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你坐的网红滑道都没证!今年已有4起死亡事故

顺着透明的玻璃滑道顺着山势下滑,或享受风景,或体验速度,你见过或者玩过吗?在有山的景区内,全国已经大大小小建设了数百条玻璃滑道。它们动辄长度两公里,高度落差180米。新鲜与刺激使得这些滑道在游客中颇受欢迎。但是其没有建造标准,完工后没有审批验收,致使近几年游客伤亡事故频频发生。

无论是玻璃滑道还是玻璃漂流水滑道近几年都颇受追捧无论是玻璃滑道还是玻璃漂流水滑道近几年都颇受追捧

2017年,湖北武汉木兰胜天景区,玻璃滑道内发生游客连续撞击,造成一死三伤。

2018年7月,湖北英山县龙潭河谷滑道,游客血气胸1人、脑外伤2人、骨折22人。

2019年5月1日,四川成都太平镇游乐场“孩子的院子”,游客冲出滑梯防护设施,事故造成2人死亡12人受伤。

2019年6月1日,安徽合肥蓝山湾木艺小镇景区,三名女性在乘坐玻璃漂流船时,眼部、胳膊、头部受到不同程度撞伤。

2019年6月5日,广西平南县佛子旅游风景区,由于下滑速度过快,游客撞破玻璃滑道护栏。事故导致1人身亡,6人受伤。

2019年10月1日,江苏省华西村景区高空森林玻璃滑道至少2名游客死亡,十数名游客受伤,具体消息景区尚未披露。

网红滑道野蛮生长,全国数量可能破千

看看新闻Knews记者找到了其中湖北武汉木兰胜天景区玻璃滑道的建设公司——石家庄市瑞东园林栈道工程有限公司。在查询公司官网后,看看新闻Knews记者拨打了电话咨询玻璃滑道的建设程序和安全保障。公司老总赵现虎直言不讳,玻璃滑道的经营存在风险,媒体的报道只占事故总量的一部分。大部分的事故,都是景区、游乐场与游客私了后,被按下不发。

最早体验的游客,俨然是用自己的安全,换回了商家的第一桶金。“网红滑道”的迅速崛起,与短视频社交的日益风靡不无关系。点开某短视频社交软件的“玻璃滑道”话题,光是第一个话题,就有4600多万次的播放量。用户想要博取关注,各个景区也想提升知名度,跳动的点击量就是商机。

赵现虎以自己负责建造的另一处景区玻璃滑道——山西阳泉市娘子关玻璃漂流水滑道为例。这座滑道全长260米,最大落差28米,2018年7月1日开始接待游客,第一年就让景区收入翻了三倍。“可能达到2000万。”赵现虎对于这一成绩十分满意。

紧接着,同属阳泉市的桃林沟景区,一条新的玻璃滑道亮相,长度翻了一倍,长达到600米。这股风潮在全国蔓延,滑道的长度和落差都在加码,有的滑道落差达到180米,有的滑道长度超过2公里。看看新闻Knews记者通过旅游网站搜索玻璃滑道一日游,弹出的目的地有七八页之多。不仅大型景区在兴建大型滑道,游乐园、度假村、甚至农家乐,都纷纷开建小型滑道。

034.png

从事景区开发十多年的安徽景秀旅游投资开发公司负责人龙涛曾在多个景区修建过栈道、滑索和吊桥。应景区的要求,从去年起,他也开始修建玻璃滑道。他向看看新闻Knews记者介绍,从2018年开始,玻璃滑道和玻璃漂流水滑道项目在全国各地疯狂上马。龙涛自己估计,全国的水滑道有一百多条,而玻璃滑道则可能有500到1000条。

面对死亡事故,景区建设方和经营方相互推诿,资质没有,质量不合格

看看新闻Knews记者先后致电了承建湖北武汉木兰胜天景区玻璃滑道的建设公司,以及承建广西平南县佛子旅游风景区玻璃滑道的承建方河南沃星园林栈道工程有限公司。在电话中,两公司负责人均表示出事当天恰逢下雨,景区在玻璃滑道应当关闭使用的情况下放任游客使用。雨水使本身并非密闭的滑道玻璃沾水,游客下滑摩擦力减小,因而发生冲出滑道和碰撞等死亡事故。

受伤游客也证实,滑道中已经有人受伤,但滑行起点的工作人员无法了解情况,继续放人,让后面的游客继续滑下去,导致追尾碰撞。事后,警方通报,几起事故的景区负责人也确实被立案侦查,等待起诉。

建设方将事故责任完全推给了景区管理者,河南沃星园林栈道工程有限公司的负责人陈三富甚至在电话中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如果是质量问题,我怎么现在还能和你打电话?”

