹歌自己也说要查,便只好道:“好吧,那就报警吧。”

然而那个女佣还没说话,沈美杏先说话了。

“阿峻,家丑不可外扬呀。”

夜峻想一下也是,万一查出来真是茹歌,那他们夜家娶了这么一个惯偷做媳妇,会成为全城的笑话。

沈美杏见夜峻动摇,赶紧又说道:“要不,就这样算了吧,就当是我自己弄丢了,我不追究了。”

好一个沈美杏,刚才还流着眼泪楚楚可怜地说着什么,戒指是夜峻送给她的,最最珍贵的礼物,一定要找到,现在居然说就这样算了吧。

沐茹歌心底凄然地笑,前世也是这样的,沈美杏跑下来说戒指丢了,在家中一番寻找不成,然后个个都怀疑是她沐茹歌偷的。

沐茹歌当时百般辩解,也是说要报警的,结果沈美杏也是这样说,算了,算了,丢了就丢了。

沐茹歌当时傻,笨,由着她们就这样算了。

算了,算了的结果是,大家都认为是沐茹歌偷的,太太跟老爷大度不处理,是为了夜家的名声,而沐茹歌理所当然地,再一次背下了这个黑锅!

“不行,绝对不能就这样算了!”沐茹歌几乎是吼出来的,她自己没发现,眼睛因为愤怒已猩红一片。

“夏维,报警。”

是夜宸清醇而淡漠的的声音。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
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