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浓精浇灌美妇的子宫 在厨房挺进美妇雪臀

2019年10月20日490百度已收录

浓精浇灌美妇的子宫 在厨房挺进美妇雪臀/图文无关

穷在闹市没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这句话很经典,也让这个混迹在杭州繁华大都市的柳鱼辉感到相当揪心,每次孤单无助的时候,他总会自言自语地念上这两句经典的话语N遍。

柳鱼辉毕业于苏州大学医学系,毕业后被分配到杭州某人民医院工作,本以为初生牛犊不怕虎,只要肯努力拼搏就可以年轻有为,谁知来到这里工作后才深深体会到远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美好。

初来乍到的柳鱼辉,是这家医院里资历最低,年纪最小的后生哥,在这里的专家和教授不是毕业于北京有名的医科大学,就是上海高等医学院,而柳鱼辉只不过是苏大医学系的一个插班生,说得不好听不入流,说得好听勉强接受!

穷小子混迹都市医院日子的确不好受,那些同行专家的诊室每天接待病人的人数都以百计,而柳鱼辉却寥寥无几,不知是他年纪轻轻没人信,还是他样子有些木讷难看不受欢迎?到了后来,院长干脆把他调到妇科,原以为可以从此一扫阴霾的他,却偏偏经常遭来这里看妇科的妇女白眼。

“一个大男人做妇科医生,丢脸啊!”

“是啊,刘太!你看他木讷的样子,看见就不舒服。早些日子听说这里妇科调了一个男医生,我还从老远的苏州赶来这里一看究竟,本以为是个帅哥医生,谁知是这个样子,哎,失望啊,失望啊!”

柳鱼辉一走出诊室,就听闻刚看完病的刘太和张太在诊室走廊边低声细语。

要是别的医生听闻病人这样议论他们,肯定会还她们两句,不骂她们八卦,也会说她们无聊。

柳鱼辉虽然不去理会,但是却黯然伤感,傍晚下班后,他拖着沉重的脚步,怀着低落的心情,独自徘徊在杭州西湖边。

夕阳渐渐西下,晚霞照在湖面上,泛起点点磷光,被风一吹飘向四方;杨柳摆动着它那婀娜的身姿,迎着霞光,伴着晚风翩翩起舞,傍晚的西湖独有一番美感!

柳鱼辉无心欣赏西湖的美景,顺手在地上拾起了几块细石,用手轻轻一扬,细石如蜻蜓点水般在湖中铲了几下后,几个起落消失在湖面,直奔湖中。

柳鱼辉看着飘远的细石傻傻发呆。“扑通”一声闷响把他吓醒,他往响声处望去,在自己左手边距离不到三百米有个人影在湖面晃动,时而下沉,时而浮面。

柳鱼辉暗叫不好,他来不及细想,飞身冲到距离自己左手不到三百米的岸边,纵身一跳,像鱼儿般娴熟,只是几个起落就游至响声处。

柳鱼辉从小喜欢游山玩水,钻研诗书医学,在苏州一次偶然的机会,遇到了德高望重的一代老中医居可松,彼此有着共同的兴趣和爱好,说话十分投契,柳鱼辉深得居可松喜爱,收了他为徒,并指点了他水上功夫,教会他医治了奇难杂症的方法。柳鱼辉天资聪敏,水上功夫又得到居可松的指点,更加是平步青云,直上云霄!他父亲见柳鱼辉整天像鱼儿一样在水中窜来窜去,有着鱼儿的辉煌史,水上功夫又那么俊,于是在他七岁那年给他改名为柳鱼辉。

柳鱼辉游到响声处,但见落水的人是一个中年美妇,至于怎么美,他来不及细看,眼看中年美妇挣扎了几下,嗝了几口水,几个踉跄就要往下沉,柳鱼辉连忙左手抱着她芊腰,右手拖着她下巴,踩水慢慢游到岸边。

柳鱼辉将中年美妇放在岸上,双手在她肚子和胸膛按了几下,随着几口浊水从她口中缓缓喷出,人终于醒了过来。

“小姐,你感觉好点没有?”

中年美妇愕然地看着柳鱼辉,心中升起了一丝疑团:他是谁,我到底怎么了?

柳鱼辉见中年美妇没有回答,拿起了她的左手,三只手指按在她寸部、关部和尺部位置。

浓精浇灌美妇的子宫 在厨房挺进美妇雪臀/图文无关

中年美妇吓了一跳,连忙将手缩了回来,惊恐地问:“你想干什么?”