但在观看事故视频之后,北京旅游法制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申海恩却指出,滑道的设计也存在缺陷。从外观来看,这些滑道都是沿着山势盘旋而下,弯多、复杂。游客在滑行过程中视线被不断遮挡,后面的游客看不到前面发生的情况。另外,其角度和坡度设计也不匹配滑道实际的高度落差。

滑道从业者龙涛也承认,不少滑道的建设都存在乱象,存在设计缺陷。短距离的弯道并不能有效分解巨大的高度落差所产生的滑行速度,一旦雨天沾水或者发生其它状况,意外就有可能发生。在几起死亡事故中,广西平南佛子景区的滑道、四川“孩子的院子”的滑道,都存在陡坡过长的问题,很容易产生超出安全范围的速度。而更早年出事的江苏宜兴竹海景区滑道,其弯道过急,不足以缓冲下滑产生的冲力。玻璃滑道的宣传词往往追求各种各样的“第一”,刺激和安全此消彼长,最终导致事故发生。

035.png

国内所有玻璃滑道的建设方都不具备资质,“网红”其实是“黑户”

投入商业运营的游乐设备,其实需要专业的设计施工和严格的规范。看看新闻Knews记者查询了几家出事滑道的建设公司,广西平南佛子景区出事滑道的建设方——河南沃星园林栈道工程有限公司的主营业务是景区吊桥、栈道、观景台等建设,从其公司名称、官网、营业执照,均看不出从事滑道建设的痕迹。

038.jpg



湖北木兰胜天景区内的滑道,则是由石家庄市瑞东园林栈道工程有限公司设计、施工完成。

039.jpg

调查过程中,看看新闻Knews记者接触的多家公司都坦言,玻璃滑道是新兴游乐设施,所以大多数建设方都是半道出家。图纸设计、建设施工、运营维护、风险评估,要不就是自己摸索,要不就是企业间相互参照。龙涛甚至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许多建设工人在掌握基本技术后就拉出队伍单干,依靠的仅仅是少得可怜的经验。

今年“五一”假期里,位于成都的“孩子的院子”内的滑道,在造成2人死亡、12人受伤的重大事故之后,也被媒体披露,其设计师其实是一名箱包设计师,没有游乐设施的相关设计经验。

在玻璃栈道的刺激风潮中,谁能来给游客的安全托底呢?

造一个滑道需要什么手续?当看看新闻Knews记者将这个问题抛出时,几位建造商都给出了相同的答案——不需要手续。

看看新闻Knews记者找到了位于安徽合肥的蓝山湾木艺小镇景区玻璃漂流水滑道。在今年6月,三名女性游客在滑道上撞伤头部,血流满面。景区仍在继续运营,看看新闻Knews记者亲身体验了一回。气垫船没有安全带扣,在几处弯道,气垫船与玻璃围墙的撞击也确实比较猛烈。如果注意力不集中或者不牢牢抓住把手,确实存在头部甩动过猛,碰到不锈钢护栏而受伤的风险。

036.png

那么,这处滑道建设完毕后是否接受过审批呢?

北京旅游法制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申海恩认为,滑道建设应该可以参照过山车等特种设备的相关规定。如果游乐设施运行的最大线速度大于或者等于每秒两米,或者运行高度距地面大于两米,则该游乐设施属于特种设备。它的设计、制造、安装、改造、检验等必须接受各级地方质量技术监督部门的检查。从参数条件上来看,玻璃滑道似乎属于特种设备。

于是,看看新闻Knews记者首先来到了安徽合肥肥东县市场监督管理局,询问玻璃滑道是否作为特种设备而接受检查。然而肥东县市场监管局特种设备科的工作人员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国家对特种设备施行目录管理,玻璃滑道作为新事物并不被纳入目录。

不属于特种设备,那么玻璃滑道作为一项生产经营设施,安全生产监管部门是否会监管它呢?但是,在肥东县应急管理局,看看新闻Knews记者得到的答案依然是否定的。工作人员表示安监部门只承担死亡事故的调查责任,对于建设审批表示并不负责。这名工作人员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玻璃滑道作为一项旅游项目,可能是由文旅局来托底。

在肥东县文旅局,副局长童国强坦言,对于新型游乐设施,目前上位政策和技术标准都尚不明确,在行业管理上存在一定的难度。

得知看看新闻Knews记者吃了三次闭门羹,滑道从业者龙涛一点也不感到意外。目前像他这样的建造商面临的事实往往是“我去批,他不给我批”。

其实,在以“网红”和“打卡”为名的热潮下,中国近年处于野蛮生长中的新型游乐项目,又岂止是滑道。今年8月2日,有女生从武汉某彩虹滑坡上飞出,其右肩粉碎性骨折。8月18日,网红的重庆万盛景区18米悬崖秋千在运行中钢丝发生脱落,所幸游客只是受到惊吓,未出现伤亡。无论是玻璃滑道、彩虹滑坡、悬崖秋千等无动力游乐项目,还是玻璃桥、玻璃观景台等等,它们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标准还没有,监管跟不上。多元化的旅游需求与滞后的管理之间,已经存在着巨大的时间落差,亟需有关部门主动作为。

037.png

上海服务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委员姚昆遗认为,国家提倡简政放权,鼓励发展旅游业并不意味着安全要被放在第二位。“对于存在不安全因素,或者存在安全隐患的项目,绝对应该把它们卡住,把它们列入负面清单。”姚昆遗呼吁已经造好的网红项目可以先停一停,没有造的先不要批准开建。

今年8月31日,由部分滑道建设方发起,玻璃水滑道标准启动会暨CSTM玻璃水滑道用夹层玻璃及安全性能评价示范项目启动会在河南洛阳召开。中国特种设备检测研究院和索游标委会等单位的专家也出席了会议。各方希望玻璃水滑道的标准制定能够早点开始启动。尽管会议的成果尚未公布,但龙涛兴奋不已。

站在施工方的角度,龙涛认为,发生事故的滑道在一定程度上并非是有意逃避审批和检查。如果政府部门能够出台明确的准入资质和验收标准,也会逼着行业去遵守,对于旅游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也会是一件好事。建立完善的审批、监管流程,推出可对照、可执行的行业标准,更是刻不容缓。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