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别墅交换同事 同事家换着玩

2019年10月10日7060百度已收录

别墅交换同事 同事家换着玩/图文无关

对于武俐来说,和吴铭、温暖一起值夜班,是一件充满幸福感的事情。

三个人忙完工作,都闲下来准备吃饭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吴铭带的饭盒里装着清蒸鲈鱼和咖喱牛肉,温暖带的饭盒里装着自制水果捞和培根三明治,因为武俐不会做饭,两个人都带了双人份。

武俐吃了一口鲈鱼,带着星星眼,“吴队,就没有人因为你做的饭爱上你吗?”

吴铭一本正经,“你以为什么人都能吃上我亲手做的饭吗?我年轻的时候靠的可是颜值。”

“现在也可以靠颜值的,”吃人家的嘴短,武俐夸起了吴铭。

温暖一口水喷了出来,“小俐,来吃水果捞,夸他两句得了,现在该夸我了。”

武俐忍不住一笑,“温暖姐,我料事如神,掐指一算,就知道今天你能做水果捞。”

“咦?我今天一上午都在解剖室,你怎么知道的啊?”

“我算出来的啊,”武俐神经兮兮,“温暖姐,你听说过塔罗牌吗?”

“你是人民警察,武俐,不要迷信。”吴铭很严肃地说。

“知道啦,”武俐不服气,“只许州官放火,你就可以拉着温暖姐看手相,却要管我看塔罗牌!”

“你——那是我刚来咱们单位时的事,都四、五年了,这事你怎么知道!”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武俐站在温暖身后吐舌头。

就在这个时候,电话铃响了。夜晚的座机电话,发出了刺耳的铃声。

吴铭接起电话,他表情越来越严肃,“武俐,现在出警。”

盛世御景小区是城市的西南,这里写字楼林立,住在这个小区的,大部分都是年轻人。

报警人住在15号楼402,报警人说自己的朋友突然猝死在了家里。120已经来过,但人已经没有了呼吸。

吴铭和武俐敲开门,看见两个惊慌四措的女孩,一个长发戴着眼镜,一个短发,两个人拉着手,互相安慰着等待警察。

吴铭出示了证件,“请问是谁报的警?”

短发女孩站了起来,“是我,这是我室友小欣,出事了之后怕我害怕,一直在这陪着我。”

她对长发的女孩说道,“没事的,警察已经来了,你回去睡吧,明天还得上班。”

长发女孩乖巧地走进卧室,关上门,短发女孩脸色苍白地说道:“我的卧室里有一个死人。”

女孩的卧室布置得很温馨,淡紫色的窗帘,粉色的床单,床头柜上放着两只水杯和一盒开封的东西。

床上躺着一个男人,四肢僵硬,嘴唇发紫,床单上还有一部分呕吐物。

吴铭仔细看着尸体,男性,180cm左右,身材匀称,目前从尸体的症状上看应该是中毒。

他的衣服很随意地扔在地上,吴铭回过头问女孩,“出事之前,你们有什么亲密行为吗?”

“吴队,你!”武俐被这简单粗暴的问话惊呆了。

女孩摇头,“还没有,就出事了。”

“这是你男朋友?”

女孩还是摇头,“这是……我同事。”

武俐安慰着女孩,“你从头开始和我们说吧。”

“今天是周五,因为明天不上班,我约了海乔来我这,我想起算命师给我的神水,就加到了果汁里。我们又说了一会话,我让他把果汁喝完,我们正要...他突然难受起来,喘不过气,还吐在了床单上,等我穿好衣服去隔壁叫小欣,他就已经一动不动了。救护车来的时候说,他已经没法救了。”女孩脸色苍白,“是我害死了他。”

“小姐你叫什么名字?”

“子墨。”

别墅交换同事 同事家换着玩/图文无关

吴铭觉得很震惊,“你说的神水是什么东西?”

