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将军的太大了坐不下轻一点 将军不要吸乳汁了昂

2019年10月09日29110百度已收录

灵玉正看着睡着了的顾言安看得入神时,突然身边有一个士兵来和她说话,问她叫什么名字,还说,“这名字比我的霸气多了,我叫平安,我娘取的。”

她听了便也夸回去,“平安这个名字也很不错,寓意很好,你娘一定是每天都在盼着你平安回去。”那一刻她是有些羡慕他,突然想,如果自己的娘亲还在,会给自己取什么样子的名字呢?

平安憨笑道,“好几年没有回去了,现在黑得我娘都认不出我了。”

“你当兵很久了吗?”灵玉随口问道,她反正也没有睡意,便趴在那里和他聊了起来。

“好久了,我跟着我爹打过无数场仗,几乎都是打胜的。”他的脸上有了骄傲的神色,月光下煜煜生辉。

“这么厉害,旁边那个就是你爹吗?”她指向不远处一个已经睡着了的老士兵。

平安摇头,脸上的骄傲在一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悲伤和自责,“我爹死了,在战场上为了救我,被敌人刺死了。”

灵玉听得难过起来,“这样啊……”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好,便沉默下来。

平安叹一口气,“其实也早该习惯了,战场最无情,今天还在你身边和你说着笑着的人,说不定明天上完战场后,就和你阴阳两隔了。”

这话让气氛沉重起来,让灵玉想起了死于战争的父母,心里更加难受,“你说得一点也没错,战争最是无情!”她说完突然想,这个叫平安的士兵,会不会也在接下来的战争里突然和自己阴阳两隔了呢?这样一想连忙在心里大声说道,“不会的不会的,大家都会平平安安的。”

这时旁边一个脸蛋很圆的士兵靠近过来参与到了他们的聊天中,“你俩不睡觉在聊什么呢?”他说着看向灵玉,“小兄弟,你是什么来头?我看将军对你很特殊。”

灵玉刚要说自己只是他的一个仆人,并没有什么大来头,却突然用眼角余光看到顾言安往他们这个方向看来,他的脸色阴沉得很可怕,看起来心情好像很不好一样。

顾言安确实心情不大好,他躺在那里,看着她跟两个男人聊得很来劲的样子,心里不知为何就是觉得不爽快,他不是很清楚为什么会这样,只觉得那三个人看起来真的很烦,便站起身走到他们旁边,双手背在身后,高高在上看着他们,“精力还很旺盛的话,就去跑几圈消耗一下吧。”

平安和那个圆脸士兵连忙道,“将军,我们马上就睡了。”说完回到原来的位置一躺,闭起眼睛“呼噜呼噜”就睡了过去。

灵玉趴在那里,有样学样地连忙也闭上眼睛,却突然觉得脖子一紧,身子一轻,睁开眼睛一看,原来自己被他拎了起来,吓得面容失色,“少爷?”

顾言安像拎着一只小猫那样拎着她的后脖领,冷冷道,“石头再过去就是悬崖,你是想半夜去见阎王吗!”

“啊?”灵玉吃了一惊,扭头望向石头那里,石头后面黑黝黝的一片,自己还真没去注意那里是什么,现在被他这样一说就起了一身冷汗,真不敢想象,如果自己睡着睡着掉下去会怎样。

还好他及时发现“救”了她,她刚想对他说声“谢谢”,屁股一痛,对方已经把她扔在地上。

灵玉忍不住就皱起眉来,这位将军,可真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以后哪个女人嫁给他,可就倒了大霉了。

“在心里说我什么坏话呢!”对方的语气和脸色都跟冰山一样冷。

“呃……没有呢少爷。”灵玉连忙说,“我是觉得……您真是好眼力,多亏您看到那边是悬崖,不然……”

“别废话了,睡吧。”对方完全没了听她说下去的耐心,重新躺下闭起眼睛。

灵玉也就地躺下,跟着闭起眼睛。

夜很静,风很凉,一切显得是那么的静谧祥和,躺着的人基本都已经睡着了,只有几个站岗的士兵还认真坚守在岗位上……

※ ※ ※ ※

隔天,天还没亮的时候,大家就起身收拾准备上路了,灵玉再次被顾言安拎上马,这特殊的待遇再次得到一众士兵的羡慕和小议论。

队伍浩浩荡荡离开山脚后,前面的路宽大平坦很多,今天的太阳不是很大,大家的速度比昨天快了很多,一路马不停蹄走到傍晚时分就到达驻扎点了。

槐将军早他们几天到达,这会骑着马出来迎接他们,他虽然年迈,鬓角也生了许多白发,但端坐在马上仍旧威风禀禀的,那不凡的气势一点也不输年少的顾言安。

两人会合后一起往城边的扎营点去,槐将军看了一眼与他同骑一匹马的灵玉,有些疑惑,但没有问出来,望向正前方道,“督蛮国那边昨天给我们下了战书,对方胜券在握,根本没有把我们放眼里,其实我也觉得以我们的实力,要打赢对方很难。”

顾言安摇头表示不赞同,“对方实力是很大,但是这样轻敌只会输得很惨,我们实力虽不足,但只要用好战术,一样可以赢得胜利,槐将军,要相信我们自己。”

槐将军被他说的愣了一愣,随即点头道,“你说得对,我差点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

两人说话间已经到达目的地,槐将军开口道,“你刚到,先好好休息吧,晚上再研究战术。”说完调转马头往自己营地骑去。

顾言安下了马,士兵们开始扎营安寨起来,大家的效率很高,仅用一个时辰就完成了任务。

一共五十多个营帐,一排排一行行整整齐齐的,留了主道路和小路,每个营帐里住十个人,剩下一些住不下的便住到附近的废弃民屋里。

将军有专用营帐,里面用帘子隔成两半,一半睡觉,一半供讨论战事用。

和顾言安一起住的是一位名唤丘凌缪的副将,就是那位把灵玉推到路边去的魁梧大汉,他又高又壮还经常虎着一张脸,看着很是吓人。

军队里很多人看到他都会不由自主颤抖,灵玉和大家一样怕他,偏偏顾言安安排她和他们住在一起,虽然在房间一侧给她准备了单独的床位,但和那位可怕的副将还是成了同一个屋檐下的住户,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接下来的日子怕是很难过了……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