“小姐,别害怕,我见你默不作声,以为你还昏迷着,所以想为你把把脉。”

这时临近冬至,日子短,夜子长,天黑得特别快,碰巧今晚又停电,西湖四周的路灯并没有亮起来,不仔细地瞪大眼睛看,还真是伸手不见五指!

东风起,西湖凉,刺骨的湖水连同惊恐的寒意夹杂在中年美妇身上,令她打了几个哆嗦。她冻得紧缩着身子,迷惘地看着柳鱼辉,其实他们都不知道彼此在注视着自己,四周漆黑一片,景物模糊难辨。

“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中年美妇问。

“我是医生,救死扶伤是我的职责!”柳鱼辉答道。

中年美妇愣住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有好人?

在中年美妇心中,现在现实的社会,全世界都没有一个好人,全是骗子,全是忘恩负义的人。她这种极端心理可能跟她身边经历的不寻常的事情有关吧。要知道任何时代,都有好人和坏人,就算世界灭亡,柳鱼辉也会做最后一个好人!

“你是医生,你不呆在医院,跑来救我干嘛?我是死有应得,不需要你们的同情和可怜。”

“小姐,别说太多,找个地方吃点东西,暖暖身子。”

中年美妇从地上挣扎起来,拖着抖颤的身体使劲往着西湖冲去,柳鱼辉虽然在黑夜中看不清对方的样子,但是看清身形是绝对没有问题的,更何况她那么用劲,步履又那么沉重,柳鱼辉又怎么会没知觉?

柳鱼辉吓了一跳,连忙冲上前双手将她抱住,吃惊地问道:“小姐,你干嘛?千万别干傻事啊!”

“放开我,我只想死!”

中年美妇伤心欲绝地叫着,使尽全身力量,只想跳进西湖,再次求死。柳鱼辉知道中年美妇此刻的性命就掌握在自己手中,所以无论她怎么挣扎,都不敢放手。

不知是中年美妇跳湖喝了几口冰冷的浊水,身体还没有康复过来,还是柳鱼辉的力气太大,她一下子晕倒过去。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躺在农家茅房中,旁边一个年轻小伙子架着柴火,温暖四周;烤着大鱼,香遍茅屋。

中年美妇慢慢睁开朦胧的双眼,问道:“你是谁?”

柳鱼辉答道:“我叫柳鱼辉。”

“你就是昨晚救我的烂鬼医生?你为什么要救我?你为什么要把我带来这里?”

柳鱼辉面对着中年美妇一连串的提问,不禁哑言了,一时之间都不知如何答好。

柳鱼辉愕然地看着中年美妇,这是他第一次这么出神,这么用心的去看一个人,平时他很少对着一个人看上那么长时间,特别是美女,他更加不敢多望。如今不知是中年美妇的问题吸引着他,还是中年美妇的美貌令他倾倒?现在他至少注视有五分钟左右。

中年美妇柳叶眉、丹凤眼、樱桃嘴,看样子已经下嫁他人,但是身材一点都不走位,依然是那样风韵尤存,美丽动人!要不是她肚子此刻有些鼓胀,那更加是绝代佳人!

中年美妇被盯得脸微微有点发红,不由生气地说:“哼!天下乌鸦一样黑,天下男人一样色!我看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准是个流氓医生。”

浓精浇灌美妇的子宫 在厨房挺进美妇雪臀/图文无关

柳鱼辉这时才回过神来,他感觉自己有些失态了,连忙道歉说:“对不起,小姐!我一时不知怎么回答你,所以……”

“哼!狗嘴里面吐不出象牙,解释就是掩饰!昨晚有没有对我做过什么?”

中年美妇说完后,眼睛盯着柳鱼辉忿忿地问道。她那双眼充满着泪水与愤怒。鲜红的血丝布满了她双眼,似乎她有好几天没有睡过好觉,有好几夜偷偷地哭过。

“有!不过……”

“什么?”