“我和海乔是同事,我们玩也玩了,睡也睡了,可是他对我的态度就只停留在暧昧上,从不肯再往下发展。

我有点心急,就去求了算命师,算命师说她有一种神水,只要加在水里让他喝下去,就能让他对我死心塌地。我今天约他来,就是想哄他喝下这神水,可没想到,他……他竟然死了。”

说这话的时候,子墨嘴唇有些哆嗦,眼泪缓缓流了下来。

“算命师叫什么名字?”

“她叫小樱,是一个年轻女孩,她的店在xx路上。”子墨的眼泪滴滴答答,“我只是想让他只爱我一个人,从来也不想让他死,我,是我害了他。”

吴铭不会哄哭泣的女孩,对此他只能向武俐求救,“武俐!”

武俐正拿着相机在四处拍照,她问道:“门口35码和38码的鞋,哪个是你的?”

“38码的。”

吴铭翻看着海乔扔在地上的东西,“他的手机呢?”

子墨递过来,吴铭拿着海乔的手指在指纹处一按,解开了密码。

海乔的微信记录很简单,上班期间只和Cindy在聊天,两个人打情骂俏地约下了晚上聚会。

子墨在一旁解释道,“这是我的小号,我们公司规定不让同一个单位的人谈恋爱,为了避免被抓,我一直都是用小号与他联系。”

因为不知道具体死因,调查完现场,吴铭就派来支援运送尸体,准备解剖。

回去的路上,吴铭说道,“xx路,这个算命师和陶醉的酒馆在一条街上啊。”

武俐翻看着相机,“吴队,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你说什么?”

“子墨的鞋是38码的登山鞋,样式是去年很普通的款,可是她衣柜里却都是各式各样的长裙子,两者风格相差得太远了。”

“那也许是她还有其他的鞋子呢,你只看到了一双登山鞋,不代表她没有其他样式的鞋子啊。”

“可是,她腰上肉那么多,穿腰身那么窄的长裙肯定不好看……”

吴铭想了想,“码数对吗?”

“裙子都是M码,估计她应该穿得上。”

“那她可能只是个不会搭配的人吧,她说男生和她暧昧却没有其他进展,也许和衣品不好也是有关系的。”

“这……”武俐没有充分的证据能反驳吴铭,只是看着相机里的照片不说话。

这具尸体让刚才说说笑笑的三个人开始忙碌地加班,吴铭在比对房子里发现的指纹,武俐还在纠结自己拍下的照片,温暖在分析海乔的死因。

一直到了第二天,温暖脸色苍白的递交了尸检报告,“是夹竹桃苷中毒。”

“夹竹桃苷?”

“夹竹桃的各个部位都能提取出夹竹桃苷,在树液中浓度最高,毒性极高,中毒时血压下降,心律紊乱,毒后的症状有恶心、呕吐、昏睡、心律不齐、严重的话失去知觉或死亡。”

“这种毒液能溶于水吗?”

温暖点点头,“夹竹桃是不耐寒的植物,咱们北方的公园里是不会种的,但是仍然有可能是盆栽。但从夹竹桃中提取出这么大剂量的夹竹桃苷,这恐怕得是专业人员才能办到。”

“什么样的专业人员?”吴铭想起了子墨说的神水,“比如像是算命师?”

按照子墨提供的地址,当天吴铭就带着武俐拜访了那家小樱起名社,屋子里只有一个穿着汉服的女孩子,见到警察,神色有些慌张。

“你就是算命师?你认识一个叫子墨的客人吗?”

小樱回忆起来,“是那个求神水的客人吧,她实在是太过固执,根本不听我劝解。”

吴铭没有回答,反问道:“你提供给她的神水里,都掺了什么东西?”

小樱摇头,“我……我并不想给她,可她坚持,我用那一日祈祷焚香的香灰浸在雨夜搜集的雨水里,过滤之后交给她了,之后她再也没有来,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她把水给一位同事喝下去,她的同事当场去世了。”

“什么?我给她的水里不可能有毒!”小樱手里紧紧握着一串念珠,转动起来。

武俐看着屋子里的花花草草,她拿着手机比对着,指着其中一盆开得很艳丽粉色花朵问道:“这就是夹竹桃花吧?”

