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护士的下面又湿又紧 快点好爽,护士受不了

2019年10月21日410百度已收录

护士的下面又湿又紧 快点好爽,护士受不了/图文无关

过了好一会儿都不见有幸运值增加,可把赵贾给急坏了,目前为止这条重要渠道可不能断。

于是,他硬着头皮又开口道:“两位护士姐姐,你俩下次能不能别化妆进来,我这人对各种化妆品的气味过敏?”

这句话一出口,他明显感觉两位护士动作一顿,房间瞬间死一般的安静,空气中居然有杀气浮现。

“我的个天,反应这么大?”赵贾心里“咯噔”一下,瞬间后悔,感觉像是唤醒了两头母老虎。

“啊……!”

下一秒钟,他惨叫,浑身颤抖,脚底板就像有十几根钉子在同时扎似的,那滋味,比坐老虎凳还要酸爽。

幸运值+1

幸运值+1

……

事实证明,女人化妆是个禁忌话题,赵贾为此承受了长达半个小时的“受刑”,其中痛苦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完事过后下半截身子都麻了,比车祸现场强不了多少。

不过,值得欣慰的是,由于动作太大,他又看到领口内那一抹雪白,不,是两抹雪白……

幸运值—0

幸运值—0

……

“老老实实待着吧……废话那么多!”

最后,两位护士满脸寒霜,丢下这句话转身离开了病房。

赵贾如释重负,这一翻下来,加上之前的余额,幸运值总数已经冲破50大关,达到了56点,他还从来没有如此“富裕”过,所以相当兴奋,咧着嘴躺在床上傻笑了好一会儿。

随后,他果断在高考一栏上选择了“是”。实际上他也一直都在选择,可幸运值不够,直到现在“是”这个选项才成功点了下去。

幸运值—50

下一瞬间,他表情凝固,脑仁疼,有种辛辛苦苦几十年,转眼回到解放前的感觉,这还要不要人活了,一下就扣掉了50点?

他欲哭无泪,不由就想起了守一和护身符,同时心中升起了强烈的欲望,想要再次得到这种神奇的东西。

“对了,我的伤?”

突然间,他一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既然幸运值针对所有关于自己的事情,那么身上的伤也应该算啊?

之前他之所以没有想到这一层,是因为潜意识里将身上的伤当做了一条获取幸运值的途径,根本就没往尽快痊愈的方面去想,现在途径多了,这才恍然。

护士的下面又湿又紧 快点好爽,护士受不了/图文无关

想到就做,全神贯注去想伤势,脑海中还真就出现了选项,他果断点击“是”。

幸运值—5

看着仅剩下1的幸运值,赵贾唯有苦笑,太特么难了……

接下来,他就开始仔细感受脚底伤势变化,但并没有神奇的事情发生,该痛还是在痛,该麻还是一直都在麻。

整个下午,赵贾在郁闷中度过,直到钱大宝那张圆脸出现在视野中,郁闷心情才得以好转。

因为钱大宝带来了好消息,已经找人替他把家搬了,而且新房子还挺宽敞,环境也相当不错。

“还有美女邻居哦!”钱大宝笑的很猥琐,小眼睛闪光。

“就你那欣赏水平,还美女?”

赵贾直接表示怀疑,他一直以来就认为这死胖子跟正常人眼光不同,审美观异常,母猪都能看成貂蝉。

“切,不相信就算了!”钱大宝翻了个大白眼,也没争辩,递上一串钥匙。

紧接着他的表情瞬间又变得悲苦起来,又道:“以后我就没时间经常去找你玩了,你可要记得没事就去看看我哦?”

“什么情况?”

赵贾接钥匙的手僵在半空,满脸愕然,在他的记忆中,钱大宝永远都是开朗活泼,还从来没有这般嘱咐过任何事情,像在交代后事。

钱大宝将手中钥匙拍到赵贾掌心,泪花在眼眶里打转,诉苦道:“我家老爹也不知道抽的什么疯,非要去给我报了个什么搏击训练班,明天就上课。”

“这是好事啊?”赵贾用目光扫了一遍对方满身肥肉,瞬间明白了钱大宝老爹的用意。

“好个屁!”钱大宝满脸委屈道,“我都去打听了,那个教练人送外号“铁脑壳”,整起人来特别凶残,我要去了还不得被整死?”

“放心,你是消费者,他不敢过分,最多也就吓唬吓唬你。”赵贾安慰道,“你老爸也是为了你好,你这一身膘再不减减,等上了大学可找不到妹子哦?”