中年美妇听完后,激动得想站起身子狠狠地教训柳鱼辉一顿。柳鱼辉吓了一跳,幸亏中年美妇身体虚弱,此刻无力站起,要不然也不知如何是好。

“不过不是你想象中那样,我看见你晕倒,背着你走了好几段路,倒霉的是连一辆车也找不到,我只好背着你一直走,一直走……后来我看见你冻得实在顶不住了,于是把你送到这附近的茅房,后来,后来……”

“后来怎样?你对我做过了什么?”中年美妇心急地问。

“后来就为你生火取暖,为你煎药熬汤,直到你醒来……来,先吃了这条烤鱼再说。”

柳鱼辉将烤好的香鱼递到中年美妇手中,中年美妇本想抵抗,但是一闻到鱼的香味,她又立刻投降了。她接过鱼,一阵风卷残云,鱼只剩下骨头;她低头注视着地上的破罐子,那浓浓的中草药味还时不时传过来;她感激地看了看柳鱼辉,这是她生平遇到的第一个大好人,以前她想都不敢想象,这个世道还会有像古代那样的侠客。做好人已经很少了,像柳鱼辉那样好人好到底,帮人帮到尽的,更加是少之又少!

“世态炎凉,侠今安在?”这是中年美妇的两句座右铭,如今柳鱼辉的出现,彻底地改变了她的想法,她感到自己以前的想法实在太幼稚,太渺小了。

“你给些什么东西我吃了?怎么我肚子有点痛?”

“泻药!”

“什么?”中年美妇吃惊地看着柳鱼辉,一阵急剧的疼痛令她不得不马上抱腹找茅厕。

一阵狂轰猛炸,中年美妇长长地嘘出一口气,此刻她感觉无比的舒服,膨胀难看的肚子似乎瞬间凹陷了下去,她慢慢地转回茅房,再一次向柳鱼辉投来感激的目光。

“谢谢你,现在我舒服多了。”

“小姐,不客气!你什么时候怀上了这个气胎?”

中年美妇不禁愕然了:这家伙不但心地好,而且医术高明,医人的方法更高超!要是我知道他给我吃的是泻药,我打死也不吃,可他偏偏放在香气浓郁的烤鱼上,真算服了他!

“你怎么知道?”

“我是医生自然看得出!”

中年美妇惨笑两声,陷入了深深的回忆当中……

“丹凤,我告诉你,你最好签了这份离婚协议书,对你有好处!我将十万元存入你妈妈的账户中,并视她为亲娘,照顾她后半生。你看你都是个身患绝症的人了,几乎跑尽了全国有名的大医院,你的病依然没有好转,专家都对你下了死亡通知书,你所剩的日子也不多,只要你在我和丹丹大婚之前签下这协议书,你找个地方自行了断,那万事都有商量!我不想背上抛妻之名,更不想带绿帽。”

丹凤白了一眼他,骂道:“欺世盗名的伪君子,抛妻的负心汉,我为你守身如玉,你却在外面找小三,还污蔑我给你带绿帽,你……你……你……不是人!赵云刚,我告诉你,别以为你有钱,你是上东证劵公司老总的儿子就很了不起,你休想!”

浓精浇灌美妇的子宫 在厨房挺进美妇雪臀/图文无关

赵云刚冷笑几声,摸了摸丹凤微鼓的肚子,恨不得马上就将她推进西湖浸猪笼,他强忍着心中的怨气,拍了拍丹凤的肩膀,怒视着她,样子十分吓人!那种眼神是爱与恨的缠绵。

“那你就等着瞧吧!”

赵云刚抛下了这句话后,不再理丹凤,径直离去……

第二天,丹凤接到了医生打来的电话,说她妈妈中风住院了,很可能变成植物人,叫她准备十万元的住院费。

丹凤听到这个消息,气得当场昏倒,她好不容易才从地上爬起来,她从小就没有爸爸,与妈妈一起相依为命,妈妈为了这个家操碎了心,经常起早摸黑,拼命工作,却将自己身体也搞垮了,三两天一次小病,五六天一次大病,还经常要住院观察。本以为嫁给了富商,可以从此过些好日子,谁知世事往往不尽人意!这次她妈妈突然病得严重,十有八九是赵云刚搞的鬼。

丹凤拨通了赵云刚的电话,冷冷地问:“我妈妈中风了,是不是你故意气成她那样?”

赵云刚冷笑几声,说:“哼哼哼!还是那句话想清楚没有?十万块住院费不是小数目,你好好想想吧,想清楚再告诉我。”

赵云刚匆匆地挂了电话,丹凤恨得将电话摔在地上,骂道:“赵云刚你是个卑鄙小人,你不得好死!”