别墅交换同事 同事家换着玩/图文无关

夜幕终于缓缓降临了,夜色笼罩下,小樱起名社已经关了的门突然打开,小樱从里面走了出来。

和往日不同,她并没有穿繁复美丽的汉服,只是穿着白衬衫和牛仔裤,外面穿着黑风衣,绑着马尾辫。

马路尽头左转,有一家酒吧灯火通明,老板长着一张痞气的脸,见到小樱感到很惊奇,“小樱,稀客啊,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没有穿汉服的你呢。”

小樱一把握住他的手,“陶醉,我遇到麻烦了。”

听小樱讲完事情的经过,陶醉也觉得蹊跷,“小樱,你确认你给的水是无毒的?”

小樱点点头,“我不过是一个算命师,看看五行和风水,怎么会害一个根本不认识的人呢?”

“那个女孩来的时候有什么异常吗?”

小樱回想一下,“那天下雨,她穿着衬衫牛仔裤和登山鞋,问我怎么能让一个暧昧的人爱上她,说实话我觉得可能性并不大,刚开始就拒绝了她要水的请求,可是她一定要我给她神水,我没办法,就给了她一瓶。”

“你说可能性不大,为什么?”

小樱沉默了一会,“陶醉,我们算命师也是有分析的,并不是毫无根据。

那天是工作日,可是她穿得非常休闲,她有点矮胖,但没有穿高跟鞋,也没有化妆,留着短发,她不是一个很有女性魅力的人,这样的人在遇到感情问题时,不去努力改变自身形象,只靠我们算命师,是根本没有办法的。可她的个性决绝,根本不听人劝,我不得不给她那瓶水。”

“你这是算命还是心理学分析啊。”

小樱淡淡一笑,“兼而有之吧,陶醉,我在你脸上看到一朵桃花,正要开放,不管你信不信,日后自会知道。我可是什么都跟你说了,你一定要帮我。”

送走了小樱,陶醉站在酒吧的阴影里,回想小樱说的桃花,陶醉忍不住想笑。

他拿起电话,按照心里那个号码拨了过去,“小胖子,怎么不来我这玩了呢?”

“我现在可忙着呢,”

“是小樱的案子吧。”

半个小时,武俐就来到了陶醉的酒馆,两个人喝着果汁,交换完彼此掌握的信息,都沉默了一会。

陶醉想了想,“这案子看起来并不复杂,对于死者,子墨显然比小樱更有动机,不过你和小樱都提到一点,就是子墨是一个不太注重打扮的女孩。”

“但是海乔显然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人。”

“为什么这么说?”

“我们在现场拿到了死者的手机并且通知了死者家属,但这几天他的手机就没有消停过,而联系他的,一水的年轻女人,看微信资料,都比子墨要漂亮。”

“既然这样,她和海乔到底是什么关系呢?两个人是同事,那公司总得去调查一下。”

子墨和海乔是同一公司不同部门的同事,没有不透风的墙,公司第一帅哥死在了平日不起眼的同事床上,在公司里引起了轩然大波,大家都在私底下议论纷纷,子墨也一直请假没有上班。

武俐和陶醉分工明确,武俐负责询问技术部,陶醉负责询问市场部,因为技术部大都是男的,市场部则相反,都是女的。

对于子墨,大家并没什么特别的印象,“是做财务的那个小姑娘吧?”

“哦,好像有点印象。”

但对于海乔,几乎每个人都认识,“哎呀,那不是销售部的负责人嘛,那小子,眼睛里都带笑,帅死了。”

“是啊,那可是我们单位的万人迷,我听说我们部门的小丽好像和他——”

“别瞎说,喜欢他的人多着呢,他这个花心大箩卜……”

两个看似完全没有交集的两个人,“你们觉得子墨和海乔之间有什么关联吗?”

答案是齐刷刷的摇头,爱八卦的女生甚至说,“子墨和海乔?不可能,倒是子墨的室友小欣和海乔还搭一些。”

“喂喂喂,别瞎说啊。”

“小欣在你们部门吗?”

