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我和寡妇房东 扯下她的肚兜吸吮乳计

2019年10月22日510百度已收录

我和寡妇房东 扯下她的肚兜吸吮乳计/图文无关

外面看起来很冷,白雪覆盖了整个视线。没有人走动。

Alice站在货架旁,看着眼前的手套。它很厚,背面是大红色,接口是白色绒毛。价值:28.2美元。

犹豫了一会儿,Alice将早已冻得红彤彤的手深入大衣的口袋。手指与硬币相遇,很是冰凉。

付了款,带上手套,Alice走出超市。雪没过了她的球鞋,发出嘎吱的响声。

没有方向。她刚被房东太太警告过,所以暂时不想回家。

寡妇房东太太是个苦命的但善良的人。

房东太太曾经有个儿子,叫Mark。年龄不小,35岁,喜欢毒品、酒和女人。

Mark白天总不在屋子里,晚上会搂着各式各样的站街女,摇摇晃晃的回来,然后彻夜狂欢。

也许是耶稣并不喜欢这样的恣睢,于是Mark便得了艾滋病,不久便死了。

之后,房东太太变得不喜欢出门。她喜欢在晚上开着灯,坐在窗前,看对面Mark的房子。

Alice比Mark小很多。长得一副乖巧样儿。

她说来自加州,因为犯了错,被赶了出来。于是便从加州到了这儿。她想住下,但是没钱。

房东太太挺喜欢这个姑娘,也觉得应该让关闭已久的房间亮起灯来,于是便带她去了儿子的屋子。

屋子没有灰尘,是每天都打扫的。客厅有架钢琴,地毯踩着也很温暖。

Alice满意极了。她笑着拥抱房东太太。

房东太太没有微笑,她感觉内心有浓厚的愤怒,又有种满满的怅然。

她说,Alice,我把房子免费借给你,但你不能在屋子里吸毒、酗酒和随便搞男人。不然就给我滚出去。

Alice没见过房东太太这么凶的嘴脸,但还是嬉皮笑脸的答应。

Alice住下后,在附件的超市里打工。有早班和晚班,薪酬不高。偶尔去逛逛酒吧。

在酒吧里,Alice认识了David。彼此一见钟情。

于是,他们回到了Alice的房子。

交谈,做爱。

通宵亮着灯。

我和寡妇房东 扯下她的肚兜吸吮乳计/图文无关

第二天,David亲吻了Alice,穿上衣服,便出了门,没有回头。

Alice裸着身子,从落地窗凝望着他的远去,直到消失在雪中。她突然感觉到一阵飘摇,于是将脑袋钻进被子里,小声的哭了起来。

之后,Alice开始频繁光顾酒吧,带不同的男孩进自己的屋子。

常常工作迟到,常常忘记工作。

终于,被辞退了,被赶了出来。

又过了2个月,房东太太发出警告:再这么糜烂下去,就给我滚出去。

Alice看着房东太太恶狠狠的脸,突然发笑。笑得很大声。

房东太太惊恐地看着她,心中像明白了某些事。她匆匆踱回自己的房间,拿起十字架,念起《圣经》来。

又1个月过去了。Alice没有钱买面包,饿得昏了过去。第二天,Alice醒来,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清醒了会儿,她带上28.2美元的手套,披了件棉袄,打开落地窗,开始在冰天雪地里唱歌,并用带着手套的双手打着拍子。

Oh,Mom,我在天堂。

Oh,Mom,对不起。

Oh,Mom,原谅我。

······

房东太太沉默地看着在雪地里的Alice。她感觉所有的一切都开始虚无。只有柔软的诉求。也许是Alice的,也许是Mark的,又也许是自己的。

但,那都已经不重要了。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