丹凤想尽办法向亲戚朋友借钱,谁知没人敢相信她,大家都觉得她是开玩笑的,她丈夫是太子爷,她还要向人借钱,说不过去。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为了妈妈的住院费,丹凤不得不含泪屈服了赵云刚,签下了离婚协议书,定下了生死合同,背负着和别人鬼混,给丈夫带绿帽的臭名,只身前来西湖,投湖自尽……

良久,良久……中年美妇丹凤才从痛苦的回忆中惊醒过来,此刻她双眸已流下了两行凄美的泪水。

“小姐,你没事吧?”柳鱼辉问道。

“谢谢!我没事!我叫丹凤!鱼辉这次多谢你了,你不应该救我。”

柳鱼辉怔住了,不解地看着丹凤,丹凤于是将她那曲折离奇的往事告诉了柳鱼辉。

柳鱼辉听完后,这才明白丹凤跳湖不想让人救的原因。他连忙安慰说:“丹凤,你自己应该知道,你怀的根本不是人胎,在古代不科学的说法是‘鬼胎’,现代科学称为‘气胎’,你极有可能是在公共厕所感染了精力旺盛的男人精气,所形成的一种怪病!不过现在好了,已经全泻光,再无后患症!同时,经过我把脉,隐隐感觉到你似乎身患绝症。”

丹凤向柳鱼辉投来了敬佩的目光,她想不到眼前的柳鱼辉医术竟然是如此的高明,一般医生要经过问闻望切,结合现代科技激光、B超才知道她得什么病,而眼前的柳鱼辉却只是靠把把脉就能确诊,实在不简单!

丹凤点了点头,叹了叹气。柳鱼辉继续说道:“我刚才已经报了警,警察很快就会赶到,当时你还昏迷不醒,本来打算昨晚就报警,谁知这破手机泡了水不管用,烤了一个晚上,到早上电池才风干。”

丹凤再次感激地看着柳鱼辉,她感到柳鱼辉不但医术高明,而且很细心,很懂得照顾别人,虽然人有些木讷难看,但是不失为一个好郎君,谁要是嫁给他,准幸福八辈子!

很快,警车来了,警察将柳鱼辉和丹凤带回派出所录了口供,相安无事后,各自留下联系电话匆匆离去……

几天后,柳鱼辉一直思索着丹凤的绝症,她的病十分古怪,似乎无药可医,无法可救。柳鱼辉很想打电话给丹凤关心一下她最近的情况,可是,拿着手机按了几次她号码,最终还是没有拨出,因为他怕,怕打扰丹凤的生活,所以他止住了。

浓精浇灌美妇的子宫 在厨房挺进美妇雪臀/图文无关

柳鱼辉在无计可施之下,拨通了他师父居可松的电话。

“喂!师父啊,鱼辉想请教一下您老人家。”

“有什么事直接说就是了,鱼辉,不要婆婆妈妈,吞吞吐吐,很多女孩子都不喜欢你这样子的,你年纪也不小了,该找一个女朋友了。”

那边电话传来了他师父的声音,每次一通电话,他师父准是会催促他去找女朋友,因为他师父想早点抱抱徒孙,所以都不知道催了他N遍,可是柳鱼辉总是左耳入,右耳出。

“师父,我想跟您说正经事呢,您怎么老是老不正经的呢?”

“难道师父为你好,就不正经吗?”

他们彼此争论一番以后,柳鱼辉才有机会向师父请教奇难杂症的问题。经过再三哀求,师父才告诉他医治丹凤绝症的方法,并告诉他以毒攻毒的方法治绝症,凶险异常,千万要小心,柳鱼辉应了几句后,挂了线。

又过了几天,他在医院上着班,急诊室传来了一把熟识女子痛苦的呼喊声,柳鱼辉走出妇科诊室,直奔急诊室。

“丹凤,丹凤!你怎样了?”

豆大的汗珠从丹凤的额头滴下,发出轻微的响声,这种响声只能用心才可以感受得到,因为声音太小了,小到没人听得见。丹凤抬头看见是柳鱼辉,忍住剧痛从病床上挣扎起来,惊讶地看着他。

“鱼辉,怎么那么巧?”

“我就在这家医院工作啊!别出声,让我看看。”

柳鱼辉为丹凤把了把脉,感觉她的病比前几天严重多了,若不及时医治,恐怕有性命之忧。他从藏身的夹袋中拿出了早几天他师父教他配制的中草药丸,刚想送进丹凤口中,此刻又犹豫了,他清楚记得师父千叮万嘱吩咐他一定要小心用药。

“鱼辉,你干什么?快回到你妇科诊室工作岗位,这里不需要你。”

这家医院的院长进来了,直挺挺的骂了柳鱼辉两句,柳鱼辉咬了咬牙,飞快地将药丸塞进丹凤口中。

“鱼辉,你干什么?你给她吃了什么?”