两个人摇头,“她是搞设计的,现在请假在家陪着子墨呢,说是受到了惊吓,据说海乔死得可惨了,哎呦喂...”

两个人忙活了一上午,刨根问底,得到的结论是,子墨和海乔之间唯一的关联,就是在半年之前,曾经一块出过一次差,除此之外再没有关联。

而有很多绯闻的海乔,没有一条与子墨有关。

别墅交换同事 同事家换着玩/图文无关

到了中午时间,两个饥肠辘辘而又没什么收获的人面面相觑,武俐笑道:“走吧,咱们去吃午饭,这附近我知道一家好吃的。”

“你一个外地人,竟然还能领我吃饭了。”陶醉忍不住笑起来,等走到了武俐说的地点,陶醉抬头看上面的牌子,他不笑了,“饺子?我从不吃饺子。”

“别骗我,你一个北方人,怎么可能不吃饺子呢?”不由分说,武俐拉着陶醉进了这家饺子馆。

热气腾腾的水饺从水中捞出来,像是白胖的娃娃,武俐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我点了三鲜馅和酸菜肉的,不知道你喜欢哪个。”

可是陶醉依旧坐在对面没有动,从进门开始他异常沉默,脸色还有点苍白。

“你怎么了?”武俐拿过陶醉的碟子,在里面倒上酱油和醋,还加了一点点香油和辣椒油,推给陶醉,“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陶醉抬起头看着武俐,“好久都没人和我说这句话了。”

他的神色完全不是武俐熟悉的那个玩世不恭的陶醉了,眼神里满是哀伤。

“每次我要离开家去上学,姐姐都给我包饺子,东北人说上车饺子下车面,饺子是践行最好的食物。

我还记得最后一次,我说不吃了,她一定要包,一定要我吃,我坐在她对面,觉得她没来由的红了眼圈。

我问她怎么了,她说,'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陶醉的眼睛红了,“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姐姐,出事之后,我再也不吃饺子了,看见饺子就会想起她,就会想起,是自己无能,连替她报仇的本事都没有。”

陶醉的手颤抖着夹起一个饺子,掉落在桌子上,再想夹起,可是手抖得太厉害,试了几次,饺子在桌子上来回滚动,就是夹不起来。

就在这时,有一只小小的手,握在了陶醉颤抖的手上,手很小很软,但是帮他把饺子从桌子上稳稳地夹起。

“我以为你喜欢包子,也会喜欢同一类的面食,对不起陶醉,对不起。”

武俐见陶醉的手还在抖,她轻轻握住了他的手。

陶醉心里有一股暖意,突然想起小樱说到的桃花,他很听话地吃了那个饺子,把手从武俐手中轻轻抽回。

武俐有些窘,她转移了话题,“下午怎么办?”

“我想再去一趟子墨家,他们办公室的人说,子墨的室友小欣与死者海乔有些暧昧,我想去看看这三个人到底都是什么关系。”

陶醉打量着出事的屋子,衣柜、书桌和一张床,这些武俐都已经看过,而且检查结果也没找到其他人的指纹,武俐不觉得陶醉还能发现什么新线索。

陶醉里里外外走了一圈,目光停留在之前武俐觉得有问题的衣柜上。他带着手套,在床头柜、衣柜里一直摸索,夹缝、衣服口袋也不放过。

两个女孩子墨和小欣就站在门口看着翻衣柜的陶醉。

陶醉笑笑,“女孩的衣服就是她的痕迹,希望你们不要介意我翻动,这是什么?”陶醉从一个外套的口袋里找到了一张刷卡消费单,他皱着眉,“这上面签的是李小欣。”

小欣有些慌乱,“我们是好朋友,衣服经常是换着穿的。”

“哦,”陶醉打量着小欣,“你们身材也不一样,能换得了吗?”

“可……可以的。”小欣没有子墨的镇定,磕磕巴巴。

陶醉心里已有答案,他从衣柜里拿出一个眼镜盒。

“子墨你不近视,为什么会有眼镜盒呢?”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
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