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插英语课代表下面 哦用力别停使劲干花心

2019年10月22日760百度已收录

插英语课代表下面 哦用力别停使劲干花心/图文无关

在那个电脑都没有普及的年代,冯八一是不一样的存在。冯八一的父亲是军区赫赫有名的司令,母亲祖上又是做生意的,就连学校开家长会,冯八一的父母也是校长亲自招待的。冯八一从小听惯了奉承,要什么有什么,谁要是敢忤逆他,那在北武区就别混了。

冯八一是大哥,不是他选择的,从一出生,他的家庭就给了他这样的定位。“你必须做第一!”“你必须做好!”“你到底是不是我的儿子?”从懂事起冯八一的耳朵就被父亲这样的话充斥。考了班级第二,父亲不理他;打架输了,父亲不理他;钢琴考级没过,父亲不理他。父亲视自己为天子,冯八一是儿臣,没按着老子的想法做,就是孽子!为了让父亲高看一眼,或仅仅是正眼儿瞧上一眼,冯八一费尽心思,努力学习考第一,每天吃鸡蛋喝牛奶,长得结结实实,颜值也还算争气,现在十八岁高高帅帅的,弹得一手好琴,又是下次高考的准状元,老爹别提多开心了。

顺风顺水的冯八一现在只有一个难题,就是墨哈。

墨哈和冯八一一样,也是个不一样的存在,怎么个不一样呢?就是高冷,全班女孩都围着冯八一转,这个墨哈,她的魂儿好像永远都不在肉身上。要说高冷,她还只对班级那些如狼似虎的男孩高冷,不管什么类型,只要追她,来者都拒。冯八一最近转转摸摸的过去搭话,每次都得到回应,但每次的回应都有距离感,不管多少次,过去搭话的都是陌生人。

冯八一哪见过这么难搞的,这么优秀的人,第一次追女孩就碰壁在哥们儿那怎么挂得住面子?

兜兜转转又凑到墨哈耳边,一边闻着墨哈头顶传来的香气,一边温柔开口:“英语作业做了吗,借我瞧瞧。”

墨哈肩膀猛地一抖,显然是没意识到冯八一悄悄过来,被吓了一跳:“···没做。”

“那你快点做呗,做完了借我,我今天不想写作业。”我都这么不要脸了,你总该给我个台阶下吧。

谁知道墨哈推推坐在前面的英语课代表:“作业借他吧,他没写作业。”

满脸青春痘的英语课代表一股热血从耳尖儿红到脖子根,抖抖嗖嗖把英语作业拿出来,不敢直接交到冯八一手上,放到墨哈桌子上,赶紧转回身去。

班级里的男孩们一阵哄笑,都知道冯八一是英语课代表的yy对象,但一直都是单恋,尽管怎么在女孩子堆里yy,却始终不敢直接跟冯八一接触,这次总算接触上了,还被自己的不好意思给耽误了。

冯八一无奈,边翻英语课代表的作业本边笑:“我要你的作业,她这英文写的太好看了,我看不懂。”

墨哈面无表情,又推了推英语课代表:“他说你写的他看不懂。。。”

英语课代表一鼓作气,站起身敲敲桌子,满脸通红还没消散,大喊一句:“英语作业写完的赶紧交上来!”

班级瞬间沸腾,互相扒拉同桌的书包,有的甚至当场抄作业,呜呜嚷嚷了两三分钟,英语课代表的桌上摞起一摞英语作业。她转过身,羞答答地推推眼镜:“你自己挑吧。”

几个好哥们再次窃笑,英语课代表的姐妹们也捂起嘴巴尽量克制,冯八一这次没辙了,朝英语课代表咬牙切齿地弯了弯腰:“谢谢你嗷!”

拿着一摞英语作业回到座位,好哥们赶紧抢走几本。周扬激动地拿起一本作业使劲儿撞冯八一:“你看这谁的?”

冯八一一看脸都绿了,墨哈二字端端正正地出现在作业本上,翻开一看明明就是做完很久的样子,居然还说没做,这么规整的作业一看就是早就做好的了呀!

“那这本给你抄吧。。。”周扬的脸比苦瓜还苦,都是因为想笑却不敢笑憋的。

插英语课代表下面 哦用力别停使劲干花心/图文无关

冯八一没好气的把作业拍在周扬桌子上:“我哪像不写作业的人啊?我不就是为了跟她搭话吗!”

“墨哈!”周扬冷不丁喊了一嗓子:“你作业写完了不借冯八一,真有你的嘿!”

墨哈回头朝周扬笑了笑:“他早就写完了我还借他干嘛?”

冯八一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脑勺,心里甜得跟掉蜂巢里了似的:嘻嘻,她这么了解我。

墨哈深棕色的长发微卷,皮肤白白嫩嫩,有些苍白的之间轻轻翻了一页书,看得冯八一的灵魂化成书,肉体化做一滩烂泥,转身轻轻对周扬喃喃:“她一定体寒,她的手一定很凉。”

冯八一充满爱意的眼睛没有掀起墨哈一丝友好,却引来了班级里女孩对墨哈的阵阵醋意。

“我看她就是端着,吊冯八一胃口。”

“对呀,不喜欢就不喜欢,欲擒故纵算怎么回事儿。”

“谁让人家长得好看呢?人家是西施貂蝉,咱们就是良家妇女。冯八一会喜欢咱们才怪!”

“男的都贱,越不理他他越喜欢!”

“不是贱,是喜欢漂亮的,我就纳闷儿了,她怎么那么有时间天天把自己打扮的跟狐狸精似的!”

“哟哟呦我闻到酸味儿了啊~!”

女孩们的七嘴八舌墨哈都能听到,那又能怎样呢?本来在这个班级里知心朋友就少,自己长得又真的有那么几分妖媚,婊气。上次有个男老师多看她几眼,回家脸都被同在一个学校当老师的媳妇儿挠花了。墨哈不是不想说话,是不敢说话,她一说多了,不知道这些女同学嘴里还蹦出什么脏词呢。

怎么说冯八一他不在乎,但感觉到墨哈的不自在,轻轻咳嗽一声,微怒的眼睛看着那些女孩,几个女孩瞬间闭嘴,各干各的去了。冯八一觉得必须得找机会向墨哈道歉,即使做不成恋人,也不能给人家留下没风度的印象。

放学以后冯八一径直走到墨哈座位旁,扭扭捏捏地开口:“一会儿我送你吧,就当给你赔个不是了。”

“赔什么不是?”墨哈扬起脸,冯八一的心又开始颤。

“那个。。。就是,本来想开个玩笑,没想到给你惹麻烦了。。。”站得笔直的青年悄悄攥紧自己的衣角。

“没有,真的没有,我朋友一会儿来接我,不用麻烦了。”墨哈利索地站起身,随便往书包里装几本书就走了。留冯八一站在原地,不敢挽留,不敢再多说,怕人家觉得粗鲁”

“送我吧老冯!”不知周扬从哪跳出来,一把抱住冯八一的肩膀。冯八一将近一米九的身高,配上周扬一米八几的个子加上一张比女孩更俊俏的脸。两个男生的小互动引得班级里本来就没什么乐子的腐女们纷纷侧目。

冯八一歪头看周扬,宠溺地摸摸他的圆寸:“好好好!”腐女们的春天来了,这历史性的时刻足以脑补出一本有头有尾的小故事。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