“院长你不要问那么多。”

“你这家伙越来越放肆了,你,你,你……”

院长气得几乎要晕过去,柳鱼辉倒了一杯水给丹凤送药后,低着头奔回妇科诊室。

次日早上,丹凤的丈夫赵云刚找到了柳鱼辉,他二话没说,就吩咐一班人将柳鱼辉教训了一顿,柳鱼辉莫名其妙地遭受一轮拳打脚踢,痛得他死去活来,他挣扎着,慢慢地从地上爬起,不解地看着赵云刚。

“你这臭小子,给了什么东西丹凤吃,她已经被你害死了,你等着偿命吧,庸医!我已经报了警,警察很快就到,你洗干净屁股,准备挨枪靶子吧!哼哼!”

“轰”的一声脑响,犹如晴天霹雳,本已受伤的柳鱼辉此刻几乎要窒息过去,他惊讶地问:“什么?不可能,不可能!”

赵云刚没有理他,带着一班人扬长而去......

很快,警察到来了,一把冰冷的手铐带在柳鱼辉手中,此刻他的心痛远远大于身体上的痛苦。他苦笑几声,无语了!事情来得太快太突然,他师父曾经告诫过他,以毒攻毒,一定要小心用药,但是也不至于没过多久就死亡。师父曾经说过吃了这种药会令人有一种假死的迹象,要昏迷窒息七天,七天后仍然没醒就永远不会醒来,所以他师父才千叮万嘱叫他要小心用药。

浓精浇灌美妇的子宫 在厨房挺进美妇雪臀/图文无关

来到派出所录口供时,所长一眼就认出他就是那天见义勇为,落水救人的憨厚老实小伙子,他有点不太相信,这么一个老实人怎么成了杀人凶手了呢?

“小伙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所长不解地问。

“我也不太明白啊?我只是看到丹凤病危,就急忙给她喂了以毒攻毒的药丸,她不会死得那么快的,她是假死,所长求你马上通知她家属,叫他们七天后再办丧事。”

“什么?既然你明知它是毒药,为什么还要给她吃?现在你们的院长,护士都要指证你,丹凤的丈夫赵云刚也要控告你,就算我相信你是真心想救人,但是在法律面前,你是怎么也逃不过这死罪。”

“所长,丹凤是什么时候死的,法医怎么说?”柳鱼辉心急地问。

“刚刚,法医说她中砒霜之毒而死。”

“什么?我的药丸可没有这种毒药啊?说不定她还有救,让我去看看好吗?这事情有些不对劲,说不定是他丈夫从中搞鬼下毒手,然后让我成为代罪羔羊。”

所长听了柳鱼辉的话,看着他老实的样子,凭着所长多年的经验,总觉得他不会杀人。但是经验归经验,法律归法律,他向来分得很清。

“这件事我们会去调查,在你还是嫌疑人的时候,放你出去那是不可能的,除非你有担保人可以保释你。不过在没有查清楚的时候,我们会先将丹凤的遗体放置一段时间,等查清楚再给他们办身后事。”

“谢谢所长,我可以给我亲人通个电话吗?”

所长见他还像个人样,于是答应了。柳鱼辉拨通了他师父居可松的电话,向他说明了这件事,居可松吓了一跳,连忙叫柳鱼辉请所长过来听电话。

所长接听后,知道是德高望重的老中医居可松,不禁心生敬意。这种以毒攻毒的药丸是居可松研制,所长深信他的医术,敬重他的为人,经过一番交谈,他们觉得柳鱼辉的案件存在很多疑点,很有可能赵云刚才是真正的凶手,因为居可松的药方中绝对不敢下砒霜这毒药,因为他没有试过,也不敢去试这种毒药,即使是身患绝症的人,他也不敢去试,这人命关天的事,又岂可轻易尝试?

