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和闺蜜一起双飞好爽 宝贝~好爽~好硬~好紧~还要

2019年10月09日210百度未收录

和闺蜜一起双飞好爽 宝贝~好爽~好硬~好紧~还要/图文无关

在家歇了二十天后,王画决定上班,虽然脚踝偶尔还疼,仿佛针刺似的突然来那么一下子,提醒王画它还没有完全伤愈。但发廊本来就忙,王画不好意思再耽搁,再加上王画需要钱,所以她还是决定上班了。

这天,王画精心打扮了自己后,早早出门。已经八月末了,北方的早晨,一点都不热了,甚至有了那么几分早秋的感觉。以往,王画最喜欢这个季节,但此刻,一件件事情的重压下,她甚至都没感觉到季节的更替。

她没有去发廊,而是去了"晨晨精品服装屋。"那是姜晨的店,是她去过无数次,无比熟悉的店,熟悉到仿佛闭着眼睛都能找得到。

姜晨几年前学过设计,她的精品屋里售卖的衣服都是她自己设计,请人制作的,成本低,样子时尚,价格还便宜,很受年轻女人们的喜爱。

晨晨精品服装屋的生意挺好,像那种四季都开的花儿,每一天都那样繁花似锦,让姜晨快乐无比。

服装店也刚刚开门,姜晨一个人坐在店里角落边的小沙发上,她一动不动,思绪仿佛停在遥远的地方,又仿佛在想念着什么人,她瘦得厉害,如果不仔细看,和她身边站着的塑料模特没有多大区别。

听见有人推门,姜晨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门口儿,见进来的人是王画,姜晨一下子就站了起来,仿佛被利刃突然扎在身体上一样的迅速。

一对多年的闺蜜,隔着几米的距离,对望着。王画的眼神儿里是不屑,是痛惜,是不懂,甚至带着点熊熊的怒火。

姜晨的眼神儿里是羞愧,是惊恐,是惴惴不安,是闪烁的逃避。最终,理亏的姜晨先开了口,怯怯地叫了一声:"阿画——"

王画没有答应,而是把手里拎着的袋子打开了,快速从里面拿出一条裙子,又快速把裙子对着姜晨扔过去。。

裙子是湖蓝色,V领,散摆,简单而漂亮。姜晨没有躲,裙子落在她的脚下,像一片蓝色的湖面。

姜晨低着头,看着脚下的裙子,眼泪开始淌下来,她当然不会忘记,五年前,王画刚去发廊上班,也刚和莫放恋爱。

那时候王画手里没有钱,买不起新衣服。为了让王画更美丽,姜晨亲手设计,裁剪,为王画做了这条湖蓝色的裙子。

和闺蜜一起双飞好爽 宝贝~好爽~好硬~好紧~还要/图文无关

当时,23岁的王画看着裙子湿了眼角,她拉着姜晨的手说不出话来,只有一双大眼睛一眨一眨的,闪烁着泪花。

王画当时说:"晨晨,谢谢你的裙子,以后的岁月里,除非我的生命不在了,友情消失了,否则我会永远珍惜这条裙子,珍惜你的心!"

此刻,王画的生命没有消失,但她却把裙子送了回来,证明她真的要彻底放弃这段友情了,连同曾经,一同放弃!

姜晨知道这不能怪王画,是自己一再的伤害的,但为什么见到王画还还裙子,她还是这么难过。

王画的脸也白得像雪,她本意是要和姜晨算账的,算插足婚姻的账,算找人抢包儿的账,她想问问她,这么多年的闺蜜,为什么要这么做?伤害了自己,她又得到了什么?

但见了姜晨,她暗暗想,还是算了,莫放出轨,姜晨有错,但仅仅是她一个人的错误吗?

至于抢包儿这么低级的错误,王画始终没有想明白,也不想想明白了。她看着姜晨说:"把身份证还给我,"从进门到离开,王画只说了这一句。

接过来身份证后,王画转身离去,背影挺拔而决绝。

姜晨的脸也白得吓人,她看着王画的背影,泪流满面,喃喃着说:"阿画,我插足,只是想证明我也一样优秀,像你一样。"

那找人抢了王画的包儿?姜晨自己明白,她只是想打击她,想让她憔悴下去,艰难下去,否则莫放更得舍不得她,自己更没有机会。原本,不是为了莫放,她怎么可能、怎么忍心伤害和她牵手走过那么多岁月的阿画!

她成功了吗?姜晨蹲在地上,抱着膝盖,哭了。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