一听“找妹子”,钱大宝那小眼睛都似乎变得大了点,刹那间就对训练班也不怎么排斥了,心思也不知道飘到了什么地方,一脸诡异笑容。

这令赵贾也开始思考起接下来的假期生活。首先,他需要钱,无论是生存还是读大学都需要资金。其次,他需要大量收集幸运值,目前来说这尤为重要。

一想到这里他又开始郁闷了,知道了护身符有效果,但关键是去哪里弄,难不成还真去松山找守一?

要知道,蓉城距离松山有1100多公里,时间不说,单单是路上花费就是个大数目,目前来说还不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

“对了,你的玉牌是哪里弄来的?”

赵贾眼睛一亮,盯上了钱大宝脖子上挂的那块白玉护身牌,据说那是他老爸花大价钱请回来的。

白玉护身牌由红绳穿过 麻将大小,半厘米厚度,脂白色,正面阳刻符纹,反面阴刻符文,看起来神秘而又美观。

这块玉牌,从小学开始钱大宝便时刻佩戴,如今已通透润泽,越发神奇起来。

护士的下面又湿又紧 快点好爽,护士受不了/图文无关

“你说这玩意儿?”钱大宝捏了捏玉牌,无所谓的道,“听老爸说是古玩城里什么斋的镇店之宝,还说被高人开过光,我也没觉着有什么好啊!”

赵贾原本想上手把玩一番,但还是忍住了,他怕粘手就把幸运值给祸祸没了,那不就成了坑兄弟了吗?

不过,他记下了古玩城,一条一举两得的计划瞬间在心中浮现。

随后,他将悍妇所退的5万块钱还给了钱大宝,又让他去通知公交公司来医院结账,说他这个事故受害者准备出院了。

一切都很顺利,第二天一大早,赵贾就站在了医院大门外,兜里还多出来了公交公司给的两千块钱营养费。

对于这个钱,他内心原本是拒绝的,因为事实确实跟人家没有关系,可公交公司派来的小哥说什么也要给,就差拿刀逼迫了,最后只能收下。

更让他欣喜的是,脚伤居然好了大半,目前已经不妨碍正常走路,照此发展下去也就最多两三天时间就能痊愈了。

这令他心中震撼,对于幸运值的强大效用有了新的认识,也越发迫切的想要收集更多。

出院第一件事当然是回家了,而且是从来没有去过的新家,赵贾很期待,自己未来生活的地方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蓉城东部,是除了城市中心地带以外最繁荣的区域,这里的居民全是城内各个地方拆迁后安置过来的原住民,称其为富人区也不为过。

赵贾很少到东区来,有限的几次进入东区也是做临时工的时候过来送货,但也并未停留多久,所以对这片区域很是陌生和好奇。

下了公交车,踏上高楼林立,繁华似锦的街道,赵贾边走边看,没走多远就感觉眼睛花了,这里跟自己以前住的棚户区简直判若两个世界。

“不行,我得找人问问路。”

他揉着眉心,此刻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就更别说去找到准确的目的地了。

“劳驾,请问这个地方怎么走?”他拦下了一名清洁工大妈,递上写着地址的便签。

“我要能认识字,还跑来干这个?”

清洁工大妈瞥了他一眼,两米长的扫帚往肩上一扛,雄赳赳气昂昂,头也不回地走了。

赵贾:……

无赖,他只能换目标,找上了一位正啃着煎饼赶路的女士。

“阿姨,对不起能麻烦问您一下吗?这个地方该怎么去?”赵贾努力让自己的笑容显得礼貌,声音也很甜。

女子身穿职业装,脸上淡妆,短发齐耳,整个人显得很干练,当然也很漂亮。

“你说什么?”女子停步,嘴里还含着食物。

赵贾心中一喜,忙朝对方展示手中便签道:“阿姨,这个地方怎么走?”

“前面一句!”女子声音冷了下来。

“能麻烦问一下……”

“不能!”

护士的下面又湿又紧 快点好爽,护士受不了/图文无关

没等赵贾说完,女子断然拒绝,末了还狠狠地瞪了前者一眼,然后就果断走了,留下一脸懵逼的赵贾。

“我也没说错什么话啊,招谁惹谁了?”赵贾瞬间头大,这富人区的居民都这么不好相处吗?

接连两次碰壁,他满脸委屈,最后找了个街边煎饼摊,这才打听到了自己要找的小区具体位置。

“梧桐名苑。”

一个小时后,赵贾到达了目的地,这是一个老旧封闭式小区,大门口车闸、铁门一应俱全,还有两名保安虎视眈眈的盯着过往行人。

“站住,干什么的?”

赵贾一只脚刚刚踏进大门,两名保安便靠了过来,堵住了去路。

“我是这里的住户。”赵贾解释道。

“几栋几单元,门禁卡看看?”

其中一名保安警惕地打量着赵贾,开口问道。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