他们又如此这般,如此这般地商议了对策,最后所长决定演一出引蛇出洞的好戏。

两天后,赵云刚收到线报说他的妻子丹凤还没有死,已经转送到杭州有名的大医院了。赵云刚听到后,吓得大惊失色,万一丹凤真的没有死,醒了过来,说出自己曾经趁着黑夜摸到杭州人民医院,逼她喝毒药的事,那岂不是大大不妙!他连忙找来了两个哥们,同样趁着黑夜,来到了杭州有名的大医院中。

他根据线报很快找到了丹凤所住的病房,他轻轻地推开门,来到病床旁,他不敢亮灯,朦胧中他似乎看到丹凤躺在病床上。

“丹凤,你怪不得我了,你必须要死。”

赵云刚说完,拿起枕头往病床上的丹凤盖过去。

他盖了一回,突然间灯亮了,病房景物清晰可见,床底和床边拥出了几个警察,将他以及他带来的两个哥们按倒在地。

病床的被子牵开了,但却不是丹凤,而是所长。

“赵云刚!现在罪证确凿,你想谋杀你妻子,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哈哈哈,笑话!你都说我是来谋杀妻子了,你是我妻子吗?我要找我的辩护律师。”

“你好好的待在监狱等着吧,带走!”

所长不再理他,命人押着赵云刚等人回到了派出所。

浓精浇灌美妇的子宫 在厨房挺进美妇雪臀/图文无关

七天后,一个中年美妇来到监狱,出现在赵云刚面前,赵云刚吓了一跳,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你……你……你……是人还是鬼?”

“赵云刚,我是鬼第一个收了你;我是人也是第一个不放过你!”

“不可能,我灌了你那么多毒药,你不可能还活着的。”赵云刚边说边吓得后退几步。

“好,好,好!现在终于真相大白了。赵云刚!你刚才所说的已经被我们录下来,将成为呈堂证供,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这时,派出所所长从旁边走了过来,身后还站着一个白发银须的老人,此人正是德高望重的居可松老中医。

“你们……你们……你们……敢出阴招算计我,我要投诉你们!”赵云刚怒道。

“哼!投诉无效,对付非常人就要用非常手段,罪大恶极还死不悔改,要是在古代本所长早就大刑伺候了。”

赵云刚听完所长的话后,吓得黯然失色,马上不敢多言。

“柳鱼辉你现在自由了,好好和你师父聚聚旧吧!这次要不是有你师父出谋划策,恐怕你真要背上谋杀的罪名。”

所长说完后,吩咐放柳鱼辉出狱,柳鱼辉看到师父后,大喜过望,连忙上前拜谢。

“多谢师父!师父这是怎么回事?丹凤不是被赵云刚威逼服下砒霜毒药吗?怎么还好端端的站在这里?”

“混账!你很想丹凤死吗?幸亏你给丹凤服的以毒攻毒的药丸中含有水银成分,要不然麻烦大了。”居可松怒道。

“喔!明白了,砒霜畏水银,刚好抵消毒性!真是一物治一物,糯米治木虱啊!好彩,总算大步迈过!”柳鱼辉高兴地说。

原来居可松一听到自己的徒弟出事,和所长商议好智擒赵云刚后,匆匆从苏州赶到杭州,并亲自为丹凤治病,经过居可松的精心医治,七天后,丹凤终于醒过来,并且绝症也给以毒攻毒的药丸医治好了。这天,居可松带着丹凤来到监狱,才会上演了刚才那一幕套话戏……

又是七天后,这天是丹凤身体彻底康复的第七天,也是柳鱼辉洗脱罪名,重获自由的第七天。

这天,西湖岸上,一位中年美妇远眺着湖面,此刻思绪万千……

物是人非情依旧,只是往事不堪回首!

“丹凤,我来了,你久等了。”

“鱼辉,你终于来了,还记得当初你在西湖救我的事吗?”

中年美妇看着到来的柳鱼辉含情脉脉地说。今天是他们相约在西湖的日子,比什么都重要!

“当然记得,今生难忘!”

丹凤感动得泪如雨下,也顾不得鱼辉愿不愿意,扑到他怀里莺莺地哭起来。

“那你愿不愿意永远陪我看西湖的美景?”

柳鱼辉出神地望着西湖,那天晚上,那惊心动魄的一幕,至今依然长存心底,永难磨灭!

“我知道我配不起你,我曾经是别人的妻子。”丹凤伤心地说,泪水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永远陪着丹凤,今生今世不分离……”

柳鱼辉大声地呼喊着,声音传遍了西湖,盖过了风声,久久回荡……

久违了西湖;久违了鱼辉;久违了丹凤;久违了泪水……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