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玩弄绝色高贵美妇 贞洁美妇沦陷

2019年10月11日240百度未收录

玩弄绝色高贵美妇 贞洁美妇沦陷/图文无关

果然不愧是龙二代,怪不得日后能登上皇帝的宝座,小小年纪就与众不同。虽然被狠狠地踢了一脚的屁股还在隐隐作疼,但潘阳心里对武珝还是赞赏有加。

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社会,象武珝这样十岁多一点的小姑娘,绝大多数小学还没毕业,如果遇到爸爸突然吐血晕倒,胆小怕事的可能会不知所措,懂事孝顺的可能会哭泣流泪,冷静成熟的可能会打110、120报警急救电话。

但武珝的思维和作风明显与众不同,当武士彟突然晕倒,在场家仆慌作一团的时候,她不哭不闹,沉着冷静,快速拿来“武器装备”(佩剑),准确锁定“罪魁祸首”(潘阳),抓住有利时机,占据有利地形,集中全部力量,趁目标没防备,毫不留情地实施“稳、准、狠”打击(踢屁股)。

公元624年出生的武珝,一个只有十多岁的柔弱千金大小姐,能够瞬间作出理性的判断并爆发出强悍的力量,一脚将体育老师潘阳差点踢飞,如果不是因为龙王的神秘基因在起作用,很难用其他原因来解释了。

“我现在灵魂附体的肉身虽然是一个十二岁的道童,但抗打击的能力还是我自己本人的,怎么受不了小姑娘一脚?”潘阳揉着屁股,呲牙咧嘴,一时没想透原因。

“珝儿,你刚才太莽撞了,快向小道长赔罪。”武士彟苏醒后,被家仆搀扶着坐下来休息了一会,脸色好了许多,便命武珝将长剑插回剑鞘向潘阳道歉。

“爹爹,珝儿又没做错什么,干嘛向他赔罪?”武珝翘着嘴巴,抬起右手指着潘阳说道,“爹爹刚才就是被这个臭道士给气晕的。”

当武珝抬起右手指向自己的时候,潘阳装作不经意的样子瞥了一眼她的右手腕,果然看到武珝戴着一个墨绿色的玉镯,难道这就是龙逍遥所说的龙族镇族之宝玄妙镯?

武士彟无可奈何地苦笑了一下,对潘阳说道:“小道长,小女被我和她娘亲宠坏了,任性刁蛮,多有得罪,请你不要跟她一般见识。”

潘阳装作很害怕的样子说:“武大人,我可不敢责怪珝儿小姐,我怕她再踢我,屁股现在还疼着呢。”

听了潘阳的话,武士彟和李淳风忍不住呵呵而笑,连武府的家仆也跟着偷笑。

武珝俏脸一红,瞪了潘阳一眼,扬着粉拳向潘阳示威。

“老爷身体一向硬朗,怎么会突然晕倒呢?”这时,一个女性的声音从会客厅外面传进来。

这个声音温婉柔和,听着这声音仿佛炎夏饮甘泉,寒冬哂暖阳,四肢百骸有一种无法言说的舒畅。

这个声音急切慌乱,仿佛正在绣花的妻子突然得知出门在外的丈夫意外受伤手指被针扎破而尖叫。

随后,前堂屏风转出几个人影,一个绝世美妇款款地走进会客厅,后面跟着两个婢女。

“娘亲,就是这个臭道士把爹爹气得晕倒过去的。”武珝扑进绝世美妇的怀里,指着潘阳来个恶女先告状。

“珝儿,休得胡言,您爹爹醒过来没有?请大夫了吗?”中年美妇深知自己这个女儿有些任性刁蛮,只是不经意地看了潘阳一眼,并没有把武珝的话当回事,自己的丈夫纵横天下,阅人无数,怎么可能被这个十多岁的小道士给气晕呢?

这个中年美妇正是武珝的母亲,武士彟的第二任妻子杨贞。刚才她在后花园喝茶闲坐,突然一个婢女急匆匆地前来禀报,说老爷突然晕倒了,便心急如焚地赶了过来。

潘阳被杨贞的美给震慑住了。

玩弄绝色高贵美妇 贞洁美妇沦陷/图文无关

杨贞公元622年下嫁武士彟时已经43岁了,此时应该56岁。

男人四十一枝花,女人四十豆腐渣。这句话重点不是要告诉我们40岁的男人多么有魅力,而是要告诉我们,40岁的女人属于年老色衰的残花败柳,对男人已经产生不了任何吸引力。

但杨贞的存在对持有上述观点的人是一种打脸。

杨贞的美是一种高贵的美。她身上的裙裾华丽但不奢靡,她佩戴的首饰美贵而不奢艳,她气质高雅又不失和煦,气场强大又引人痴迷。

杨贞的美是一种自然的美,这种自然体现在她的一笑一颦,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一切都是那样的从容雅致,毫不做作,也毫不矫揉。

杨贞的美是一种青春的美,近年六旬的她身材婀娜,体态轻盈,皮肤凝滑,宛如少女,没有一缕白发,没有一丝皱纹,堪称人间奇迹。

十多年前,龙族的龙王被杨贞绝世之美所倾倒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杨贞看到武士彟已经坐在胡床上,脸色也没那么难看,一颗悬着的心才稍稍放松了些。

“老爷,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杨贞问道。

“我刚才一时急火攻心,晕了过去,现在已不碍事,有劳夫人挂念了。”武士彟言罢,指着李淳风介绍道:“这位是长安太史局李淳风道长,刚才多亏李道长及时出手相救。”

“感谢李道长相救之恩,久仰大名,如雷贯耳,今日垂青莅临,妾身有失远迎,望李道长海涵。”杨贞微微曲膝,向李淳风施了一礼。

杨贞是朝廷命妇,李淳风也急忙按照朝廷礼制还礼,对这位43岁嫁给武士彟的名门闺秀,李淳风也早有所闻,今日一见,果然雍容华贵,不同凡响。

“这位小道长是李道长的徒弟,本地江陵人氏,原名张小轩,法号永轩。”武士彟又向杨贞介绍潘阳。

“小道长辛苦了。”杨贞向潘阳微笑示意。知夫莫若妻,杨贞知道丈夫郑重其事地向自己介绍一个小道士,必有缘故,也不多问。

果然,武士彟继续说道:“夫人,可别看这位小道长年纪跟武珝差不多,但他是袁天罡道长相面卜筮之术的隔代衣钵传人,天资聪颖,道法高深,日后必为人中龙凤,前途不可限量。”

“小道长真了不起,以后有机会你可要多教教珝儿,让她跟着你也长长见识。”杨贞见丈夫如此看重潘阳,也对潘阳特别客气,

“哼,我可没觉得这个臭道士有什么真本事,就会胡说八道吹牛皮而已。”武珝看到爹爹和娘亲都在夸赞潘阳,气咻咻地说道。

“夫人万福金安,红颜不老。”潘阳向杨贞行了一个大礼,他觉得武珝这个龙二代很不好惹,想要顺利地拿到玄妙镯,杨贞可能是一个最好的突破口。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